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年轻人压不住场面?
    南湖酒店是南江市为了适应自己国际化大都市身份专门建设的酒店,全部按照国际一流酒店的标准建设的。不过说归说,但大多数人还是更习惯于去老的东门酒店,包括很多的商业会谈和政府会议什么的,毕竟那里更熟悉一些,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家酒店落成后不久,一个足以影响整个南江金融圈的会议,在这里召开了。

    孔晓琳是南湖酒店的经理,她是一个非常强势也是非常富有传奇色彩的女强人,她原来也是市政府的一个小干部,后来在中央改革开放的号召下下海经商,赚了一点小钱,后来南湖酒店开业,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来到南湖酒店出任经理。

    这天上午,孔晓琳来到南湖酒店,她身着一身黑色得体的职业套装,一头秀发盘起,显得盛气凌人,门口的迎宾小姐向她问好,孔晓琳点点头,她见两个迎宾小姐似乎有些懈怠,不由秀眉一皱:“都给我打气精神来!今天是我们酒店开业以来最重要的日子,有很多大人物要来的,别给我们酒店丢人!”

    被孔晓琳这么一说,那两个迎宾小姐一下把腰挺得更直了,一身旗袍将她们的身姿勾勒得完美无疑。

    这时一辆奥迪车停在了酒店门口,这是杜鹏的车。

    见到这辆车,正要进酒店的孔晓琳急忙迎出来,周铭和杜鹏下车,孔晓琳带着微笑着说:“欢迎周先生杜先生。”

    周铭对孔晓琳点点头问:“会议室都准备好没有?”

    孔晓琳回答说:“已经准备好了,周先生和杜先生可以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会,等人来了我再去请你们。”

    周铭说好的,就让孔晓琳在前面领路了,等他们走了以后,两个迎宾小姐才松了口气,一人问道:“那两个年轻人是谁呀?怎么孔经理都那么怕他们的样子?”

    “不知道,不过看他们坐的车,我们都不认识,不过看起来像是上档次的车,应该身份不简单。”另一人猜测道。

    不稍一会,又分别有几辆桑塔纳开过来了,这车是她们认识的,随后当他们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人时,一下瞪大了眼睛:“快看快看,那不是中行的田行长吗?还有建行的薛行长、农行的许行长和交行的吴行长,这可了不得了,难怪刚才孔经理那么紧张,看来今天在咱们酒店是有什么重要的聚会了!”

    只不过这两个只是迎宾小姐,她们只能看到这些行长走进酒店,如果要是给她们看到这些手里握着巨资的行长,他们走到酒店的会议室里,却只能在下面坐着,不知道她们又会作何感想。

    在休息室里,杜鹏和周铭坐在沙发上,周铭随意的看着电视喝着茶,但杜鹏却时不时的看看时间显得有些烦躁。

    “周铭,今天就我们俩到底行不行呀?陈叔叔不来至少咱们也应该把陈叔叔的秘书请来吧?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在这里压阵,那些银行行长又都是傲得很的人物,肯定很难说话的。”杜鹏有些担心的问周铭道。

    “其实没有政府官员在场,这些行长反而更会表现他们的真实想法,不会敷衍我们。”周铭说,见杜鹏还有些担心,周铭接着说,“你放心吧,今天行不行其实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陈市长那边已经和省行沟通好了,我们这边顶多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杜鹏摆摆手说:“随便了,反正都是你这个家伙搞出来的事情,你这个家伙也是一个非人类,不能以常理推论。”

    周铭哈哈一笑,随后酒店经理孔晓琳进来说行长已经到了,周铭和杜鹏起身出门,当周铭和杜鹏来到会议室的时候,这些行长们都已经在下面坐好了。

    杜鹏在旁边的位置坐下,周铭则走上主席台,孔晓琳亲自给他拿来话筒,周铭拍拍话筒然后说:“在座的都是咱们南江市的金融巨子,所以我非常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这个会议,我叫周铭,相信你们有些人应该已经认识我了,我是陈云飞市长特聘的发展顾问,之前咱们南江市的第一次土地拍卖,也是我主持的。”

    听着周铭的话,下面有人不耐烦道:“周老板,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吧?我们都很忙的,你直接说重点就好了。”

    这话让杜鹏心头一跳,心说没有政府官员在这里,这些家伙果然跳起来了,周铭好歹也是陈叔叔特聘的发展顾问,这点面子都不给?

