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8章 心跳,獠牙,鲜血(39)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孩子对人类产生了吸血的**。

    伊莉莎的犹豫只是一瞬间的,但很快就接受了。

    奥古德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从发现对方的与众不同时,伊莉莎就准备好了一切后路。

    一夜风流的产物,她没想到自己遇到的那个男人竟然会是吸血鬼。

    害怕被别人发现,奥古德会受到生命危险,伊莉莎把他送到了这个地方。

    被安排命运的滋味是不会好受的,她对这个孩子充满了怜爱和愧疚。

    “我会处理好的。”伊莉莎摸了摸对方的头,“但是你得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别这么尽快就吸完她的血。”

    奥古德淡笑着,没说话。

    伊莉莎离开了,但是每天都会让人送来新鲜的血液。

    沈木白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呆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但是仍然没有一点的进展,不由得有些焦急。

    “你在想什么?”一道声音传来。

    她转过脸,看着喝着红茶的奥古德,摇了摇头,“没有,少爷。”

    男孩没说话,把目光放到花圃里的玫瑰花上,淡淡道,“我喜欢这些花,但是到季节的时候,它们总会凋谢。”

    沈木白有些不明所以。

    奥古德抬起脸,挑了挑眉,“我觉得很可惜,这种美丽只是暂时的,所以我总是想办法把这种美丽给留住。”

    “那您想出来了吗?”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奥古德似笑非笑道,“没有。”

    沈木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绞尽脑汁的想了想道,“所有的花都是有自己的花期的。”

    “我只是觉得,下次长出来的就不是现在我所喜欢的那片玫瑰花。”奥古德淡淡道。

    她觉得云里雾里,觉得对方好像是在说玫瑰花,好像又不是。

    在用过晚餐后,奥古德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沈木白躺在床上,却是有些失眠了。

    她翻来覆去的想了一下,最后起身打开房门。

    这座房子和外面的是一样的,走廊也没差,但是除了那幅铺着羊毛毯的画,其他都是原封不动的挂在原处。

    她借着烛光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回到房间里。

    睡意很快上涌,沈木白缓缓打了一个哈欠,阖上双眸。

    大约半个小时后,她的房门随着轻轻地响声,随着缝隙的加大,一个人影不疾不徐的走进来,走到她的床边。

    橘黄的烛光隐隐晃出属于奥古德那张漂亮的脸,更显苍白,他蓝色的眼珠子停留在女人白皙的脖颈处,唇角微微勾起。

    微微弯腰,轻嗅那让自己随时随即处于躁动的味道,奥古德似乎丝毫不怕对方会醒过来,伸出手指触摸上去。

    跳动的脉搏透过凉意的肌肤清晰的传来,蓝色的眼眸逐渐变得深邃,他不由得低头。

    沈木白睡得不怎么安稳,尤其是做了噩梦,又感受到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轻轻蹙了下眉头,睁开了眼睛。

    然后四目相对。

    受到惊吓的心脏不安分的跳动着,她猛然睁圆了眸子。

    奥古德那张漂亮的脸在烛火下,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