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工资改制
    (上午第一更奉上!~~~~~~~~~~~)

    早上,厂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开,副厂长蔡忠贤进来分别向周铭王凤琴和苏涵问好,自从父亲非要下去车间以后,王凤琴也不要一个人待在办公室了,于是周铭只好和苏涵都搬去厂长办公室了,对于这个情况,厂里其他的干部都觉得不合理,但也没办法。

    “周老板,昨天张建军同志的手术还成功吧?”蔡忠贤小心翼翼的问。

    “清创手术很成功,张叔叔背部的腐肉全部被医疗切除了,不过由于创口面积过大,而且早就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细菌进入了血液,还需要进行后续的抗生素治疗,以及长期的疗养。”

    周铭又对蔡忠贤说:“蔡厂长,作为760厂的厂长,你总是说要大家争做厂子的主人,要有主人翁意识,可现在我们的职工发生了意外工伤,我们厂子居然连最基本的医药费都不负担,如果昨天我不在场,是不是你就要张叔叔死在病床上你都不管?你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人寒心!还如何让我们的职工有主人翁精神?如何让他们去争做厂子的主人?你这难道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吗?”

    面对周铭一句又一句的质问,蔡忠贤低下了头,却又听到了周铭一句:“抬起头,看着我。”

    蔡忠贤抬头,周铭看到他脸上流下了冷汗,眼神躲闪,周铭伸手指着蔡忠贤的鼻子接着道:“蔡忠贤你记住,今天不是我在骂你,而是我代表全体厂职工在声讨你!要是今天张叔叔真的因为这个事情发生了什么意外,你这个副厂长,就将是我们760厂有史以来最烂的干部!”

    周铭说完,身后王凤琴拉了他一下,王凤琴觉得蔡忠贤也是厂里的老领导了,今年也快五十了,就算周铭买下了厂子,这么骂他也不好看。

    周铭当然明白母亲的意思,就一挥手说:“算了,会议准备的怎么样?”

    听周铭终于转了口风,蔡忠贤这才敢吐出一口浊气,他连脸上的冷汗都来不及擦,马上回答周铭道:“周老板,会议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干部都已经到了,就等周老板你过去开始了。”

    周铭点点头,和王凤琴苏涵一起走出办公室来到会议室,果然和蔡忠贤说的一样,这时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周铭一眼扫过去,几个副厂长办公室主任以及各部门的一把手都到了。

    周铭和王凤琴苏涵坐下,理所当然的是王凤琴坐正中间,周铭和苏涵分坐左右两边。

    会议开始,首先由办公室主任点名,确认全到了以后就请领导主持会议。

    周铭说:“和上次的千人职工大会一样,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昨天就通知了,准备好了就说吧。”

    说完周铭就示意了一下:“白处长,你先说说厂里现在的财务情况吧。”

    被点名的是厂财务处的处长白勇,他马上拿出一份准备好的文件出来照本宣科:“周老板,目前厂里拖欠了全体职工三个月的工资,由于有两个月在夏季,加上惯例给职工的冰室津贴,一共是五十五万。除此之外,厂里还拖欠了废料处理费,以及一些其他公务开支,一共……一共是二十五万。”

    说到最后白勇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了,因为在座的都是厂里的干部,谁不知道所谓的其他公务开支,其实就是这些干部自己拿去给自己花掉了,最后找各种理由来厂里报的,光这个钱,就达到全体职工三个月工资的一半了,这个钱怎么好意思报给老板听呢?至于冰室津贴还好,这是厂里专门在夏天为厂职工开放兜售冷饮冰棒的地方,所有厂职工可以凭厂里发的冰票购买。

    对这个情况周铭倒是并不感到意外,反倒是如果没有这个情况,才会让周铭惊讶了。

    “也就是说,目前财务的缺口一共是八十万了?”

    周铭这么问,他眼睛扫过众人,这些平日里在厂里作威作福的干部,被周铭眼神看得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没人有勇气和周铭对视。

    周铭环视了一圈又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厂里应该还有一部分加工费和货款没有收回来。”

    “是的。”这次回答的是厂接替黄正成为销售处主任的袁志刚,“可是这些钱大都是一些三角债,而且都是黄主任……哦不,是黄正他家亲属的款子。”

    “总共多少?”周铭问。

    “一共三十万,”袁志刚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道,“事关黄正他们家和经他手的款子就有二十万。”

    听完袁志刚的答案周铭点点头,然后说:“现在你们听一下苏经理规划的改制方向。”

    这话让包括蔡忠贤袁志刚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都用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周铭,谁都不明白周铭为什么听完财务缺口和销售货款以后都没有表示,直接跳过这段提起了厂里改制的问题。

    所有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难道我们都失忆了吗?刚才周老板说了决定,我们都不记得了?

