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你跟我说道德底线?
    (鞠躬感谢“运漕蛋蛋”的两张月票支持!)

    “陈市长,我还要举报他们在厂里聚众淫.乱,”周铭不依不饶,指着台下已经失神的黄正和马建军说,“他们不仅定期在黄正的家里搞淫.乱聚会,有时候还把厂俱乐部当成他们淫.乱的场所,他们还共用一个情人,把自己的妻子都交换着来用。”

    台下一片哗然,如果说刚才举报黄正和马建军**还只是一种打击,让他们兵败如山倒的话,那么现在周铭的这个当众举报,就是往他们的身上砍更多刀子,并撒上一把盐,要他们身败名裂,不仅是他们,一旦周铭的举报被查实以后,就连他们的家人在厂里也都抬不起头来了。

    “这不会是真的吧?没想到马厂长和黄主任两个人平时看起来那么正派,他们私底下竟然是那样的人,还把自己老婆和对方交换,这也太恶心了吧?他们还是不是男人呀?怎么能搞出这样的事情?就这样的人还能坐在副厂长和销售处主任的位置,我呸!要是给他们接手760厂,还不知道厂里会被他们搞成什么乌烟瘴气的样子!”

    台下议论汹汹,这也正是周铭想要达到的效果,周铭很清楚这个年代人们思想保守,突然曝出来一个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要遭人唾弃的,他们连同他们家人一辈子受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的。

    面对周铭的举报,县委书记顾平拿不定主意,问陈达道:“陈市长,您看?”

    对此,陈达的回答简洁明了:“查!”

    陈达的这个查字就像一柄重锤,狠狠的砸在黄正和马建军的心脏,让他们有种吐血的冲动。

    看着十几个公安走进礼堂,黄正发疯一般指着周铭咒骂道:“周铭,你这个千人踩万人踏的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才淫.乱,你们全家都淫.乱!”

    另一边马建军也说:“就是周铭,你要对我们打击报复我们认了,毕竟我们之间本来就有过节,但祸不及家人,你这样侮辱我们的人格,还连累到我们家里人,让他们也跟着抬不起头来这算什么意思?你这样做还有没有一点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听着黄正和马建军发出的绝望呐喊,周铭怒道:“道德底线?你们跟我说道德底线?你们在污蔑我父亲开除我父亲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道德底线?你们在冤枉我母亲偷厂子东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道德底线?你们在往苏涵的饭馆上刷大字报侮辱她人格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道德底线?这些还都是子虚乌有,完全是你们编造污蔑的东西,现在我只不过说出了一个事实你们就在这里叫冤?你们有什么资格叫冤?”

    说完这番话,周铭喘口气,接着说道:“告诉你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你当初怎么对别人就不要怪别人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们。告诉你们,我今天就是要在这里,当着所有人面,在市县领导面前,为我的父母还有苏涵,向你们讨一个公道!”

    “你们现在之所以会喊冤,无非是因为你们是失败者,如果我们的位置调换一下,我相信你们只会叉腰站在那里嘲笑我,就像你们当初做的一样,但很可惜,你们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周铭说。

    周铭的话仿佛是在对他们进行圣洁的宣判一样,随着周铭话音的落下,跟着市长过来保护市长和县里领导的公安,快步上前抓住了黄正和马建军,他们在听了周铭的宣判以后,如同被打断了脊梁骨的狗一般垂头丧气,面如死灰,没有一点精气神,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被公安架起带走。

    看着黄正和马建军两个人像死狗一样的被拖走,周铭长出了一口气,自己这两个月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只是周铭以为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人,以为自己前世到这一世五十多岁的心理年龄,自己能沉稳许多,但是当自己听到父母被黄正和马建军那样欺负污蔑,看到苏涵饭馆上被刷的那些侮辱人格的大字报时,自己心里还是会涌起一股要杀人的冲动。

    不过总算这些事情都过去了,黄正和马建军也被公安带走调查了,可以想象,以他们现在这个年纪,这辈子只怕出不来了。

    随后周铭转身向陈达:“很抱歉陈市长,今天的事情给陈市长您添麻烦了。”

    陈达有些头痛的摆摆手:“年轻人有时候做事冲动可以理解,而且760厂以后也是要卖给你,有些事情你也是要处理的,但有些事情要讲方法的。”

    “实在抱歉,今天的事情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周铭又说。

    陈达点点头:“好了你先下去吧。”

