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金丝囚笼(79)
    沈木白见他眉眼温和,模样俊秀,不由得心神微动。

    转念一想,若是她借嫁人摆脱闻人罹,就不用被关在这华安宮了,也不用每日都担心忐忑。

    而柳宴之好像是位合适得人选,首先对方是先帝钦点的状元郎,而且脾性温和有礼,又不古板。若是暗地与对方拟定一份协议,这个忙应该还是会帮的吧。

    柳宴之自然是察觉到了对面的打量目光,脸颊发烫,但视线还是迎了上去,声音有礼道,“公主可是有什么话要对臣说的?”

    沈木白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越觉得这个计划行得通,但还是首先要同容妃那边通气才行。于是清咳了一声,“无事。”

    只是那双眼睛仍然滴溜溜的打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主意。

    “若公主有难处,臣一定尽心尽力。”柳宴之温声道,耳垂染上淡淡的绯红,端得上是陌上君子人如玉。

    沈木白顿时有些心虚愧疚了,本来想好的计划有些动摇了,她真的要把柳宴之给拉下水吗?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点。

    她迟疑了下,再看了看不远处的宫女,“如若有事,我再让人给柳状元送一封信笺。”

    柳宴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也知晓自己待在这里的时间有些长了,未免不妥,于是站起身道,“时候不早了,臣下次再来给公主请安。”

    在他离开后,沈木白对那宫女道,“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

    那宫女战战兢兢的跪了下来,“奴婢知晓。”

    沈木白满意的点了点头。

    只是在当晚用膳时,闻人罹不经意询问了一句,“听说柳状元今日到了华安宮?”

    沈木白握着碗筷的手一顿,随即装作若无其事道,“对啊,他来看本公主的,柳家之前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还没谢过他们呢。”

    闻人罹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开口道,“五哥替你赏了便是。”

    沈木白见他好像并没有惦记柳宴之小时候的那件事,缓缓舒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没想到刚要低下头去,便听到对面传来低沉的嗓音。

    “他在这里呆了一个时辰。”

    沈木白心头一跳,她那时候哪会注意到什么时间问题,闻言心想,有那么久吗?

    但是见闻人罹脸色不太好看的样子,连忙道,“只是谈论了一些宫外的事,是我让他说的。”

    闻人罹没再说话,只是替她夹了菜。

    沈木白打量他的神色,稍稍放下心,然后将食物放到了口中。

    夜晚时辰,宫女进来伺候沐浴后,便退了出去。

    沈木白躺在床榻上,开始仔细思索午时想到的那个计划。

    她是怕闻人罹会动赵家和容妃,但是她如今已经及笄,是可以出嫁的年纪,闻人罹总不可能一辈子不让她嫁人吧。

    但是这个人选,好像除了柳宴之,还真没其他合适的。

    柳宴之对她有意思,除了这个有点难办之外,其他条件都很符合啊。好说话,真君子,不会出尔反尔,或者临时倒打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