    周铭却不管这些人的想法,给苏涵打了手势,苏涵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念道:“未来760厂所有干部职工都将取消固定工资,一律采用固定工资加浮动工资的计算方法,浮动工资会高于或者等于基本固定工资,普通工人按完成模具的多少来计算浮动工资,完成越快越好,浮动工资越高;车间干部按整体车间工作效率计算浮动工资,如果发生安全事故,车间干部一律扣除一半浮动工资。”

    苏涵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在场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因为谁都知道接下来该说的就是他们的工资计算了。

    “领导干部的浮动工资将会按照各部门季度任务的完成情况计算浮动工资,超额完成浮动工资翻倍,没有完成扣除全部浮动工资。”

    随着苏涵清冷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坐在这里的人没有谁是傻子,大家都很明白这个工资改制意味着什么,从此以后大家就要累死累活的为周铭工作了,那种在办公室里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清闲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周铭这个时候抛出工资改制的目的不仅于此。

    “好了,苏经理说的这个浮动工资制度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最迟一个礼拜之内,一定要落实下去,让每个职工都要了解,这个工资制度将从下个月起开始正式执行。”

    周铭随后又把目光看向财务处长白勇:“今天下午我就会打五十万到财务账上,先把拖欠全厂职工的工资给发了,还有一部分冰室的夏季津贴。”

    听到周铭这话,不仅是白勇,其他人也都愣住了:五十万?那还有三十万呢?

    这个问题才在大家的脑袋里升起,就立即有了答案,所有人一致转头看向销售处主任袁志刚,这让他脸色一变。

    果不其然,周铭接着说:“剩下这三十万的财务缺口,就交给你们销售处解决了。”

    袁志刚面有难色:“可是周老板,这三十万的款子都很不好要啊!”

    “那是你们销售处的事情!”周铭说,“我是个从港城回来的商人,在我看来,能把东西卖出去,能把钱收回来,这才是一笔买卖,如果你只有把东西卖出去的本事,却没有收回钱的本事,那我要你这个销售处主任干什么?来帮着把厂子全部亏空吗?”

    周铭想了想又说:“袁主任你现在的工资是四百块钱一个月,改成浮动工资以后是两百的基本工资,加上不少于三百的浮动工资,但如果你那三十万款子都收不回来,那你所有的浮动工资将一分钱都拿不到。”

    “周老板,这不公平!”袁志刚叫屈道。

    “你怎么觉得不公平,说。”周铭说。

    袁志刚咬牙说:“周老板是这样的,不是我不想努力工作,实在是这些欠款大都是一些三角债,另外一些也都是县里一些关系户的欠款,他们都是常年拖欠的大户,根本没办法去要。”

    听完袁志刚的抱怨,周铭说:“可能是你刚才没有听清楚,那么我再重申一遍,你袁志刚才是销售处主任,收回业务上的欠款是你分内的工作,怎么去收是你的事情。”

    “很抱歉周老板,这个事情我根本不可能做到!”袁志刚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周铭冷笑一声道:“是吗?袁主任这么说是打算放弃销售处主任这个职务了吗?”

    “什么?”袁志刚一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

    “我说过了,如果你没有收回款子的本事,那我还要你这个销售处主任干什么?当然是换一个能收回款子的人来了,难道你以为我还会养着你吗?”周铭说。

    袁志刚提起一口气要和周铭辩驳,但他嘴巴张了张,到最后都没能说出话来,最终泄了气,无奈的认命道:“好的周老板,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争取把这些欠款全部要回来的。”

    “这样就好,当然我也知道这些款子有很大一部分是积年旧账,只要你碰到那种钉子户,用正常手段没办法要回来的,你就来找我,我会有办法的。”周铭接着说,“只要这个月内你能完成全部三十万的任务,我个人会再给你你发三百块钱的奖金。”

    这句话顿时让刚泄了气的袁志刚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他激动道:“请周老板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完成工作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