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1章 金丝囚笼(74)
    守在殿外的侍卫见到来人齐齐跪下,“见过皇上。”

    闻人罹抬脚走进去,身后的门被关上。

    穿着一身素衣的上官莞轻转身,定定的看着他。

    全然没有当皇后时的大气仪态,身形消瘦,气息颓然。

    “见过皇上。”

    闻人罹眸色滑过一丝复杂,语气淡淡道,“不知太后找朕有何事?”

    上官菀轻笑容凄然,“不知皇上能够放过虞儿一次?”

    闻人罹负手道,“杀君,造反,无论这其中哪条罪名都足够让他死一千次一万次。”

    他神色漠然,目光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上官菀轻嘴唇蠕动,“算母后求你。”

    “母后?”闻人罹笑了笑,“朕可担当不起。”

    “皇上。”上官菀轻扑通跪下,“虞儿他是你的哥哥啊,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这后宫中,我何来的哥哥。”闻人罹垂眸看着她,唇角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太后是不是有些健忘了?”

    上官菀轻身体僵住,不可置信的抬起脸,“你...”

    闻人罹俯身看着她,轻声道,“太后恐怕眼中只有闻人虞一个孩子吧,纵使他身上留的不是你的血。”

    上官菀轻满目骇然,瞪大了眼睛,像是看见怪物一般,连连往后退去。

    闻人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过朕,还是感谢你的。”

    他轻声道,“让朕同先帝没有血缘之亲。”

    上官菀轻浑身一颤,抬眸死死地盯着他,“你是如何知晓的?”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睫毛抖了抖,面死如灰。

    闻人罹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低沉的嗓音传来,“太后悼念先帝,削发为尼,留在香音殿中,每日静心念经。”

    在殿门被重重关上的那一刻,上官菀轻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滑落,啜不成声。

    她想起那年,错把醉酒的慕容将军当作先帝,缠||绵一宿。后来怀有身孕,整日惶恐,甚至想把这个孩子打掉,但是皇上却对这个孩子的到来龙颜大悦。她怀有私心,便把这个孩子留了下来。

    随着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上官菀轻白日同着帝王欢声笑颜,夜晚却惴惴不安心中焦急忐忑。

    后来无意中得知,后宫好巧不巧的,丽妃与一被意外临幸封为才人的宫女肚子里的孩子,竟然同她的差不了多少时日。

    上官菀轻心思微动,原本是把主意打到了丽妃的身上,但动起手来难免困难危险许多,没有法子,只好转移了目标。

    没想到的是,天时地利人和,那位宫女不但不受宠爱,还早生了几日,同她的时间差不多。

    上官菀轻让人把孩子调换,掩埋真相,甚至制造假的时间差。

    她原本以为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再有人知道,现在血淋漓的剖出来,难堪至极的同时,再想到闻人罹那般冷漠的眼神,茫然的心想。

    本宫难道真的做错了?

    ......

    沈木白睡得很香,翻身察觉到身边冷不丁防的多出一具炙热的身体时,吓了一跳。

    那人搂住她的腰身,紧密的贴了过来,低沉的嗓音比平时多了一分暗哑,“络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