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 金丝囚笼(88)
    沈木白抱着她,闷声道,“不许胡说。”

    只是心里,却是没底的。

    世界所有人的生命轨迹她都无法干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容妃期盼她能嫁人有个好归宿,沈木白心里却明白闻人罹不会坐视不管的,如果闹得难看,说不定会收不住场面。

    她不希望到最后,容妃和赵家,为了对抗闻人罹落鱼死网破的下场。

    在拖延了好一段日子,容妃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沈木白不忍心,只能找闻人罹商量。

    哪知道她还没开口,对方便知道她要说什么,整个脸色阴沉难看。

    沈木白发怂,咬唇道,“只是骗骗我母妃。”

    闻人罹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但还是控制不住妒忌的心,把她整个人给抗了起来,抱到床榻上,狠狠地亲了下来。

    容妃走的那一天,还在惦记着沈木白成亲的事,握着她的手道,“事情突然了些,母妃都没有机会替你准备好。”

    沈木白擦着眼泪道,“有五哥哥在,他会替络儿置办好的。”

    “母妃放心。”容妃笑着,握着她的手松开了一些,声音也黯淡了下去,“昨日梦到了你父皇,他说想念本宫...母妃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是在宫里...”

    后面的话模糊了稍许,随后戛然而止。

    沈木白顿了顿,抬眸看去,嘴唇颤了颤。

    容妃走后,轻烟便随她去了华安宮。

    纸包不住火,更何况闻人罹从来没有要掩饰的意思。

    轻烟满目震惊骇然,哭着道,“公主,公主,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原本以为皇上对公主是兄妹之情,没想到,竟然同那个闻人虞一样,简直禽兽不如。

    沈木白没法子,又不能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只能满脸忧郁。

    落在轻烟眼中,她哭得更厉害了,“公主,您为什么不说出来,您要是说出来,娘娘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这个禽兽...”

    沈木白觉得自己演得好像有点过了,只能委婉道,“就算告诉母妃又如何,五哥哥是皇上,就算是赵家,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轻烟哭得差点晕过去,“公主,是奴婢没有保护好您。”

    沈木白叹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怕她的背。

    轻烟内心怨愤,所以每次有闻人罹在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情绪。

    她看着公主隐忍负重,不敢反抗这狗皇帝,心里更是难过。

    实际上,沈木白早就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她甚至能一边吃着糕点,一边跟系统轻松聊天道,“系统,你的抑郁症好点了吗?”

    系统仍然有点恹恹的,“没有。”

    沈木白纳闷,“你怎么突然就得了抑郁症了。”

    系统听到就来气,“还不是因为...”

    沈木白,“因为什么?”

    系统,“不...没什么。”

    沈木白见问不出,自然不会白浪费口水,她过着小日子,除了平日里要吃一些苦巴巴的药,倒还算过得滋润。

    闻人罹头上的进度条到达百分之百的时候,是在第三个年头的时候。

    他坐稳北凌国天子之位,手中又掌握了一半兵权,能力更是比先帝要强得多,就算后宫无妃,大臣们顶多胆子大点送奏折,还不敢多加干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