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厂里没钱我出
    “让我进去,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要找王主任,我们家老张还在家里等着厂里的钱救命呢!”

    “芳姐,不是我们是让你进去,实在是现在厂长正在车间里视察工作。”

    “王厂长来了吗?那正好,我倒要找王厂长说道说道,这厂里究竟还管不管职工的死活了!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去,我今天就死在你们这里!”

    ……

    当周铭和王主任过来的时候,就见几个车间工人拦着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妇女在门口,不让她进车间,这个妇女表情急切非要进去不可,就在这里吵吵闹闹的,等周铭和王主任到这里应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旁边已经有不少工人在这里围观了。

    周铭见到这个女人惊讶道:“小芳阿姨!”

    这个妇女周铭认识,她名叫万芳,是父亲带的一个徒弟张建军的妻子,虽然这个徒弟的名字和那位恼人的马副厂长一样,但他们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或许是跟在父亲身边,受到了父亲耳濡目染的缘故,张建军的性格和父亲很像,都是很老实善良本分的,他的妻子万芳也是很好的一个人,周铭叫她小芳阿姨,周铭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这位小芳阿姨经常瞒着父母给自己买零食吃。

    听到周铭的声音,万芳也是一愣,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周铭:“周铭你怎么在这里?”

    不过她随后又看到了周铭身旁的王主任,马上上来说:“王主任你在这里太好了,我们老张那边的事情可不能再拖啦,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快点帮我们解决呀!”

    王主任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周铭一眼,见周铭也看着他,王主任马上板着脸对万芳说:“万芳,你们家里的事情厂里已经知道了,正在着手帮你家里解决,你也知道厂里现在的效益不好,你不要在这里哭闹,要是搞出什么事情,当心我喊厂保卫处把你抓起来!”

    万芳说:“王主任,我也不想在这里闹,但我我们家老张的情况真的不能再拖下去啦,我求求你王主任,你一定要救救我家老张呀!”

    “万芳!”王主任严肃道,“我说了你们家的事情厂里正在想办法,你赶紧回去,不要在这里闹了!”

    “我不走!”万芳哭喊道,“你们总说想办法想办法,可你们真的有想办法吗?我们家老张现在躺在医院里,你们都去看看好吗?”

    周铭听着万芳的话,突然皱起眉头质问王主任:“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周铭的质问,王主任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周铭上前对万芳说:“小芳阿姨你不要着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我说说好吗?”

    见到周铭,万芳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上来拉住周铭的手说:“周铭,小芳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快点去帮小芳阿姨找王厂长好吗?他们说王厂长现在正在车间里视察。”

    周铭知道万芳说的是前任厂长王春华:“小芳阿姨,王厂长不在这里,而且他也已经辞去厂长的职务了,你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周铭的话才说完,就见万芳的身体晃了一下,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像失去生机般空洞,脸上写满了绝望,她伸手指着王主任说:“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你们都在骗我对不对?还说什么厂里在研究,说什么厂长在这里视察工作,也都是在骗我对不对?”

    见她这个样子,周铭急忙道:“小芳阿姨你别着急,现在我爸就是760厂的厂长,你有什么对我说也是一样。”

    万芳对周铭惨然一笑:“周铭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就不要骗你小芳阿姨了。”

    王主任对万芳说:“他说的是真的,老周师傅现在的确是我们厂的厂长。”

    “这是真的?”万芳心里又燃起了希望,她急忙对周铭说,“周铭,那你一定要和你爸说,我们老张现在在医院里快不行啦!”

    这话让周铭心头一惊,他当机立断的让苏涵去通知父亲,不一会,父亲就跟着苏涵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了,然后他们一起跟着万芳去往厂医院。

    见到父亲,万芳急忙道:“周师傅,听说你现在是厂长了,这可就太好了,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老张呀!”

