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5章 金丝囚笼(78)
    果不其然,这宫女一脸惶恐,忙跪了下来,“公主饶命。”

    “还不去。”沈木白看了她一眼。

    宫女这才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宫殿的门被打开,一位身着朝服的俊秀男子走了进来。

    “参见公主。”

    沈木白走到他面前,“免礼。”

    柳宴之抬起眸,神情微怔,声音温和道,“臣来给公主请安。”

    沈木白笑道,“多谢柳二公子。”她顿了顿,“不对,应该是多谢柳状元。”

    柳宴之看着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公主身子可好了些?”

    沈木白被关了这么久,身边都是闻人罹的人,现在来了个别的人,话自然也就多了些,“好多了,多谢柳状元关心。”

    她让对方坐下,宫女给两人倒了茶,然后退到一旁。

    沈木白抬眸看了一眼,心知不能把人赶出去,但是一想到这人也是眼线,顿时就觉得不舒服,“你离远些。”

    柳宴之微愣,看了看两人的距离,顿时囧道,“臣失礼了。”

    沈木白好笑道,“本公主没说你,是说她。”

    那宫女犹豫了片刻,最终移了几步。

    沈木白这才收回目光,早就憋闷了的她立刻打开话匣子聊了起来。

    系统越来越有脾气了,不仅爱搭不理,还闷闷不乐,好像得了忧郁症。

    沈木白找它聊天,得到的回应就是,“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儿再和您联系,谢谢。”

    真是想打爆它的狗头。

    所以现在别说是柳宴之了,就算是个小孩,沈木白都不嫌弃,她就是想找个人说话,不然憋死了。

    好在对方虽然看起来脾性温和,但还算是个会说话的,比大多书生有礼却不显得古板,有趣却不轻浮,懂得察言观色。

    沈木白说了大半天,喝了一口茶。

    见柳宴之看着她,便想起这人好像对她有意思来着,顿时有些尴尬了。

    沈木白咳了咳,“你...柳家无事吧?”

    日子过去这么久,她才问出这句话未免有些太过那啥,但是也什么话题能缓和一下这突如起来的微妙气氛了。

    柳宴之温声道,“托公主的福,柳家上下平安无事。”

    沈木白点点头,没事就好,她就怕闻人虞气恼起来再做点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五...皇上没有为难你吧?”

    柳宴之一愣,“公主为何这般说?”

    沈木白只是想起小时候,柳宴之参与过欺负闻人罹的事情,虽然他后来洗心革面,但是并不代表这事没人记得,更何况还是当事人。谁知道闻人罹当了皇帝后,会不会给对方小鞋穿。

    于是她小声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柳宴之脸颊发烫,睫毛微颤,“臣...记得。”

    沈木白继续道,“你..当时为何要同四哥他们欺负五哥哥?”

    人家现在是皇上了,想报仇是分分钟的事情。

    柳宴之面上难得浮现出尴尬的神色,“臣..当时年少不懂事,但唯独那次同四皇子六皇子呆在一块,臣那时知晓做的不对,虽没有动手,但也算是袖手旁观,若皇上因为此事而怪罪臣,臣甘愿受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