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除了感谢再无其他
    只听噗通一下,周铭和周国平都还来不及反应,万芳就突然给他们跪了下来。

    “小芳阿姨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我是晚辈,这可受不起呀!”

    周铭急忙上去把万芳搀起来,苏涵见状也强忍着恶心,帮着周铭一起搀,可谁知万芳是真的铁了心要跪,周铭也不敢太过用力,一下子还拉不起来。

    “周师傅,周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你不知道,我在这里看着老张的伤口一天一天的烂掉,听着老张一天一天的在这里疼得叫唤,也没人管,我这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今天听医生说老张如果再不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如果老张就这么去了,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呀!”

    万芳向周铭哭诉着,情绪非常激动,周铭很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因为上辈子自己父亲阑尾穿孔住院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所以周铭能感同身受。

    “小芳阿姨,你先起来好吗?我们这是在医院里,而且现在张叔叔的病才是当务之急。”周铭对万芳说。

    经周铭这么一提醒,万芳这才反应过来:“对,周铭你说的对,老张的病还要治。”

    于是万芳这才从地上起来,对周国平说:“周师傅,我家老张的病还都要靠你们的帮助了。”

    “放心吧小芳阿姨,黄院长现在已经去联系市中心医院了,相信很快救护车就会来了。”

    周铭这边话音才落,黄院长就推门走了进来,周铭忙问黄院长怎么样了,黄院长说中心医院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这边可以把张建军送过去了。

    周铭点点头,当即发号施令道:“黄院长,张叔叔这边该消毒消毒该包扎包扎,还有担架和路上随行的医生护士,总之一定要尽快做好转院的一切准备工作!蔡厂长,你马上联系厂里车队,马上派一辆足够宽敞的车过来,把张叔叔送去市中心医院。”

    蔡忠贤和黄院长马上领命说是,此刻在他们眼里,虽然周铭年龄不过二十多岁,但身上却有一种上位者才具备的气势,让他们不能抗拒。

    过了十分钟左右,一切准备就绪,张建军在几个医生护士的帮助下被挪到担架上,然后再抬到车上。

    厂车队这次一共派出了两辆车,一辆面包车用来运送张建军和随行的医生护士,一辆皇冠轿车,则是给周铭周国平和苏涵准备的。

    由于这个年代的路不好,为了保证张建军路上不受颠簸,就必须要降低行驶速度,因此到市中心医院就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不过好在市中心这边早早的做好了准备,当周铭这边一到,市中心医院就立即有人过来把张建军给抬进了诊断室。

    过了约摸十五分钟的样子,主任医师陈智从诊断室走出来,这位陈智医师周铭还有印象,他不仅是市中心医院老资格的主任医师,同时还是副院长助理,专门负责门诊外科这一块的,上一次父亲周国平阑尾炎来医院就诊做手术,都是他全权负责的,能信得过。

    陈智走上前对周铭说:“患者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需要马上进行清创手术,将所有腐坏肌肉组织全部切除,以免持续感染,另外从患者肌肉持续痉挛的表现来看,我们怀疑已经有细菌进入了血液,需要展开抗生治疗,还要清除血液内的细菌毒素,预计整体治疗费用要达到三万块左右。”

    听到这个数字,万芳当时就惊呼出声:“三万块,这么多呀!”

    万芳把目光转向周国平和周铭,不等她说话,周铭就很爽快的大手一挥:“没问题,请陈医师马上安排手术,用最妥当的药物和治疗方法,一切医疗费用都不是问题。”

    “好的,我马上安排。”陈智点头说完就走回了诊断室。

    周铭转身回来对万芳说:“小芳阿姨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和小涵先去把医药费给结了。”

    “谢谢,实在太感谢你们了!”万芳对周铭和周国平道谢说,那声音都已经哽咽到颤抖了,可见她此时的心情。

    周铭和苏涵下楼去银行取钱,然后回到医院把钱给付了,拿到回单,周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转头见苏涵正歪着头看着自己,周铭不禁问:“是不是觉得我有点滥好人了?明明他们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却花三万块钱去救他,还对他们这么客客气气的。”

    苏涵嫣然一笑:“怎么会?我觉得你做的很好呀!你能在张叔叔和小芳阿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对他们施以援手,说明你是很有正义感的英雄,反倒是如果你对他们不管不顾,那你就真成了冷血无情的资本家了。”

    “我冷血我无情我无理取闹?倒是很有琼瑶风。”周铭打趣道。

    苏涵却一脸茫然:“什么琼瑶风?”

