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给你当官还不乐意了
    (鞠躬感谢“月澜星”的捧场支持!感谢“月澜星”和“别坑爹啊”的月票支持!)

    陈云飞是真的傻眼了,可以说周铭这个时候不管索要任何好处他都有心理准备,毕竟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个年轻人是胆子很大对自己很有自信的,但饶是陈云飞从中央到南江,纵横官场半辈子,也怎么都想不到周铭居然会这么直接的说他还没有想好。

    还没想到你开始说那么热闹?你他娘的这是在逗我玩吗?

    在这个想法下,陈云飞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看着陈云飞的这个表情,杜鹏有些着急说:“周铭你干什么呢?在陈叔叔面前你可不要乱说话呀!”

    相比杜鹏的急切,周铭却很淡定的说:“陈市长,我并没有和你在开玩笑,相反我是很认真的,因为你想,如果我现在很直接的说出了我的好处,那岂不就说明我是早有准备,或者更诛心一点,干脆可以说这次炒地的事情就是我一手挑起的,但可惜并不是这样的。”

    陈云飞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他摆摆手说:“行了你也不用解释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

    陈云飞说到这里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既然你暂时想不到就不要想了,作为南江市长,我可以在不违反任何党纪法律的前提下给你一个承诺,这样可以了吧?”

    周铭向陈云飞道了一声谢,杜鹏却在旁边看傻了,因为他比周铭更了解陈云飞,他很清楚陈云飞在爷爷教导下,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他怎么会轻易给出这样的承诺,如果不是杜鹏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

    “你先不要急着道谢,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你就有麻烦了。”陈云飞对周铭说。

    周铭微微一笑:“没有金刚钻我怎么敢揽瓷器活呢?其实要控制炒地说起来也很简单,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问陈市长一个问题,目前咱们南江市的收入水平怎么样?或者说咱们南江甚至整个岭南省,有多少有钱的公司,我指的是那种能拿出大量现金的公司。”

    陈云飞和杜鹏都很诧异的看着周铭,他们不明白周铭这思维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要说控制炒地吗?怎么转眼就谈起了公司的问题,难不成他转来转去还是要政府直接约谈公司负责人吗?可这样的办法不就是政府干预了经济,是上面所不允许的吗?如果不是,那你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铭当然能猜到两人的想法,周铭说:“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看来这样的公司不是不多,而是很少。”

    “当然很少了,毕竟我们现在才刚刚改革开放,南江就算是经济特区有全国支援也不过才几年的时间,论到真正的发展也就是最近这几年,怎么可能会有很多有钱的公司呢?能一下子拿出上千万来买地的公司就更少了。”杜鹏忍不住的对周铭说。

    “我说的症结就在这里。”周铭说。

    陈云飞和杜鹏愣了一下,然后陷入了沉思,周铭继续说道:“既然我们南江乃至整个岭南省都没有那么多富有的公司,那么炒地是怎么炒起来的?不会只有几家有钱的公司在倒腾吧?如果不是只有几家大公司在倒腾的话?那么其他公司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话让陈云飞和杜鹏的眼睛都一亮,异口同声道:“银行。”

    “就是这里!”周铭说,“很多人都看出了咱们南江的地会涨,炒地也能发财,但很多人都苦于没钱,因此大多数人为了要赶上这趟炒地列车,就只能选择去银行贷款。这原本没什么,但关键在于炒地行为本身是一种泡沫经济,一旦泡沫爆炸了,那么最后留给银行的就将是一堆呆账坏账,如果政府从加强银行账目监管这方面入手,本身并不算干预经济,而且也能一下子把炒地打死了。”

    陈云飞和杜鹏这才恍然大悟,陈云飞拍拍大腿说:“是呀!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说现在怎么一下子那么多地产公司冒出来了,感情这些家伙都是临时注册的,他们的钱也全是从银行贷款出来的呀!”

    随后陈云飞感慨的对周铭说:“这还真是像你说的,不管是我们政府干部还是那些专家学者,都被原来的计划经济固定了思维,连这最基本的方向都想不到。”

    杜鹏则是很激动的说:“周铭你这个家伙太强了!没想到那么多人都束手无策,让陈叔叔几天都睡不好的问题,在你这里居然那么简单,你简直就不是人啊!”

