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 金丝囚笼(84)
    说着,便拿过碗勺贴近了过来。

    沈木白抬眸看了一眼候着的宫女,虽然人家低眉顺眼,也不敢半点乱说,但还是觉得满身毛毛不自在,于是火大的说了一句,“不吃了。”

    闻人罹也不恼,只是用大手捏住她的下颚,“胡闹。”

    他眼睛漆黑又深沉,不笑的时候,神色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更何况周身气息肃杀,让人只看一眼,就莫名不敢与之对视。

    沈木白自然是虚了的,心里率先怂了,于是乖乖吃着对方喂过来的东西。

    吃过早膳,闻人罹陪了她一会儿,这才去忙那些事务。

    沈木白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眼睛失神的睁开着,手紧紧攥着被褥,一副神情恍惚,精神失常的模样。

    系统瞧着有点可怜,忍不住出声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看开点。”

    沈木白说,“你不懂,这次不一样,我觉得我心里难受,背叛了党和人民。”

    系统,“...说人话。”

    沈木白哇呜一声哭出来,“他怎么能这样,我们是亲兄妹啊,亲的啊,一个爸生的,禽兽!”

    系统,“你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

    沈木白擦擦眼泪,“那狗还想再咬我一口呢。”

    系统没话说了,它也有点抑郁,于是和自家宿主一起怀疑人生了。

    沈木白精神萎靡了几天,大约闻人罹也看出来了,就算抽不出时间,也能让她自由了些,虽然还是在一大堆眼线下放风。

    休息了一个礼拜,沈木白身体总算满血复活了,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她的精神还是有点不好的。

    她甚至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和系统一起得抑郁症了。

    闻人罹倒是无微不至,只要来华安殿,几乎都是亲身伺候,这般殊荣,天下也只有沈木白一个人了。

    但是她一点也不开心,闻人罹越对她好,她就越忧郁,越生无可恋。

    这天夜晚,沈木白睡得迷迷糊糊,察觉到旁边有人摸了过来,睁开眼睛,嗅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迟疑道,“闻人罹?”

    那人将她抱进怀里,低声道,“络儿。”

    “你喝酒了?”沈木白有些受不了,想挣脱,没挣脱开来。

    闻人罹亲了亲她的脖颈,“喝了一些,没醉,别怕。”

    沈木白无语,您老说这句话的时候,控制一下自己的东西行不行,硌得她心里直发怂。

    “还疼吗?”闻人罹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声音隐忍而沙哑。

    沈木白危机感警惕心爆棚,死命扭动身体,“不要碰我。”

    闻人罹低低嘶了一声,声音暗哑道,“络儿,别乱动。”

    察觉到那个大家伙,沈木白立马安分了,颤着嗓音小声道,“闻人罹...我疼。”

    闻人罹不说话,静静地抱着她,啄吻了几口,好一会儿道,“好,不碰你。”

    沈木白这才舒了一口气,也不再管身后的人,闭上眼睛,开始逼自己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闻人罹轻声在她耳边道,“络儿,五哥想和你说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