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2章 金丝囚笼(75)
    心噗通噗通的跳起来,紧张忐忑慌张的情绪顺着神经稍末伸延,沈木白僵硬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她怕死了现在这个闻人罹,对方就像是一只禽兽般,毫不掩饰他眼中的谷欠|念与情愫,眼底压抑着的东西好似随时都会喷薄而出,像岩浆一样炙热滚烫。

    哪知闻人罹的嘴唇覆上了她的后颈,轻轻啄|吻着,带着小心翼翼的珍重与温柔,“别怕,五哥只是想抱抱你。”

    腰间的大手如铁钳一般把她紧紧桎梏住,半分不得动弹。

    沈木白见他只是暧|昧的抱着自己,没再有多余的动作,便放下心来,缓缓舒了一口气。

    闻人罹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她迷迷糊糊的想着,整个人被紧紧搂住,好在这具身子从小体温就低,虽然热倒没有感到很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流逝,紧绷着的神经不由得松懈,眼皮子也拉耸了过去。

    清晨醒来的时候,床榻上已经不见了闻人罹的身影,想来已经去上了早朝。

    宫女进来伺候她穿衣洗漱装扮,沈木白坐在铜镜前,察觉到一股视线。

    她回头,微微皱了皱眉头。

    宫女见状,有些惶恐的低下了头。

    沈木白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她盯着铜镜看了一会儿,发现白皙的脖颈处,有小块吻||痕,顿时脸都黑了。

    随之而来的是坐立不安的心虚和满身的不自在,尤其是昨夜闻人罹还在这里过了夜。

    她觉得很羞耻,这种羞耻还夹杂着禁忌的不安与惶恐。

    于是沈木白在闻人罹来的时候,表现得十分冷淡。

    她尽量不去看对方,就连吃饭也是微垂着眼帘。

    偏偏闻人罹十分爱夹菜给她,沈木白心里气恼,却不敢对待闻人虞那般,只能默默地吃下去。

    “络儿,还在生五哥的气?”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带着微不可察的讨好与温柔。

    沈木白冷硬道,“没有。”

    低低的笑声响了一下,她抬头,瞪了过去。

    殊不知,闻人罹最爱她这种模样,心脏被刮挠似的,酥酥痒痒,漆黑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盯了过来。

    他这般不知廉耻和收敛的目光让沈木白一噎,对如此厚脸皮感到深深的折服,“五哥,我想回幽兰殿。”

    闻人罹闻言神色淡淡,“你母妃有人照顾,况且你身子不好,需得精心照料才是。”

    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沈木白暗暗扯唇冷笑,气都给气饱了。

    偏偏这人现在是皇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没权没势的五皇子。

    她鼓着脸,语气冷冷道,“五哥,你整日往络儿这边跑,恐怕不太妥当吧。”

    “有何不妥当?”闻人罹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汤,然后放下碗勺道,“络儿是朕最疼爱的妹妹。”

    疼爱?

    是啊,都亲身疼爱到她的身子上了。

    沈木白气得肝肺疼,“闻人罹,若是还想当这个皇帝,就应当放了我。”

    男人目光沉沉的望着她,不说话。

    沈木白被盯着心里发嘘,“你整日将我关在这华安宮,我受不了了,有本事你一辈子关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