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心跳,獠牙,鲜血(68)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心跳,獠牙,鲜血(68)(第1/1页)

    有了那幅画,她就能出去了,反正现在奥古德已经醒了,恢复鼎盛时期能力也是早晚的事情。

    把房间都翻了一个遍,还是没有找到。

    沈木白觉得一定是被奥古德这个无耻的家伙给藏起来了。

    她叫来一个女仆,询问了一下那幅画的去向和行踪。

    “回夫人,我没见过您说的画。”女仆回道。

    沈木白道,“那你问问她们有没有见过,要是你们主人提起,千万别说出去。”

    女仆点了点头。

    吃晚餐的时候,奥古德放下手中的餐具,不紧不慢地擦了擦手道,“亲爱的,听说你在找一样东西。”

    沈木白冷不丁防听到这句话,要被噎死了,她使劲的把食物咽下去道,“你听谁说说的?”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的眼睛告诉我的。”

    沈木白低头切着肉,“我在找我的一对耳环。”

    奥古德勾了下唇角,“那你找到了吗?”

    “没有。”沈木白故作冷静的回道,“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不喜欢那对耳环了。”

    奥古德不说话,目光落在她身上,好一会儿才离开。

    为了不让对方怀疑,趁着机会,沈木白赶紧把首饰盒里的其中一对耳环给扔出了外面。

    做完这一切的她觉得自己简直机智。

    奥古德的力量在恢复期,所以他不得不呆在棺材里。

    沈木白庆幸现在不是冬天,否则她要被冻死了。

    今晚的奥古德在亲吻她的时候,格外的具有侵略性。

    沈木白甚至能察觉到男人在她腰间桎梏的大手在试图解开她的裙子。

    微凉的唇覆在脖颈上,露出的尖利獠牙抵在脆弱的肌肤上,隐隐有刺进去的预兆。

    沈木白微微睁圆了眼眸,又不敢乱动,只能小声的祈求道,“奥古德。”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哀求,将獠牙又贴近了一分,用低沉的嗓音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挑战我的容忍性吗?”

    被吸血的滋味并不好受,那是一种感受到自己生命流逝的恐惧虚幻感,沈木白白着脸色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奥古德直接用行动证明了他此刻正在发怒气,修长的手指直接将裙带解开,然后褪下所有阻碍。

    捏起少女肌肤细腻的下巴,蓝眸深邃得暗沉,“告诉我,你在找什么?”

    沈木白紧抿着嘴唇,微微瑟缩了下身体。

    奥古德将她压在身下,带着凉意的薄唇覆了上来。

    毫不收敛的疯狂与放肆,不同于之前的隐忍与克制。

    沈木白顿时有些傻眼了,她觉得这次男主好像是来真的。

    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便被对方尽数吞咽。

    “唔…”

    不同于吸血时候的忄夬感,奥古德发现自己的谷欠|望轻而易举的就被少女给挑起,甚至不需要任何挑豆与勾|引。

    跳跃的烛火光线下,美好的身躯展露无疑的被收阅在眼中。

    幽深的蓝眸在一瞬间变得暗沉,隐隐浮现出猩红的一抹。

    向来优雅而矜贵的男人,在面对少女伸延出的情|yu上,如同手下败将一般溃不成军。

    搜狗阅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