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那时这次
    周铭的话就像是预言一般完美的预见了后面几天的情形,自从第一天厂新闻播放后,几个老职工代表来工人活动中心主动找周铭和他父母道歉以后,这些老职工代表就像求仙拜佛一般,天天你拎着土特产我带着小礼品,络绎不绝的往周铭家跑。

    当然,这些老职工代表大都是厂里的基层干部,虽然级别不高,但一来是领导,二来也都有一定的年纪了,因此最基本的套路他们还是能摸清的。这些人他们在周铭家里待的时间不长,如果周铭或者周铭父母一旦露出不耐烦的样子,他们会马上自觉走人,绝不让周铭动怒赶人,有些如果见前一波人刚走,后面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会很客气的连门都不进,只把东西给周铭家里。

    就这样,才不过短短三天,周铭家里就多了不少东西,从土特产到精美礼品,再到锅碗瓢盆等日常用品和衣裤鞋袜,可以说应有尽有,让周铭不得不感慨:这些人为了自己,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上午又送走一拨客人,看着角落里的一副精美挂历,周铭打趣的对母亲说:“妈,是不是感觉有点像过年有亲戚来家里拜年了?”

    “就我和你爸这成分,就算是有亲戚过来拜年也不会有这么多东西。”

    王凤琴一边感叹的说着,一边捡起那副挂历,然后换下家里客厅墙上那副旧挂历,把旧挂历换到卧室里挂着。

    周铭知道母亲说的确实,以前家里穷,还要供自己上学,厂里刚好又被黄正和马建军这些人搞得效益不好经常发不出工资,父母经常要出去找亲戚借钱,亲戚躲都躲不赢,哪里还会带着东西来家里串门,也就是几个父母关系特别好的伯伯阿姨,才会在过年的时候过来拜年。

    “周铭我刚刚看到李组长过去,是不是他们才来你们家拜访过啊?”

    一个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周铭不用回头也能知道是张雷那个家伙,周铭转身,只见张雷正好推门进来。

    “我靠大壮,你这个家伙以后能不能嗓门小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你这家伙不去红楼梦剧组演王熙凤真可惜了!”周铭说。

    张雷对此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周铭当然不会真的计较这个,周铭问:“你这家伙今天跑过来又有什么好事?不会是你又写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稿了吧?”

    听周铭这么一说,张雷才恍然的一拍额头:“这回我还真是为了一个新闻稿。”

    张雷说着拿出一份文件给周铭,同时给周铭解释道:“这是今天上午从厂宣传部转来的县委文件,文件里要求厂宣传部做好厂改制的宣传工作,要配合厂里做好改制的前提准备,迎接市场化浪潮。我就在想咱厂改制不就是盘给周铭你吗?所以我就立马跑你这来问问什么情况。”

    周铭点头说:“没错,这个厂子是要盘给我了,大概也就这几天就会正式签约了吧。”

    “我靠!”张雷一下子跳起来说,“周铭你这家伙不厚道啊!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说,我还得从厂宣传部的文件里知道这事,你也太不仗义了!”

    周铭拍了拍自己被张雷震得生疼的耳朵,然后摊开双手,一脸无奈的表情说:“你这也不能怪我呀!我也是早上才和陈市长通过的电话,我当时想着你还在上班就没想打扰你,谁知道这一次县委的工作效率这么高,这么快文件就发到厂里了。”

    “真的呀?那太好了,是不是以后就要叫你周厂长了?”张雷哈哈笑道。

    “你快拉倒吧,我可不会当这个厂长,这个厂长肯定是我爸当,让我妈给我爸当副厂长,然后小涵当总经理。”周铭说。

    “那也对,叔叔以前是厂里的劳模,是一辈子拿厂当家一样看待的人,让叔叔当这个厂长我相信全厂的人都没意见。至于小涵也算是个有生意头脑的,从她经营她的小饭馆就能看出来……”

    张雷说到这里愣了一下,因为他突然注意到苏涵也在这里,顿时惊讶道:“小涵?你怎么还住在周铭家里,难道……”

    苏涵冰雪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张雷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下子俏脸上浮起两团红晕,她瞪了张雷一眼说:“大壮你这个家伙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只是因为我的房子给黄正那家伙弄得不能住了,我才暂时住在周铭家的,等我的房子搞好了,我就搬回去。”

