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8章 金丝囚笼(81)
    沈木白有些胆怯,但还是嘴硬道,“闻人罹!你放肆!”

    说完她就虚了,对方如今是皇上,掌握皇权,自己只是一个公主。

    沈木白后悔死了,当初就不应该放闻人罹去军营,那时候只想着对方长大能护着自个,哪知道如今不但权势在手,还坐到了所有人都没有坐到的位置。

    嘴唇猛然被堵住,闻人罹抵了进去,疯狂的席卷着,带着妒忌,带着浓烈的占有欲,还有一股侵|略性。让人头皮发麻,战栗不止。

    沈木白拼命抵抗,“呜..呜呜。”

    直到快断气的时候,对方才放开了她。

    用沙哑的嗓音继续道,“你说的那个人,是他吗?”

    沈木白难受得眼泪直流,“咳咳..什么?”

    “温柔儒雅,文武双全的男子。”闻人罹沉声道。

    这满满的醋味飘得宫外都能闻见,还带着一股令人心惊的狠戾。

    沈木白眉眼跳了跳,“谁?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闻人罹不吃这套,直接要解她的衣裳。

    沈木白吓得连忙道,“闻人罹,你敢!”

    闻人罹充耳不闻,继续他的动作。

    沈木白急得哭了,“没有,不是他。”

    闻人罹顿住,双手覆上她的脸颊,语气依旧沉沉,“不是他?那是谁?”

    沈木白妥协道,“没有,我骗你的。”

    她想了想,有点不甘心的小声道,“那我也是要嫁人成亲的。”

    嘴贱就是这样。

    察觉到闻人罹要扯开她的衣裳,慌张道,“闻人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就不怕我恨你吗!”

    “恨便恨吧。”闻人罹粗重的喘息在耳边响起,带着隐忍与低低的嘶吼,“五哥哥做不到看你与他人成亲。”

    他一想到对方会同他人成亲,心脏便像是被啃噬了一般,止不住的阴暗与占有欲侵占整个脑子,只想把这人关在身边,就算天下反对又如何。

    这是他的九妹妹,他从小便恋慕的九妹妹。

    闻人罹就像是埋在深处会吸血的肮脏东西,只想死死地把住在他心上的人攥在手中,因为从小便隐忍惯了,一旦爆发起来,比任何人都要偏执。

    沈木白完全不知道自己第一次无心弄掉的玉佩就是一根导火线,而故意说给闻人罹择偶标准的那些话,便是引发出他内心深处极端的占有欲。

    她呜咽了一下,“闻人罹,我身子不好,我若是死了,我母妃不会放过你的。”

    闻人罹身子微顿,用那只带着薄茧的大手摸着她的脸。

    就在沈木白满怀希翼,以为闻人罹还存在最后一丝人性的时候。

    对方用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温柔道,“太医说你的身子可以承受了。”

    沈木白,“.....”

    怪不得整天让她喝那些药,原来早就预谋和打算了。

    “你禽兽!”她气得脸色涨红,满面羞耻和恐惧。

    “嗯,五哥禽兽。”闻人罹嘴唇轻轻啄吻了下来,顺着她的额头,再到鼻梁,嘴唇。

    沈木白扭着身子,拼命挣扎着。

    闻人罹微微喘了一口气,隐忍压抑道,“络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