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给银行行长们洗脑
    周铭抬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一下才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对这个新出台的政策多有不满,我也可以告诉大家,这个政策的确就是我出的主意,但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出的这个主意,其实是在帮你们。”

    话音才落,下面立即响起一阵嘘声:“你糊弄谁呢?年纪轻轻就会这样骗人了?你这话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吧?”

    “就是说呀!”另一人附和道,“你一边鼓动陈市长去省里下发管制我们的政策,一边嘴上说是在帮我们,你这个逻辑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呀!那照你这么说,是不是我今天打你一巴掌,我说这是为了你好,你就会对我感恩戴德了呢?简直幼稚!”

    “相信不相信你们先别急着下结论,请你们耐心的听我往下说。”

    周铭才说完,下面就有人说:“好啊,就听听你这家伙还有什么说的。”

    “你们大家都知道我在南江主持拍卖了第一块土地,那块土地我最后卖了八百五十万,可以说就是这个价格,才真正让市政府下定了决心要搞土地拍卖的。”

    周铭这么说是很恬不知耻的,周铭自己也是感到脸红的,因为他很清楚在前世就算没有自己,南江市政府为了给中央进行房改的试点,最后也还是搞了土地拍卖。但周铭还是要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需要,另一方面也的确如此,毕竟自己重生回来了,这一世就不一样了,有了自己珠玉在前,给了南江市政府非常大的信心,所以周铭这么说在大家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你们都知道我卖了多少钱,但是你们有谁知道我买那块地是多少钱吗?”周铭问。

    这个问题,周铭一下把下面的人都问蒙了,这些行长们都面面相觑,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显然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

    “一百五十万,这就是我从政府手里买到这块地的价格。”周铭为大家做出了解答。

    周铭的答案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相信这个答案,要知道那次的土地拍卖起拍价都是五百万,如果购买价只有一百五十万的话,他怎么敢定这么离谱的起拍价,难道他就不怕没人买冷场了,最后成了一出闹剧吗?而且最终的价格还往上涨了三百五十万,可以说他这么一进一出,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净赚了七百万,印钞厂印刷恐怕都赶不上这个速度吧?

    “不可能吗?但这就是事实,”周铭说,“以你们的身份,在这点上我没必要骗你们。”

    各行行长们都点了点头,周铭在这点上的确没必要撒谎,毕竟以大家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打听到真实的消息了,那么说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把一百五十万的地卖到了八百五十万?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用一种敬佩的眼光看着周铭:这人是什么人呀?也太牛b了一点!

    在一片敬佩的目光中,周铭说:“我和大家说这个,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让大家都好好想想现在的地价是多少。”

    “我昨天去问了,现在如果要再去买地的话,没有一千五百万你想都不要去想。”周铭说,“从一百五十万到一千五百万,咱们南江的地价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内整整翻了十倍,你们觉得这个数字科学吗?我们南江的地真的有这么值钱吗?”

    下面陷入了一片沉默,刚才还叫嚣着的各行行长们此时都不说话了,周铭接着说:“你们都是各大银行的行长,都是我们南江的金融巨子,相信你们都听过泡沫经济这个词。”

    “周顾问你是说我们南江市的地价现在都是泡沫经济?”下面有人下意识的问。

    周铭有些好笑的回答:“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问问题的人羞红了脸,的确,如果不是泡沫经济,这地价怎么可能涨得这么快?作为行长问出这个问题实在太丢人了。

    “既然是泡沫经济,那么这个泡沫总会有爆炸的一天,如果这真的是一些资本家在炒的话倒还好,但关键我们国内就没有资本家,这些炒地的钱都是从你们每个银行手里贷出去的,那么可以想象,等这阵炒地热潮过去以后,谁来为这个泡沫买单呢?”

    周铭的问题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敢回答,因为大家都知道答案。

    “就是你们在座的各位!”周铭一字一顿的说,“可以想象一下,到时候泡沫爆炸,你们银行手上拿着一堆地皮,这些地皮本身又不值这么多钱,最终会有什么结果?形成一堆呆账坏账,甚至会出现银行的支付危机,最后上级震怒,问责下来,你们这些人不仅每个人屁股底下的位置保不住,还要去坐牢的!”

