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厂新闻
    (鞠躬感谢“jetbbc”的月票支持!)

    “周铭,快看厂台,今天可有你露脸的大新闻!”

    晚上,周铭和父母还有苏涵吃完晚饭正坐在门口的树下乘凉,就见张雷远远的跑过来,一边跑着一边还兴奋的朝周铭喊着。

    看着喘气如牛的张雷,周铭笑着说道:“大壮你这家伙干什么这么着急?就不能慢点。”

    周铭说着就让苏涵回屋去倒杯水给张雷,然后说:“喝口水喘口气吧,什么事慢慢说不着急,不过今天那份宣传稿还真谢谢你帮我拿出来了。”

    周铭说的就是今天上午在厂礼堂里他拿出来用来指证黄正和马建军**的宣传稿,原本这份宣传稿是他们拟定好,准备在确定厂子由他们承包以后,再发出来,用以压低价格的稿子。在前世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干的,在厂宣传部的反复宣传下,最终全场职工都很容易接受了一百五十万的价格。

    不过他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这一份他们准备好让自己赚钱的宣传稿,最终会成为打向他们的第一枪。

    当然,这份宣传稿由于还没有发出,一般人也拿不到,只有在厂电视台上班的张雷有这个条件,所以周铭早在去南江之前,就让张雷注意这点,张雷也一直记在心上,在电视台一见到这份宣传稿,就想办法打印带出来,等周铭回来就马上交给周铭了。

    张雷摇摇手,喘匀了气以后对周铭说:“这个都不是事,快看厂台马上要播你的新闻啦!”

    760厂以前是南晖县的明星单位,效益很好,在某些号召下,就建了自己的厂电视台,除了每天早上放广播以外,隔三差五的就能为全场职工播放厂内新闻。

    只是这年头电视机还是个稀罕物件,周铭家里条件不好,再加上前几年要供周铭上学,就更没钱买电视了,因此就只能跟着张雷去工人活动中心看。

    这个工人活动中心实际上就是厂礼堂旁边的一个小活动室,里面有乒乓球羽毛球,还有两台并不大的黑白电视,有厂后勤处的人看着。

    由于是播放厂新闻的时间,当周铭他们来到活动中心的时候电视机前并没有多少人,周铭和张雷摆好两条长凳,一起坐了下来。

    “周铭周铭,刚好到你的新闻了。”苏涵看着电视机急忙拉着周铭衣袖说。

    其实不用苏涵说,周铭也看到了,现在播放的正好是今天上午的那次改制会议的新闻。

    ‘改革春风吹满地,我们正走在变革的大时代,我们760厂作为南晖县的明星单位,首先承担起了企业改制的试点任务!今天上午,市长陈达同志和县委书记顾平同志等市县领导,就亲赴我厂召开企业改制会议,今天总共有三十多位老职工代表出席会议。’

    听着这传承自上个时代的特有激昂腔调,让周铭有些感慨,不过不得不说,这个腔调比起后世一些卖萌装嗲,更显得有精气神一些。

    突然,张雷手肘碰了周铭一下:“别走神,到你了。”

    ‘会议上,陈达市长宣布经过市委市政府的研究,决定由港商周铭同志承包760厂,这个决定体现了市委市政府领导卓越的眼光和学识,而周铭同志也是从我厂走出去的革命同志,当初,周铭同志学成归来,看到厂里效益每况日下,他心急如焚,于是毅然决然的响应祖国改革开放的号召,远赴港城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

    听着播音员如同歌颂革命英雄一般的话语,周铭目瞪口呆,他转头看向张雷:“这新闻稿不会是你写的吧?”

    张雷嘿嘿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工作从我们领导那里争取来的,我们领导也知道我和你关系不错,就把这个工作交给我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周铭叹息道,然而这新闻稿在周铭看来完全就是扯淡的东西,但看着父母还有苏涵,还有旁边其他几个围观群众,竟然都很认真在听,苏涵的一双妙目里还充满了对自己异常崇拜的目光,周铭也只能无奈了,或许在这个年代的人看来,自己就应该这么高尚这么有思想觉悟了。

    在念完了周铭的光辉事迹以后,播音员的话锋一转,就到了黄正和马建军的身上。

    当然相比周铭,张雷对他们的用词就相当刻薄了,什么760厂的耻辱蛀虫,他们败坏了厂里的风气,是披着领导干部外衣的畜牲,这些都说出来了。

    最后播音员说:‘不过坏人是终归不能长久的,今天在我厂所有老职工代表的见证下,陈达市长亲自下令要对黄正和马建军这两个囊虫进行最严格的审查,等待他们的,将是党和人民的制裁!’