    苏涵虽然是怒视着张雷说话,但在周铭听来,苏涵却总是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面对捅破了窗户纸,有点母老虎发威的苏涵,张雷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嘿嘿!其实小涵你就干脆一辈子住在周铭家好了,反正我看你们也挺般配的。”

    “大壮你这家伙再胡说八道当心一辈子找不到对象!”苏涵羞怒道。

    ……

    张雷走后,厂里响应县委的号召,从厂党委到厂宣传部,都被发动起来去和厂职工做思想工作了,为的就是确保改制的顺利进行。

    对此,周铭虽然是将来要盘下厂子的,但周铭也清楚,这不过就是走个形式罢了,厂子改制是个政治加分,只要改制成功没有工人闹事,那上面领导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

    所以在这个状态下,反正一切都有人去做,周铭就乐得做个甩手掌柜,等着签约的日子,准备好钱,一手交钱一手拿厂就行了。

    在这期间,周铭和港城南江那边的联系也没有断掉,港城那边没什么意外,林慕晴的领导能力很强,下面又有王云龙这样的精兵强将,同时周铭在走之前本来就留下了保本基金这么个新兴理念,林慕晴很好的利用了自己手上掌握的这些牌,让金名基金稳步在港城提升知名度。在很多时候知名度就等于资产扩增,比起周铭离开港城的那时候,金名基金又增加了三百万的资金掌握。

    而南江那边,南江市政府已经正式敲定了拍卖土地的日期,国内第一捶政府主导的土地拍卖终于要开始了。

    周铭让杜鹏多活动一下,不管那块地,只要是出现在这次拍卖上的土地,就尽可能的拿下,还要用尽可能低的价格,如果有其他的什么意外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至于那些老职工代表们,他们还是很勤快的和周铭套近乎,但是就没有之前那么老套了。

    就这样,几天时间很快过去,随着760厂内的各方面工作都准备就绪,市里终于定下了签约的日子。

    十月二十三号,就是760厂正式出售给周铭的日子,签约仪式也是在厂礼堂进行的。

    这一天,一切都仿佛是一个月前的重演一样,早上周铭和父母还有苏涵都早早的起床洗漱,吃好早饭,到了上午九点,周铭他们就从家里出发直接去往厂礼堂。

    出席签约仪式的同样是上次那些厂里的老职工代表,但是这一次他们的态度却是和上一次截然相反,上一次他们见到周铭他们是嘘声一片,但是这一次,当周铭和父母还有苏涵走进礼堂的时候,这些老职工代表们都自发的起立为周铭鼓掌喝彩。

    “周老板好样的,我们760厂过去效益不好,今天可总算迎来了你这港城的老板,我们一定跟着你好好干,相信你一定会带领我们走出困境,创造760厂更辉煌的明天!”

    还有人也夸周铭的父母:“老周真不愧是我们厂的劳模,就算是在厂里最困难的时期都没有放弃对厂里做贡献,还教出了周老板这样的儿子,老周你就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是我们全厂职工家属的骄傲和学习榜样!”

    听着这些话,虽然明知道这未必是他们的真心话,但周国平和王凤琴还是非常激动,尤其王凤琴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周铭很能理解父母此时的心情,毕竟在自己离开的那两个月里,厂里在黄正和马建军两个人的操纵下,先是在父亲去市中心医院看病这个事情上做文章,污蔑父亲不服从厂里规定,停了父亲的职让父亲回家反省,后来还污蔑父亲以前的工作有问题,在欺骗厂里欺骗领导;随后是母亲,他们污蔑母亲偷厂里的东西。

    那个时候他们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父亲母亲真是百口莫辩,以至于那时候父母不知道受了厂里的多少气,走在路上受了多少白眼,不过好在现在是苦尽甘来了。

    还有苏涵,此时的她也是眼睛红红的。

    其实苏涵也是很苦的,那时她明明是被黄正欺负,结果黄正仗着家里的关系倒打一耙,反倒是污蔑苏涵勾引他,侮辱苏涵是不要脸的贱货,甚至还让他妻子上门找苏涵闹,找人在苏涵的小饭馆上刷大字报,那时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朝她吐口水的。

    不过现在好了,她昂首挺胸的走在厂礼堂的地毯上,面对这厂里几十位老职工代表,他们都不会再说一句难听的话。

    想到这里,苏涵看向走在前面的周铭,她的眼睛迷离了,她很清楚,就是这个男人帮助自己做的这些转变,就像他那天面对这市长和这些老职工代表所说的那样,就是他为自己讨回的公道!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