    这话让每个人心神一颤,大家都想到了这个结果,但也有人试探着说:“你说的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

    “如果你觉得我是危言耸听那么你可以马上离开这里!”周铭说。

    要是在几分钟以前周铭说这个话,一定会激起下面各行行长的愤怒,被人群起而攻之,但是现在被周铭呵斥的那位行长却只能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低下头认错,旁边其他人则都是很嫌弃的看着他,都一致觉得这个人真是多嘴,干嘛要顶撞周顾问?

    这个反差让旁边看着的杜鹏和孔晓琳都傻眼了,杜鹏还好,反正周铭在他面前表演过太多的神迹了,也不差这一次,但是酒店经理孔晓琳却整个人傻掉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她没法想象怎么刚才还桀骜不驯的一群人,现在怎么就像乖学生一样听话了?这周铭究竟施了什么魔法?

    只是孔晓琳她这个时候并想不到,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更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们都是各大银行的行长,都是领导,有些事情你们比我了解得更深刻,那么我是不是危言耸听,相信你们自己都有判断,而你们自己所想的,也会比我告诉你们的,更有说服力。”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道:“在这里,我就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们,那就是你们究竟是愿意为这次经济泡沫买单,给这些投机商去背黑锅去坐牢,还是愿意升职加薪,坐上更高的位置,当上更大的官掌握更大的权力?告诉我!”

    周铭话音才落,下面立即有人回答道:“当然是当更大的官!”

    周铭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提高了一个音调又问:“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当大官?”

    “想!”下面异口同声的说。

    但周铭犹不满足又提高语调的问了一遍,下面各银行行长也更激动的大声回答想。

    “很好!”周铭马上问,“那么既然你们想升职想当大官,但是现在有人却要阻止你们,不仅要阻止你们升迁,还会害得你们锒铛入狱,你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搬开他!”下面有人紧握着拳头说。

    周铭紧接着问:“可是现在炒地的风潮这么厉害,有很多公司他们希望贷款来炒地,他们贷款也是合理合法的,他们还会给你们很多好处,你们又该怎么办?”

    “当然是我们的前程更重要,那些家伙自己没钱就别去炒地,那种投机倒把分子就该让他们去死!”下面又有人大声喊道。

    周铭这个时候用力的拍拍手然后说:“对了就是这样,就是因为我了解你们的心情,我才会这样做!”

    随后周铭又舒缓了一下心情才继续说道:“其实当初我在向陈市长建议说要通过金融系统通过控制资金的方式来抑制炒地的时候,我曾被很多人不理解,他们都认为是我怯懦,是我没用,是我不敢和投机商硬碰硬,才会选择挑金融系统下手,甚至还有人恨不能要拿刀砍死我!”

    “但是,”周铭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我没有退缩,那是因为我是你们大家的朋友,我要帮助你们大家。”

    “实不相瞒,我最开始的起家也是通过金融,你们可能听说过荆楚省的国库券生意,那就是我最开始做的生意,后来我有机会去港城那边炒期货,也是通过银行的贷款,因此银行对我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看到银行系统要为一群千刀万剐的投机商去背黑锅,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呀!”周铭痛不欲生的说。

    周铭的情绪和话语感染了所有人,中行的田行长当场就表示:“周顾问对不起,是我们错怪你了,你真是为我们着想的呀!”

    随后交行的吴行长也说:“很抱歉周顾问,我们都误解你了,你真是把我们银行系统当成了亲人一样呀!周顾问你放心,我回去就收回那些资金,把那些该死的投机商的资金断了,看他们还拿什么来炒!”

    有了这两大老银行行长的带头,其他行长也纷纷表示会听周顾问的话,一定会配合周顾问的,周顾问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看着这些银行行长的表态,周铭心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今天表现得不错,给这些银行行长的洗脑非常成功!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