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金丝囚笼(73)
    闻人罹胸膛里的那颗心突突,目光有些着魔的望着她,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沈木白觉得他真的是疯了,目光里的怒气越加的增多,“你仔细看看我是谁?我是你的亲妹妹!”

    闻人罹目光里的暗沉稍稍褪去,将少女整个人抱入怀中,将脸埋进她的脖颈里,声音低沉道,“五哥只是妒忌,络儿别生气。”

    沈木白觉得他还是无法认清,深呼吸了一口,“我是闻人婴络,你的亲妹妹。”

    一双大手覆上她的后脑勺,闻人罹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她。

    沈木白抽了抽嘴角,近乎有些丧气的妥协。

    闻人罹的发疯好像只是她的错觉,因为过后,对方又恢复成了以往的模样,只是依旧每日都会来她的寝殿。

    沈木白忍不住又提起了搬去容妃那里的要求,再次被同样的理由挡了回去。

    她心里惴惴的,尤其是闻人罹那种隐忍压抑的目光,像是一头藏在黑暗处的野兽,令人心惊又害怕。

    门外的守卫,宫殿里的宫女奴才,都是对方的人。

    没了人身自由,就连去容妃那里都要经过闻人罹的口。

    变相囚禁。

    逃离了闻人虞的觊觎,又来了一个闻人罹,两个人都是同这具身子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沈木白内心简直妈卖批。

    登基大典的那日,闻人罹喝了不少酒。

    夜色沉沉,他推开宫殿门靠近床榻的那一刻,沈木白便嗅闻到了。

    “络儿。”手被对方给握住,低沉的嗓音里带着微不可察的温柔。

    沈木白假装睡着,控制着绵长的呼吸。

    对方低低笑了一声,“五哥知道你没睡。”

    她没理会。

    闻人罹摸了摸她的发,将一块玉佩塞进她的手里,“下次不可这么莽撞了。”他顿了顿,语气温柔道,“你好好将它藏着,就算不喜欢也没关系。”

    沈木白忍了忍,还是没把手里的玉佩给扔出去。

    闻人罹凑了过来,轻轻啄||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浓厚的酒气让沈木白皱了皱眉,轻轻翻身,背对了过去。

    “还在生五哥的气?”闻人罹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握着她的手道,“气坏了身子,我...你母妃会伤心。”

    沈木白睁开眼,坐了起来,狠狠地瞪着他,“你在威胁我?你同那闻人虞有什么区别?”

    闻人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目光沉沉。

    沈木白气得眼睛都红了,“我恨死你们了。”

    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操蛋过,心里压抑得不行,沉重得就像被一块石头给压住,喘不过气。

    闻人罹不说话,只是将她抱入怀中,好一会儿才道,“我同他不一样。”

    沈木白冷笑,恨不得咬死他。

    “络儿。”闻人罹道,亲着她的发,“五哥爱你。”

    沈木白被他抱在怀里大半天,气得心肝都疼,但是架不住睡意,缓缓地睡了过去。

    察觉到少女的呼吸变得平缓,闻人罹将她放到床榻上,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走了出去,吩咐好守在门外的宫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