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也不是没办法
    坐上杜鹏的车,在东门区公安局的警车开道下,周铭很快来到了南江市政府。

    陈云飞的秘书在门口迎接周铭,并告诉周铭陈云飞临时有事,安排周铭和杜鹏去市政府接待室稍等片刻。

    两人来到市政府接待室才坐下来,杜鹏就兴奋的对周铭说:“周铭你这家伙果然料事如神,我按照你说的,在政府的土地拍卖上花七百万拍下一块地,就囤在那里不开发等着转卖,叫价一千万,不出一个礼拜就有很多人来买了,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转了这一手就足足赚了三百万!”

    相比杜鹏的激动,周铭的情绪就冷淡许多:“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南江市作为经济特区,不管是政策还是资源,都在源源不断的往这里输送,什么都是按照国际一流大都市的标准来建设的,这里的地本身就很值钱,更别说现在国家才刚开始放开土地买卖了,如果这个价格不涨上去那才出问题了。”

    说到这里,周铭上下打量了杜鹏两眼问:“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家伙在南江这里倒挺会享受的,连奥迪都买起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奥迪可还没有正式进入我们国内市场吧?”

    杜鹏哈哈一笑说:“周铭你这就有所不知了,你说的那没有正式进入那只是官面上的话而已,其实奥迪早就已经进来了,只是和政府部门进行小范围的沟通,在初步试水,还没有正式公开消息罢了,那些领导看这车子太奢华了都不敢坐,最后就便宜我了。”

    “原来是这样,”周铭对杜鹏说,“那你也帮我弄一辆来吧。”

    “我靠!周铭你都知道奥迪没进入国内市场你还叫我弄?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这才是费了好大力气还是碰了点运气才搞来的,你以为到处都有卖呀?”杜鹏抗议道。

    周铭的回答很理直气壮:“如果正式进入国内市场了我还叫你弄什么?我自己花钱买就是了。”

    杜鹏还想抗议什么,但这时周铭却一拍他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杜鹏同志,作为一名高贵的首都权贵子弟,你可不能说不行,作为一个喊陈市长叔叔的人,你也不能说你没这个关系,大不了你想想办法,从港城那边走私一辆过来就是了。”

    “所谓的逼良为娼想必就是周铭你这个样子了。”杜鹏哼哼道。

    周铭很欢快的笑了起来,要说起来周铭是想买辆车,毕竟出门方便,只是要不要奥迪就无所谓了,只是和杜鹏开个玩笑而已。

    就在这边周铭和杜鹏说话的时候,接待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南江市长陈云飞走了进来。

    周铭和杜鹏要站起来向陈云飞问好,不过陈云飞却做手势让他们不用起来。

    陈云飞绕过沙发坐到他们面前,不难看得出这位南江市长有些疲惫,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过了一会,才抬头问周铭:“听杜鹏说现在南江的囤地炒地的事情你早就预料到了?并且之前杜鹏去拍地然后囤积下来转手卖出去的主意也是你给出的?”

    陈云飞问的这么直接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周铭仍然第一时间点头说是,陈云飞叹了口气,伸手指着周铭说:“你这个小家伙,可是给我们党和政府出了一道难题呀!”

    陈云飞这话让周铭感到有些诧异,他问杜鹏:“怎么现在南江的炒地已经很疯狂了吗?”

    “那倒没有,只不过已经有了这种趋势了,现在所有买了地的公司都在学我们不开发只囤地,找到出价更高的买家就直接转手卖掉。”

    杜鹏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并且就在上个礼拜,中央有位领导把电话打到了陈叔叔这里,让陈叔叔务必要想办法把这个局面控制住,不能让南江的地成为投机倒把的温床。”

    听到这位中央领导的名字让周铭心中猛的一惊,这个名字实在太惊人了,他可是改革开放的奠基人,当初也正是他把南江划成的经济特区,可以说要读新中国的历史,这位中央领导人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可却没想到,就因为自己搞出的炒地风波,竟然把这么一位大人物都惊动了。

    这个消息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也正是这个消息,才让周铭一下子想通了很多的关键,想通了杜鹏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让自己回南江,为什么市长陈云飞会给自己打传呼,到了南江以后为什么陈云飞会允许杜鹏给自己那么高规格的接站待遇。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或许会认为那位领导人有点小题大做了,但周铭不会。

    周铭仔细想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漏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这次南江的土地拍卖和后世琼海省的地产泡沫还不一样,琼海省那只是为了打造另一个经济特区所附带出现的意外情况,但南江这一次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由政府主导的土地拍卖活动。

    在国内的政治环境下,既然是第一次活动,那就意味着是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的!