    周铭对此则耸了耸肩说:“这只能说是一种思维方式的不同吧。毕竟陈市长和那些专家学者,你们都是站在宏观的立场上,是从上往下的角度看问题,但我不一样,我是个商人,我想的就是怎么赚钱,至于我能第一时间想明白,是因为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

    “是呀!我们的政府干部就是少了这么一种换位思考的能力。”

    陈云飞摇摇头,作为中央指派的南江市长,他会感慨,但不会太过于纠结任何情绪,他随后问周铭:“那按照你的意思,只要想办法收紧了银行这边的口子,收住那些公司的资金口子,只要他们的资金链断了,那炒地行为自然就进行不下去了对吗?”

    周铭点头说:“是的,就算炒地再有利润,但如果自己手上没本金也是没办法的。”

    “你说的没错,我明天,不今天就去和银行系统那边进行沟通,我相信那边的同志会支持我们工作的。”陈云飞说。

    “不过陈市长,有一点,就是这种呆账坏账只能是事后才能发现的,现在的经济泡沫才刚起来,疯狂的赚钱会让人失去最基本的辨别能力,单纯的只让上级银行系统去规范,恐怕难以达到效果。”周铭担忧道。

    其实还有一句话周铭没说,那就是银行实际是和政府分属两个不同的系统,虽然银行那边一向很尊敬本地领导,但那只是一种客套,毕竟他还在这里,很多方面是需要政府这边帮忙的,就给个面子。如果一旦到了这种真正利益纠葛的时候,既然你没办法动他的位置,那么他也就未必会买你的账了。

    陈云飞想了想问:“你说的没错,那认为应该怎么办呢?”

    “我认为最好双管齐下,一方面陈市长你想办法找银行那边加强对呆账坏账的监管力度,并出台一些相应的政策,另一方面,还请陈市长帮我约一下本地银行系统的人,我给他们开个会,给他们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我相信就能好很多了。”周铭说。

    陈云飞惊讶的哦了一声问:“你说你给他们开个会他们就会听你的了?”

    周铭两手一摊:“陈市长,这个我可不敢给你打什么包票,但我至少有九成九的把握。”

    要是其他人在陈云飞面前说这个话,陈云飞一定会认为他是在大放厥词,但是对周铭,陈云飞却认为他是真有这个信心。

    “好的,”陈云飞点头说,“我和省行那边沟通需要大概两天左右的时间,行政命令下达要一天的时间,那么你和本地银行的会议就定在三天后,你看可以吗?”

    “没问题。”周铭很有信心。

    陈云飞沉吟一下,随后又对周铭说:“不过贸然让你去给银行的同志开会身份上也不对,我给你安排一个南江发展特别顾问的位置吧。”

    周铭对此搔搔头说:“那就谢谢陈市长了。”

    陈云飞眉头一挑:“怎么给你个官衔你还不乐意了?”

    “陈市长你说对了,我还真不想当这个发展顾问。”周铭回答说。

    陈云飞疑惑的问:“这是为什么呢?其他人好像都是削尖了脑袋都想要在政府里挂个职的。”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周铭说,“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我的商人赚我的钱,我可不想和任何政治挂钩。”

    “原来是这样,”陈云飞笑道,“但你也要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任何商业行为到最后始终离不开政治,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周铭点头说:“我当然明白,但我并不想牵扯得太深,我更不想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毕竟不管我赚了多少钱,在社会上有多大的地位,都始终无法和国家机器抗衡的,如果我明明没犯错误,却因为上面的一次**把我也卷进去,那我岂不是太冤了吗?”

    陈云飞坐直了身体,很是惊讶的看着周铭,如果说开始周铭的表现还只能说是他在经济方面有过人天赋的话,那么周铭这番话,则可以表明他真正的敏锐眼光了。

    或许听起来周铭这番话并没有什么出奇的,事实上很多人也都能想得到,但关键是在面对权力诱惑的时候,有几个人还能保持本心的拒绝呢?

    恐怕就只有周铭一个了!

    可以想象,周铭这个人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在不久的将来,他的名字一定会响彻全国乃至世界!

    想到这里,陈云飞对周铭说:“既然这样,那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挂的这个特别顾问,就只是针对南江市的经济发展,不等于任何政治活动。”

    “谢谢陈市长。”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