    “小芳阿姨你先不要急,我们先一起去医院看看张叔叔,你和我们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周铭说。

    万芳这时也是没了分寸,听周铭这么说,她嘴里答应着好,就和周铭他们一起赶往医院。

    一路上,听着万芳的讲述,周铭也才终于了解了这个事情。

    原来,就在上个礼拜,张建军在上班的时候不注意被铁销烫伤,是一大堆铁销烫伤了整个背部,他尽管被第一时间送去医院进行了紧急处理,可这个年代一个小小厂医院的条件毕竟不够,过了七八天,他的伤口发生了感染,医生诊断可能是破伤风发病,需要对伤口进行重新处理。

    说起来破伤风这个病要治疗也并不困难,但关键就在于没钱治疗。

    首先张建军家里和其他厂职工家里一样,由于厂里被黄正马建军他们搞得效益不好,长期发不出工资,张建军家里在最开始的紧急处理以后就再也拿不出钱了,就连这段时间的住院费都是借的。

    万芳来找厂里,厂领导就推到车间,说是事故在车间发生的,让车间负责医药费,万芳就又来找车间,但车间根本就没钱,这个事就一直拖下来了,万芳看着张建军的病情一天天恶化,心急如焚,就天天到车间里来闹,之前都是无果而终,今天刚好碰到了周铭。

    “怎么能这样?张叔叔本来就是在厂里上班的时候受的工伤,怎么厂里这还要推来推去的?这厂领导怎么回事?”苏涵听完当即说。

    王主任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周国平则是对万芳说:“你放心,我现在是厂长,小张我不会不管他的。”

    万芳哭着说:“谢谢周师傅!”

    厂医院并不远,几分钟以后,周铭这几人就到了厂医院,跟着万芳来到了张建军的病房。

    张建军痛苦的趴在病床上,背上缠着一大片纱布,上面已经被脓水染黄,见到周铭这些进来,他咧嘴对着众人苦笑一下,空气中飘着一股伤口感染发出的淡淡臭味。

    “老张你有救了,现在老周师傅是厂里的厂长了,他肯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医药费的。”万芳上前对张建军说。

    听到这话,张建军应该是感觉很高兴的,不过这个时候破伤风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肌肉控制,再加上他伤口感染的疼痛,他的嘴巴动了半天,最终只是艰难的说出一句:“谢谢师父,恭喜师父。”

    周国平急忙上前:“你先不要说话,都怪师父不好,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来看你,都不知道你受伤了。”

    万芳对周国平说:“周师傅这不怪你,老张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也不好,就没和你说。”

    说话间,厂医院的黄院长走了进来,他已经知道了厂里改制的事情,急忙向周铭和周国平还有苏涵问好。

    周国平质问黄院长:“黄院长,为什么不给张建军治疗?你没看到他现在都疼成什么样子了吗?你还是不是厂医院的医生?”

    黄院长当即叫冤道:“周厂长,这您可就误会我了,实在是现在张建军同志的情况太复杂,可能需要进行腐肉切除手术,我们厂医院现在的条件又不够,不敢轻易的做决断呀!如果周厂长要是不信的话,我给您看一下张建军同志的伤口您就知道了。”

    说着黄院长就让随行过来的医生慢慢揭开了张建军背后的纱布,顿时一副触目惊心的景象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一块巨大的伤口正溃烂流脓,一股臭味扑面而来,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害怕。

    苏涵当时就忍不住转头过去干呕起来,周铭拧着眉头拍拍苏涵的背脊,正要扶着苏涵走出病房,副厂长蔡忠贤急急忙忙的跑进了病房:“周老板我来了。”

    听到蔡忠贤的声音,周铭当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蔡厂长你还是760厂的副厂长吗?原本张叔叔在厂里上班受工伤厂里就应该赔偿医药费,可是你居然还推来推去的,你看看现在张叔叔成什么样子了?”

    周铭骂得理所当然,在一个月前黄正和马建军被抓以后,蔡忠贤就是厂里实际的领导者,厂长王春华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而听万芳之前的说法,张建军的事情也正是蔡忠贤推脱给车间的。

    蔡忠贤一下给周铭打蒙了,他下意识的看了张建军那边一眼,顿时也和苏涵一眼反胃作呕起来。

    但蔡忠贤还是强忍着对周铭解释:“周老板,这……这不怪我呀,厂里效益不好我也没办法……”

    周铭直接打断蔡忠贤的话,毫不客气的指责道:“什么效益不好也没办法?我看这就是你的推脱之词!难道厂里效益不好连一个职工的烫伤治疗费用都负担不起吗?那这个厂子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早点倒闭算了,我看分明就是你要推脱责任!”

    蔡忠贤被周铭骂得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周铭也没有继续骂下去了,他很清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于是周铭急忙对黄院长说:“黄院长,我要你马上联系市中心医院帮张叔叔转院,如果厂里现在没钱,那张叔叔身上所有的医药费我出了!”

    听到周铭的话,万芳一下子哇的哭了出来:“周铭谢谢你!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救星,我们老张苦了这么久总算是有救了,谢谢你,我给你跪下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