    周铭走下主席台,周铭一路走,在礼堂内开会的老职工代表都不敢和周铭对视,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周铭会突然成为港商,但通过刚才的一系列的事件,市长对周铭买下760厂的支持却是表露无遗的。但就在此之前,他们还一片嘘声,把未来厂长一家子给赶到角落里去坐的了,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周铭却懒得管那些老职工代表的想法,他径直走回到父母身边,苏涵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周铭的父母就在旁边,走过去主动抱住了周铭,哭得稀里哗啦的。

    周铭诧异的问苏涵怎么了?苏涵却只是摇头不说话。

    对于苏涵来说,这是她最感动的一刻,她受尽黄正的欺负已经有一年多了,这一年以来,从厂里到自己开的小饭馆,她始终是受委屈的。

    最开始黄正的妻子带着他七大姑八大姨上门找苏涵麻烦,倒打一耙的说苏涵贱货说她勾引黄正,再到黄正让厂保卫处找苏涵麻烦,最后发展到在小饭馆的墙上刷侮辱人格的大字报,这每一个委屈,苏涵都默默的承受,每天夜里一个人的时候,都不知道在被窝里偷偷抹了多少眼泪。

    苏涵没有想到,黄正也会有身败名裂的一天,作为760厂的人,苏涵也不是没有听过关于黄正的传闻,但那些都是没影子的事,可今天周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了,并且市长陈达也表态说要查,可以想象,一旦周铭的举报都查实了,黄正就将万劫不复。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苏涵感动的是周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声的说出他就是要帮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这是多么霸气的一个宣言,苏涵当时就感觉自己的一颗芳心都要飞出来了。

    在那一刻苏涵的眼中,她感觉周铭就是上天派下来拯救她的天使,让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好了小涵,一切都过去了,以前欺负你的坏人他们都会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你不要难过了。”周铭轻拍着苏涵的玉背安慰她说。

    苏涵抬起头来,一脸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怜爱,苏涵对周铭说:“我不是难过,我是高兴。”

    “对,我们真的应该高兴,毕竟我们不再是过去受欺凌的弱势群体了,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像新中国一样站起来了。”周铭说,“只是小涵,我爸我妈都还在看着呢,你这样怪不好意思的。”

    周铭前面一句打趣还让苏涵感到好笑,但听到后面一句,苏涵啊的一声轻叫出来,俏脸通红,低着头有些不敢去看周铭的父母。

    但这个时候周铭的父母都还没回过神来,另外自己生的是儿子,又不会吃亏,这二老就没在意什么了。

    相比之下,他们更在意厂子的问题,王凤琴愣愣的问周铭:“经过今天这个会议,760厂就是周铭你的了?”

    “现在还没有正式交接,我也没付款,不过也差不多了,现在把黄正和马建军给抓起来,接下来只要好好的对他们侵吞的资产进行调查,再对厂里的资产进行重新核实定价,就可以正式签约卖给我了。”周铭说,“到时候,我爸就是厂长,妈你就是副厂长了。”

    周国平急忙摇头说:“这可不行,我只是个工人怎么能当厂长呢?还是周铭你当好了。”

    王凤琴也说:“是呀可别给你爸当厂长,他完全不懂怎么经营管理的,你要给他干技术活他能干好,但要他经营管理就不行了,可别把你厂子给搞垮了。”

    周铭对此倒是无所谓:“妈你就放心吧,我爸搞不垮我的厂子的。”

    周铭一转话锋又说:“而且我还专门给你们请了一位经营专家当总经理,就是小涵。”

    周国平和王凤琴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苏涵,苏涵也马上摇头说:“不行的周铭,我也完全不懂怎么经营和发展的!”

    “你怎么不懂?在我看来小涵你就很懂呀,你就用你经营你小饭馆的那套办法就好了。”周铭说。

    苏涵还是摇头说:“这怎么能一样呢?我那是小饭馆,你这是几百万的厂子呀!”

    “怎么不一样?明明就是一样的嘛!只要小涵你放开手脚去干,我保证能让咱厂子起死回生的。”周铭接着又补充一句道,“而且这也才几百万而已,我都和你们说过的,这只是我不到一半的资产,我还有至少一千万在港城那边没带回来,这厂子再怎么亏钱,我看也比不上我赚钱的速度。”

    王凤琴有些疑惑:“这真的行吗?”

    周铭拍胸脯说:“当然没问题,妈你要相信你儿子的眼光嘛!”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