    看完整条新闻,张雷高兴的问周铭:“怎么样?我给你写的这条新闻还可以吧?”

    周铭扶额说:“我只是感到很羞耻!”

    周铭这话让母亲王凤琴不乐意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看大壮这新闻就写的很不错嘛!”

    苏涵也站在了王凤琴那一边批斗周铭道:“阿姨说的没错,好歹大壮是在帮你写新闻做宣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周铭高举双手:“好吧我错了,不过有了今天的这个新闻,还给大壮这么一宣传,恐怕我们以后没什么安生日子咯!”

    王凤琴和苏涵不解的看着周铭,周铭为这对婆媳解释道:“很简单啊,今天开改制会议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厂里的老职工代表在场,这些人可都是咱厂里的老油条了,他们知道今天他们站错了队,还在开会之前那样说我们,现在我要承包这个厂子了,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肯定会来拜访我们的。”

    “可是要来他们应该早就来了吧?现在都已经晚上了他们还没来,应该不会来了吧?”苏涵提出自己的想法。

    周铭摇头说:“之前没来是因为他们还存在幻想,他们还想着我是不是真能承包厂子,现在看到这新闻出来了,还把我拔得这么高,他们也该能看清形势了,如果再不来,难道真的等我秋后算账吗?”

    经周铭这么一说王凤琴和苏涵才反应过来的确如此,那些所谓的老职工代表都是鬼精鬼精的,他们为了自己的位置一定会来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王凤琴问。

    周铭两手一摊:“无所谓了,爸以后就是厂长了,妈你就是副厂长了,以前厂里那些人怎么对你们的,你们就可以怎么对他们。”

    就像是要证明周铭的判断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几个中年人就走进了活动中心,他们走进来见到周铭连忙堆着满脸笑容的走上来,嘴里还喊着周老板好。

    这几个人周铭早上见过,他们就是参加会议的老职工代表之一。

    见这几个人过来打招呼,周国平和王凤琴下意识的起身向对方问好,周铭知道他们是父亲的车间领导。

    既然父母起身了,周铭也不可能坐着,就和苏涵张雷都起身向对方问好。

    “周老板我代表全场职工家属感谢你呀!其实不瞒你说,我们老职工代表早就看不惯黄正和马建军他们的所作所为了,他们仗着自己在县里有点关系就胡作非为,太不像话了,搞得厂里乌烟瘴气的,我们老职工代表们也都是敢怒不敢言那!现在好了,周老板您一来就把他拿下了,真是大快人心!”领头一个老职工代表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

    另一个老职工代表也称赞周铭说:“是呀!我们也都知道他们总是偷偷搞厂里的设备出去卖,我们早就盼着县里来调查了!”

    还有一个则是对父亲说:“老周呀!你可真是了不起呀,真的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别看人年轻,这本事可不小,就像刚才新闻里说的,周铭就是我们厂走进新时代的第一号人物,我相信在周铭的领导下,我们厂一定会重新恢复往日的荣光!”

    听着这几个老职工代表的奉承,周铭眉头一挑:“你们是怕我将来报复你们才过来说好话的吧?”

    面对周铭这毫不客气的话,这几个老职工代表脸色都是一僵,随后尴尬的陪笑道:“哪能呢,周老板你是港城的大老板,未来760厂的厂长,都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怎么会和我们一般见识。”

    “那可说不准哦,我这个人记性太好了,今天早上的事情我到现在还记得。”周铭说。

    这几个老职工代表这一下就愣住了,不过他们也都是人精了,随即哭丧着脸道:“周老板呀,今天早上的事情都是我们混蛋,我们也是昏了头了,老周都是我们厂子里出了名的老实人,怎么会有问题呢?这都是当时黄正和马建军鼓动的呀,他们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不那样做他们就要开除我们,我们也是没办法呀!”

    看着这几个老职工代表浮夸的演技,周铭厌恶的摆摆手:“你们如果没事就先回去吧,我和我爸我妈还有点事。”

    那几个老职工代表也明白周铭是真烦他们,就一个个陪笑说好话的出去了。

    看着他们走出去,苏涵说:“周铭还真让你说着了,他们果然来找你说好话了。”

    “这才只是刚开始,后面几天还有我们烦的。”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