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金丝囚笼(82)
    察觉到那处大得惊人的东西抵||着她,沈木白瞬间不敢动了。

    她是真的怕了,只能小声的祈求道,“闻人罹...”

    若是平日里的闻人罹说不定还会停顿一下,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听不进去什么了,吃醋到极致的男人是没有任何理智的,更何况剑已经到弦上了。

    论气力,沈木白是比不过对方的,更何况在军营中,常年打仗舔着刀子上的血过活,闻人罹周身肃杀,武功也是极高的。就好像以卵击石,半点作用都没有。

    那炙热滚烫的唇落在自己的脖颈里,口允|吻的时候,还会发出啧啧的口水声还有粗|喘,沈木白没法子,只能满心绝望的叫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殿门被打开,侍卫们还没踏进来,便听到低沉暴怒的声音道,“滚出去!”

    他们微愣,惶恐道,“是,皇上。”

    然后退下,还不忘紧合上殿门。

    沈木白这一小咪咪的侥幸彻底破碎,心都凉了。

    尤其是身上的衣裳被褪了大半,闻人罹那具身体压了上来,一边低声道,“络儿,五哥就要一次。”

    沈木白不说话,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眼角默默流下一滴绝望的泪水。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什么底线可言了,突破了防守,三观简直震碎,大脑也是混混沌沌,仿佛看见了世界的终极。

    也许是常年练武的缘故,闻人罹身上有些硬邦邦的,体温比她不知高了多少倍。大手薄茧,在触摸到肌肤的时候,说不上有多难受,但也不舒服。

    唇|舌被叼住,闻人罹口允着她的上颚,灵活的卷走她的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被地方影响,沈木白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变热了起来,最后只能无力的攀着对方的脖子。

    因为是药罐子的缘故,就算这段时间调节强了不少,但她还是觉得快要死了一样。

    尤其是闻人罹这个大混蛋,明明说只要一次,却出尔反尔,不要脸。

    沈木白眼泪直流,受不了的小声求饶道,“闻人罹...”

    覆在她身上的身体再次沉了下来,闻人罹用带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道,“络儿,叫声五哥哥。”

    沈木白咬唇,心想,打死她也不会叫的。

    但是最终还是忍耐不住的小声叫道,“五哥哥...”她压抑着哭声,怕外面的人给听了去,“求你了。”

    “你还想同谁成亲?”

    “不..不想了...呜呜呜。”

    闻人罹还是顾忌着她的身子的,虽然还是得不到满足,也压抑了下来,将她搂进怀中,亲了亲额头道,“睡吧。”

    沈木白身上都**的,但是她还有那个羞耻心忍住没提出沐浴,只能小口喘着气,疲倦得不行。

    闻人罹的大手紧紧攥着她的腰肢,将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胸膛处,带着淡淡的情|谷欠味道。

    沈木白虽然一整晚都处于三观毁灭状态,也抵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就这样睡了过去。

    她觉得,就闻人罹这个体魄,再来几次,真的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