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 金丝囚笼(83)
    醒来的时候,闻人罹已经去上早朝了。

    沈木白浑身酸痛的爬了起来,只见满身都是暧||昧的痕迹。

    这具身体本就生得娇贵,皮肤雪白,再加上对方凶猛异常,越发的显得触目惊心。

    她将被褥卷起,可怜巴巴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忍不住掉眼泪,神情十分恍惚。

    宫女听见动静,推开殿门走了进来,然后靠近床榻道,“公主,奴婢来伺候您穿衣。”

    沈木白觉得丢脸和羞耻,甚至不敢直视他人目光,“不用了,你退下吧。”

    她刚想起身,腿一软便跌回被褥中,顿时涨红了脸色,觉得无地自容。

    宫女犹豫了一瞬,轻声道,“还是让奴婢来吧。”

    沈木白这回没再拒绝,她心想,闻人罹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呢?他就不怕这种**关系,人言可畏,迟早有一天会叫人知道吗?

    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

    沈木白倍受打击,精神萎靡,坐在铜镜前,脸色苍白,嘴唇红肿,很是难看。

    宫女小心翼翼道,“公主,要不要涂点胭脂?”

    沈木白扯唇道,“涂什么胭脂,就这样吧。”

    宫女小声喏了一声。

    闻人罹今日回来得很早,沈木白刚梳妆完后,便听到外面传来侍卫的行礼声。

    她只觉得腿脚又软了,瑟瑟发抖,下意识的身体反应,怪不了她。

    “下去吧。”闻人罹遣去华安宮里的宫女。

    然后在后面整个人抱住她,语气关心道,“还疼吗?”

    沈木白抿着嘴唇,不说话。

    “还在生五哥的气?”闻人罹将她抱起来,朝着床榻边的位置走去。

    沈木白以为他又要禽兽,气急败坏道,“闻人罹,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闻人罹将她放下,摸了摸她的发,面上浮现些许笑意,“五哥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

    沈木白沉默,默默地扒进被褥里,“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脸上的神情微微收敛,眸色变得深邃了起来,闻人罹一瞬不瞬地看着床榻上的人,然后倾身过去,搂住她的腰肢,吻了吻额头,“五哥向你认错,下次不会这么不知轻重了。”

    他初尝滋味,更何况那|处还这么的紧|软,又因常年压抑隐忍,难免失去理智。

    “你还想有下次?”沈木白冷冷道。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更何况她还是他的亲妹妹。

    闻人罹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搂着人,大手却移到腰间,慢慢地揉了起来,动作轻柔。

    沈木白倒吸一口气,但不可否认闻人罹这么一做,她好受多了。

    “络儿的身子还是太差了。”闻人罹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些沙哑,“需得好好调养才是。”

    沈木白一听这话,没说话,反正她不会再喝那些药了。

    吃早膳的时候,沈木白拿着勺子的手都是抖的,差点没给摔到地上去。

    不是夸张,而是她浑身酸软无力,今天早上都还是在宫女的伺候下才起得了床。

    早膳都是补身子的好东西,闻人罹眼睛一直盯着她,见状低低笑了一声,“五哥喂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