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金丝囚笼(76)
    狭长的眼眸微微暗沉,闻人罹低声道,“若是觉得无聊,我让他们陪你出去散步。”

    沈木白额角青筋猛跳,转念想了想,“好啊,你让他们陪我出宫玩。”

    “叛党余孽还没清完,不安全。”闻人罹淡淡应道。

    沈木白瞪了他好一会儿,发现对方仍然面不改色,顿时就像被扎破的皮球一般,泄气了。

    她没再理会闻人罹。

    男人似是想要哄她开心,纵使外面的太监通报,仍然不紧不慢,将大手覆上她的发,“要是想吃京城的美食,我让人带回宫给你。”

    沈木白就是想喘口气,听到这句话,抿着嘴唇不说话。

    男人的嘴唇覆上她的额头,语气温柔道,“我去批改奏折了,晚上再来陪你。”

    沈木白余光看到不远处的宫女,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连忙甩开他的手。

    闻人罹面色微沉,漆黑的眼眸紧盯着她。

    沈木白惴惴,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句,“快去吧。”

    男人面部线条这才缓和了一些,摸了摸她的脸颊,“身子还觉得不舒服吗?等会儿我让太医过来看看。”

    对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莫名比平时更加晦暗了些,仿佛藏着一丝不明意味,像是埋在黑暗里不可言说的东西,无端让人耳垂发烫。

    沈木白心头猛跳了下,“不用了...我从小身子就不好,父皇请来的名医都说,需得调养大半辈子才会慢慢好起来。”

    闻人罹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低声应了应。

    在男人离开后,沈木白这才缓下狂跳不止的心脏,她小心翼翼地拍了拍胸脯,然后腿软的爬上了床榻。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日都有人送来一堆药。

    沈木白闻见那味都想死,更别说喝了。

    在知道是闻人罹的意思后,更是气得不行。

    但是如果她抗拒不喝,对方就会亲自来喂。

    尤其是她揪着小脸,苦巴巴的神情更是取悦到了男人。

    沈木白实在受不住,率先服软道,“五哥哥,我不想喝这药了。”

    她不懂,明明病已经完全好了,为什么还要喝一堆乱七八糟的药。

    闻人罹闻言只是摸着她的发,“络儿的身子太差了,这些都是从民间搜集的珍稀奇材,对你有好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她,半点没有移开的意思。

    沈木白嘴里苦巴巴,纵使有蜜饯也无法拯救味蕾,只能偷偷使小伎俩,然后把药给倒了。

    只是几次过后,她很快便被抓包了。不仅如此,每次闻人罹都会盯着她喝完药才肯离开华安宮,整个就是神经病。

    这日,喝完药后,闻人罹放下手中的碗,替她擦了擦唇角的药渍,亲了亲额头道,“苦是苦了些,太医说,你的身子已经好上许多了。”

    沈木白生无可恋的点了点头。

    “明日可以去见你母妃。”闻人罹继续道。

    沈木白连忙抬眸,“你说的可是真的?”

    距离上一次见到容妃,已经是大半个月的事情了,心里头还是怪想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