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金丝囚笼(72)
    沈木白见他神色难看,顺着视线望去,顿时微微愣住。

    她午时小睡了一会儿,这会还没披上外衣,穿着是有些单薄了,颇有些不自在的攥了攥被褥。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闻人罹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她脖颈上淡淡的两道口允痕。

    少女肌肤本就生得滑腻雪白,因为身子不好的缘故,可以窥见细细的青色血管,而那痕迹虽然随着时间消却了大半,但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胸膛里涌出一股想要杀人的暴戾,眼眸染上血丝,周身的肃杀气息让整个华安殿变得十分压抑。

    沈木白就算神经再粗也知道闻人罹生气了,她惴惴不安地看着对方,手心里冒出点点冷汗。

    “五哥哥。”

    闻人罹漆黑带血丝的眼眸望了过去,伸出手指覆上脖颈的吮痕,“他碰你了?”

    沈木白一开始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神情微愣。

    落在闻人罹的眼中,却仿若刀子在他的心脏上切了数次,疼痛难耐。他紧握着的拳头上暴出青筋,整个人犹如被冒犯的雄狮,神情无比骇人。

    对方眼睛里迸出的杀意让沈木白回神,连忙摇头道,“没有。”

    但是闻人罹在听完这句话后,只是用漆黑的眼眸盯着她低声道,“络儿,告诉五哥哥,他碰你了?”

    沈木白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劲,使劲的摇摇头,“没有,他没有碰我,我...我没有让他碰我。”

    闻人罹将她推倒在床榻上,整个人覆了上来。

    沈木白吓了一跳,紧接着便感到炙||热的嘴唇吻上了她的脖颈。

    滚烫的,甚至要点燃起一片火,烧得人的心慌乱忐忑。

    沈木白赶紧推拒了几下,却纹丝不动。

    闻人罹的身体硬邦邦的,像是铜铁铸成的一般,他的大手像钳子一样牢牢地将她桎梏在身下,气息粗重的口允|吻着脖颈的那块肉,像是要将原先的痕迹给覆盖掉一样。

    “不要。”沈木白呼吸絮乱,很是慌张地拼命推开对方。

    这对于闻人罹来说,不过是小猫似的抓饶,他不管不顾的舔||口允着那细腻温软,喘息粗重,瞳眸赤红,在军营中呆了这么久,又是心爱的女人,一碰就点,下面立刻就有了抬头的迹象。

    沈木白自然也察觉到了,身体僵住。

    那硬硬骇人的轮廓,大到惊人。

    她眼眸湿润,近乎祈求道,“闻人罹...”

    闻人罹身子微顿,继续吻着那块肌肤,只不过由原来的粗暴换成了细细绵绵的温柔,慢慢啄||吻着,然后一路蔓延而下。

    沈木白自知危机感,倾身朝他手背上狠狠咬下。

    淡淡的血腥味从口中传来,她这一下用了不小的气力。

    然而闻人罹却没有丝毫要松开她的痕迹,反而越抓越紧,嗓音暗哑而低沉,“他脸上的伤口是你留下的?”

    他已经抬起头,此刻那双漆黑骇人的双眸死死地盯了过来。

    沈木白见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松开了嘴,话语也染上一丝怒色,“你疯了吗?”

    少女娇艳的唇瓣沾上一些血丝,雪白的肌肤映衬,莫名生出一股妖艳至极的蛊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