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 金丝囚笼(89)
    沈木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张俊美的脸线条深邃,高挺的鼻梁下,薄唇性感,先不说身份,单凭颜值,便能让一群女人趋之若鹜。

    就算不言苟笑,混天然形成的威仪与气势吸引着诸多视线。

    大约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闻人罹抬眸,眼眸里的神情软化了一些,将她整个人搂了过来。

    沈木白已经懒得挣扎了,迟疑了下,开口询问道,“五哥哥...你有没有想过要立妃?”

    她话音刚落,这人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她,“你希望五哥立妃?”

    沈木白危机感油然而生,立马道,“那些大臣的折子都到我这了,这后宫没有妃子,确实..是奇怪了些。”

    闻人罹沉声道,“我不会立妃。”

    沈木白真怕他一个脑抽了,想天下昭告娶自己这个“亲妹妹”,转念想了想,又把话咽了回去。

    罢了..反正今后的事..也难说。

    闻人罹见她不说话,脸色缓了下来,亲了亲她的额头道,“若是真要走到那步,这皇帝五哥不当也罢。”

    沈木白心头突突了下,竟是半天没蹦出一句话。

    当晚的闻人罹吻着吻着又擦||枪走火,沈木白听着他的喘息声,只觉得吃不消,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出口便又被吞咽了过去。

    那双带有薄茧的手一路滑下,在滑腻的肌肤上留下丝丝战栗。

    闻人罹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道,“五哥轻点,你身子应当能承受得住。”

    确实是克制了些,但是这种勇猛程度,沈木白还疲累的抬不起一根手指头。

    她趴在被褥里,闻人罹已经去上早朝了。

    系统说,“非自然死亡和自然死亡还是有区别的,好歹是一个大国的公主,你有点心理准备,难受一阵子就好了。”

    沈木白抱怨道,“这么麻烦。”

    药罐子身体,生了一场大病无药可医,看起来再正常不过。

    华安宮每日都是药味,闻人罹心情阴晴不定,唯独在她面前的时候,是隐忍而压抑的。

    沈木白嘴里都是苦的,小脸越发的苍白。

    闻人罹不再上早朝,整日呆在华安宮里,文武百官骚乱,每日送来奏折,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为此沈木白心情复杂,感情她现在还变成红颜祸水了。

    昨夜下了大雪,一层一层十分的厚实。

    闻人罹用火热的身体将她抱在怀中,神色里掩不住疲惫,声音沙哑,“暖和吗?”

    沈木白小声道,“不冷,五哥哥还是去上朝吧。”

    她可以想象出来,那些人的风言风语是什么样的。

    闻人罹吻了吻她的额头,“朝中无事。”

    沈木白看了看外面,“我想看看雪。”

    男人皱眉,但还是起身,给她披上了狐裘,然后抱出华安宮。

    虽然身置冰天雪地,但是沈木白却不觉得冷,源源不断的暖意从对方身上传来,身体紧贴。

    她道,“五哥哥,我昨日梦到了母妃。”

    闻人罹收紧了双臂,像是要把她给融进自己的骨血之中,气息凌乱。

    沈木白在说完这句话就安静了。

    天空的颜色有些阴沉,一如当年初次来时,下的那场大雪。

    轻烟跟在身后,小小的女童踩着厚实的雪中,用娇脆的声音对几个欺辱地上少年的的小孩道,“住手。”

    天空又下起了雪,飘飘扬扬的落在地上,闻人罹抱着怀中的人足足站了两个时辰。

    身后的太监忍不住上前轻声道,“皇上,这雪下得太大了,您还是回殿里吧。”

    闻人罹侧脸看了他一眼。

    那太监面色骇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磕着头道,“皇上恕罪,奴才不该多嘴。”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小心翼翼地抬起脸,余光瞥见怀中一动不动的公主,整个人僵住了,脸色发青的重新低下去。

    北凌国九公主病逝,当今天子后宫无妃,后,将皇位传给了皇族子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