    因为一旦出现了问题,就是在给中央政策抹黑,政策要是都抹黑了,那还如何能推行下去?因此这第一次就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成功。

    上面的命令是压下来了,但不论是陈云飞还是杜鹏,他们在此之前都从来不知道土地买卖还能这样搞的,现在面对各个房地产公司的囤地炒地活动就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最后实在没办法,才想到自己,才会把自己从临阳叫过来,并且给予自己这么高规格的待遇了吧。

    想通了这些关键,周铭不好意思的对陈云飞说:“对不起陈市长,这都是我没有考虑周全,给党和国家添麻烦了。”

    陈云飞摆了摆手说:“其实也不怪你,放开了经济以后,确实会有各种各样的投机行为出现,你让杜鹏这么做,也算是给我们敲了一记警钟了,如果我们这一次能处理妥善,就将为未来的房改积累下莫大的经验,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我们的党和国家也不至于束手无策了。”

    周铭想了想说:“陈市长,要解决这个事情也不难,只要政府出面叫停,要求拿到地的企业一定要开发不就行了吗?”

    “这个办法不行。”陈云飞当即否决道。

    周铭哦了一声,旁边杜鹏给周铭解释道:“现在改革开放是大政策,放开土地允许土地自由买卖也是大政策,陈叔叔作为南江市长不可能和大政策对着干的。”

    “就算是改革开放也是要在政府的宏观调控下,不可能真正放任经济自由发展的,所以政府出台政策总的来说并不算和大政策对着干吧。”周铭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杜鹏摇头对周铭说:“不算是不算,但事情不是这么样子的,听陈叔叔说中央领导的意思是既然改革开放是经济层面上的问题,那解决自然也要用经济方面的手段,如果动用了行政干预,那就违背了改革开放的初衷,也没法让我们的市场真正接受检验。”

    “原来如此。”周铭说。

    “所以如果能用行政干预的话陈叔叔他早就这么做了,就是上面已经明确了思想,就是要在经济层面解决,行政权力不直接干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了。”杜鹏说,“现在周铭你也明白陈叔叔这边的难处了,那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好好想想再……”

    杜鹏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说道:“如果不直接干预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听到周铭这句话,让陈云飞和杜鹏两个人都一下愣住了,他们都惊讶的看着周铭,有些不敢相信。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看周铭你这就是一个典型。”陈云飞对周铭说。

    杜鹏急忙对周铭说:“周铭你这话可不能乱说的,陈叔叔曾经组织市里干部和南江的专家学者开过好几次会了,还专程去首都燕京和滨海请教过专家的,可是都没有很好的办法,中央也没有指示,现在周铭你才到南江连情况都不了解怎么可能就有办法呢?”

    “这个炒地的概念本来就是我提出来的,我还需要了解什么情况?至于其他的专家学者他们没办法,我并不是说他们水平差,只是长时间的计划经济固定了很多人的思维,很多方法并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概念。”周铭说。

    “是吗?那我倒想听听你这位青年俊彦的高见,看看我们这些人究竟是有什么想不到的。”陈云飞说。

    “那我说了我有什么好处吗?”周铭问。

    周铭这个问题让陈云飞和杜鹏两个人都愣住了,对于陈云飞来说,他是从没见过还有人这么和自己提条件的,而杜鹏则是觉得周铭有点太胆大妄为了,居然敢向陈云飞要好处,要知道他可是爷爷很器重的学生,是南江市长岭南副省长,是从中央下放下来独当一面,有资格和中央领导人通电话的大人物呀!

    “你这小家伙胆子倒是真不小,”陈云飞给周铭气乐了,“那好,你说说你想要什么好处?”

    周铭搔搔头想了一下:“我到南江还不到半个小时,我还没想好。”

    陈云飞和杜鹏两个人顿时傻眼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