    “没什么,一个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神经病模式而已,”周铭摆摆手说,“不过小涵你这么说也对,但你知道会这么帮他们的另一个原因吗?”

    苏涵摇头说:“不知道。”

    周铭叹了口气说:“小涵,你应该知道就在之前我父亲就曾经因为阑尾炎住院,那时如果我没钱的话,恐怕我和我妈也会为了我爸的病也会像小芳阿姨一样这么绝望无助吧,只不过我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就没有另一个自己会这么帮我自己了。”

    不知道为什么,苏涵在听了周铭的话以后,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压抑,让她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她对周铭说:“周铭,不会的,叔叔他的病不是已经被治好了吗?不是也有县农行的戴主任帮你联系了市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吗?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这些假设就不存在呀!”

    不存在吗?

    周铭在心里苦笑,在自己上一辈子这可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那是自己两辈子都忘不了的痛。

    周铭永远都记得上辈子为了父亲的病,母亲天天在家里抹眼泪,拿着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去变卖,躲着自己去低声下气找每个亲戚朋友借钱,以及父亲在医院由于没钱打消炎针痛苦呻吟的情景。每每想起这些,周铭就恨不能杀了自己,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没用,明明是个毕业回来的大学生,却没法帮父母减轻负担,在父母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还没办法给予任何帮助。

    周铭突然感觉脸上一阵柔软,惊讶的转头,就见苏涵正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苏涵凝视着周铭道:“周铭你怎么了?你刚才的表情让我看起来好心疼。”

    周铭轻轻的摇头没有说话,但这时苏涵却直接伸手抱住周铭,苏涵呢喃着对周铭说:“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让你担心了,你要我当总经理,我就好好帮你把厂子管理好,帮你做好厂子的改制工作,我就是死也要把厂子效益搞好,让你以后都不用操心。”

    温香软玉拥入怀,现在天气并不凉,苏涵身上穿得单薄,周铭能够感受到她窈窕的身段,但此时周铭却并没有任何绮念。

    周铭拍拍苏涵的玉背:“傻丫头,你的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我要尽可能的让我关心的人和关心我的人不再为钱的事情操心,每天能吃好睡好开心幸福,有病了能看得起病,更不会受厂里欺负。”

    周铭这话不单是在对苏涵说,同样也是在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忘了这个目标!

    而苏涵听着周铭这话,则是一瞬间都痴了,虽然周铭这些话都只是一些很普通的愿望,但却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过了一会,周铭打趣着对苏涵说:“好了小涵,你别这么抱着我了,都让旁边人笑话了。”

    苏涵这才想起自己和周铭是在医院大厅里,看着人来人往的样子,苏涵绝美的俏脸上立即浮现两团红晕,诱人至极。

    旁边一个夹着公文包,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没把眼珠子给瞪下来,他把憎恨的目光投向周铭,暗恨周铭怎么这么好运,居然有这么一个美女投怀送抱,要是他肯定美死了。

    但苏涵才不管这些,尽管她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感觉很需要男人保护,但其实骨子里却有一股执拗劲,她认准的男人,不管别人怎么看,她都不在乎。

    周铭能够感受到苏涵对自己的真心,他温柔对苏涵说:“小涵,我们上去吧,我爸和小芳阿姨那边还在等我们的消息呢。”

    苏涵嗯一声点点头,这才松开抱着周铭的手,然后周铭牵起苏涵的小手走上楼去。

    等周铭和苏涵上楼,张建军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万芳很担心的样子,周铭安慰她道:“小芳阿姨你不要担心了,咱市中心医院在全省都是有名的医院,破伤风和伤口感染也并不是什么治不好的病,有主任医师亲自操刀,张叔叔肯定不会有事的。”

    “是呀!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万芳随后转头对周国平说,“周师傅,老张有你这样的师父真是太幸运了,还有周铭,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救星,除了感谢我都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了。”

    “那就不要说了,小芳阿姨你还是多为张叔叔祈福吧。”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