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 金丝囚笼(85)
    沈木白没理他,但是等了好久也没听见对方继续说话,忍不住开口道,“闻人罹?”

    身后那具火热的身体紧贴了过来,滚烫的嘴唇覆上她的耳垂,轻轻吮咬了一下,“五哥同你并无血缘关系。”

    沈木白脑子里原本的几分睡意瞬间全无,“...闻人罹,你还要不要脸了?”

    闻人罹搂着她的腰肢,用低沉的嗓音将那些秘密娓娓道来。

    沈木白震惊的同时,半信半疑,但转念一想,对方没必要编这么个故事来哄骗她,更何况他现在还是皇上,这可关乎到了性命和天子之位。

    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将这些告诉我,就不怕我将它们说出来吗?”

    闻人罹轻声道,“你想说便说,五哥只是想将这些心里话说出来给你听。”他的吻变得温柔且缱||绻,说不出来的酥麻。

    沈木白闷闷道,“你今后若是欺负我,我就把这些东西抖出来,让你既做不了这个皇帝,还被砍头。”

    “五哥何时欺负过你?”闻人罹顿了顿。

    沈木白涨红了脸颊,“现在。”

    低低的笑了一声,闻人罹用低沉的嗓音道,“五哥不碰你,让五哥亲亲你都不行了?”

    沈木白原本是想说,这是成亲的夫妻才能做的,你这是耍流氓,但最终还是默默地咽下去了。

    因为她觉得,要是再提成亲的事,就可能不止是亲亲那么简单了。

    但是那个东西存在感实在太强,无法忽视,沈木白不敢乱动,只能小声道,“五哥哥,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男人米||青||虫上脑的时候,可不管那么多,要是一个冲动,比魔鬼还可怕。

    温热的呼吸扑洒在后颈处,闻人罹稍许暗哑的嗓音响起,“不用管它,一会儿就好了。”

    沈木白哦了一声,缓缓打了一个哈欠,闭上眼睛,但是睡意全无。

    她等到几乎怀疑自己要失眠的时候,才感受到那个精神奕奕的大家伙消却了下去,这才放下心来,慢慢进入睡梦中。

    虽然还是没摆脱被变相囚||禁,但好歹知道不是亲兄妹的沈木白像是解开了心灵的枷锁,精神也好了,胃口也好了。

    她想起了容妃的事情,琢磨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跟闻人罹提起。

    对方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盯着她道,“你想过去陪她?”

    沈木白心头微紧,“她是我母妃,百善孝为先,自然是要多陪着了。”

    闻人罹不说话。

    沈木白惴惴的打量着他的神色,抿嘴道,“怎样你才会答应?”

    闻人罹漆黑的眼珠子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神情看起来颇为深沉。

    沈木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但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亲身体会到了。

    腿脚酸软的从床上爬起来,她小小的吸了一口气,抱怨了一声。

    系统看不过眼,“你怎么..不伤心难过了?”

    沈木白奇怪道,“我为什么要伤心难过?”

    系统用忧郁且抑郁的语气道,“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难道一个兄妹的禁忌就能打破你的节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