    不过对于周铭来说,他倒觉得这是正常的,毕竟这些家伙在南江都是有身份的人,如果是平时自然会给人三分薄面,但今天他们平白被陈市长请来开会,却要听一个小辈在台上叨叨絮絮的讲话,这换谁心里都会不爽了,其中哪个脾气稍微冲一点的,自然就要发表不满了。

    所以周铭微微一笑,对那人说:“这位是中行的田行长吧?请稍安勿躁,我马上就会进入主题了。”

    “我之所以要从我自己介绍起,是因为我拍卖了南江第一块土地,也是我让杜鹏去政府拍地,然后囤积下来转手再卖出去的,我这样说,大家应该知道我今天要和大家讲什么了吧?”周铭问。

    “你是想说现在南江的炒地风潮?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下面有人说。

    “当然有关系,并且关系还大了去了,”周铭说,“据我所知,目前咱们南江市乃至整个岭南省,能拿出千万来买地的公司屈指可数,但是现在参与炒地的公司少说也有几十家,这些公司,他们根本没有钱,他们的钱全都是从银行贷款出来的。”

    下面工行的孙行长说:“周顾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这些公司都是拿土地作为抵押进行贷款的,所有的手续都合理合法,这有什么问题?”

    “孙行长真的觉得没有问题吗?如果孙行长真的觉得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孙行长就可以离开了,反正今天这个会我知道你们也都是不想开的,我无所谓。”周铭耸耸肩说。

    周铭这番话立即让下面沸腾了起来,他们拍着桌子指着周铭骂道:“你这家伙也太嚣张了,我们是尊敬市委市政府尊敬陈市长才叫你一声周顾问,你不要以为你就真是什么领导了,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玩意?我们要是不理你你连个屁都不是!”

    周铭静静听着下面的叫嚣,这些家伙虽然嘴巴上叫的凶,但他们也清楚今天这个会议的重要性,所以她们就只是嘴上骂骂,却一个都不敢走。

    听他们骂完以后,周铭才说:“其实不管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是为了你们好,我今天才会站在这里的,至于为什么?你们都是银行系统的人,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你们各自的省行最近下发的通知,以及最近陈市长经常往省里跑的事情吧?”

    原本听着周铭前一句话,下面还有不服气的,但听到周铭后面的话,这些人就都不说话了,因为周铭所说的,也正是他们所担心和想搞清楚的。

    见下面都不说话了,周铭接着说道:“最近省行下发通知,要求各行做好坏账呆账的清查工作,并以此作为对银行领导干部的工作评价。这个通知,虽然看起来好像只是银行系统内部的临时政策,但实际上,这却是和现在南江市的炒地情况密切相关的。”

    建行薛行长这时说话道:“周顾问,既然你是市政府的发展顾问,那这个主意肯定是你出的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薛行长的话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激愤:“就是说,你这个年轻人一点都不会做事!你没本事去抑制炒地风波,没本事去对付那些奸商,把地价降下来,却过来拿我们银行系统开刀是个什么意思?你真以为我们银行系统是好欺负的吗?”

    这一幕让旁边的孔晓琳看傻眼了,由于这一次是南湖酒店开业以来的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她这个酒店经理是全程陪同服务的,却没想到看到这一幕会议。

    孔晓琳以前也是机关人,大大小小的机关会议也都参加过,但她却从没有见到这样的会议景象,怎么会议的主持和下面参加会议同志还能这样吵起来呢?这还有没有基本的会议纪律了?这样吵吵闹闹下去这会还要不要开了?事情还要不要说了?

    看来这年轻人还是压不住场面那!

    孔晓琳心里叹息了一句:虽然他是陈市长特聘的发展顾问,但毕竟太年轻了,本身又不是任何政府干部,怎么可能让这些四五十岁的行长服他呢?尤其他今天说的话还这么冲,这完全就是在挑起战争嘛!看来今天这场会议要成为一出闹剧了,真是没想到南湖酒店第一次这么重要的会议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孔晓琳这么想着,她下意识的看了台上的周铭一眼,却见周铭依然云淡风轻,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这让孔晓琳心头一动:难道他是故意的?

    这个时候的孔晓琳只是感觉奇怪,但她却万万想不到,接下来她会亲眼见证她这辈子从没有见到过的一幕。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