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我只想低调的赚钱
    在重生以前,周铭也是一枚标准**丝,每天都做着自己能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的美梦,因此刚才在听到了杜鹏的话以后确实有点小激动,毕竟那孔晓琳也算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以她刚才那么崇拜自己的样子来看,只要自己勾勾手指,她就会把她自己洗干净打包送到床上,等着自己去宠幸。

    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要想成功,首先就得想办法控制自己的下半身,否则王大锤怎么会把‘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这段话放在前面说呢?还不就是因为这些才是先决条件,没有这些条件,那最后一条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什么的,就全是扯淡!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不是周铭,不是市政府的发展顾问,没有拍出去那一块八百五十万的土地,只怕这孔晓琳都不会拿正眼看自己吧?

    自己的事业现在才刚刚起步,要是就开始享乐纵欲,万一日后又被打回原形,岂不枉费自己重生这么一次吗?

    就在这些想法中,周铭和杜鹏来到了市政府大楼,杜鹏把车停好,他们一起上楼来到了市长陈云飞的办公室。

    和很多过去的老干部一样,陈云飞的办公室并没有什么花哨的地方,非常质朴,只有一副中央领导人的字画引人瞩目。

    见周铭和杜鹏进来了,陈云飞先让他们在沙发上坐下,随后把手上的一份文件快速批复完交给自己的秘书拿出去,才站起来问他们:“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给银行行长们会议开完了?别告诉我你们是来我这里诉苦的,那我可是不会管的。”

    “陈市长您说笑了,我们是来向您报喜讯的,我不负陈市长厚望,已经成功说服所有的行长了!”周铭说。

    “哦?你真做到了?”陈云飞惊讶道。

    其实陈云飞还有后半句没说:‘那些银行行长不会是敷衍你的吧?’

    陈云飞会这么想倒不是不相信周铭,可就算再怎么信任周铭的能力,那些各行行长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陈云飞想过,就算是自己亲自出马,恐怕也要费一番周折,现在周铭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力,只挂了一个顾问头衔的商人,他怎么就能说服那些机关老油条呢?

    这时杜鹏很适时的给陈云飞解释道:“陈叔叔您是没有在现场,当时的情景你简直不敢相信,最开始那些银行行长也都是很瞧不起周铭的,甚至还三番五次的打断周铭的话,但后来周铭给他们讲了关于他们前程的道理以后,他们就都乖乖听周铭的话,还主动向周铭表示他们一定会收回贷款的。”

    听着杜鹏讲完当时的情况,陈云飞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以后才问道:“就……这么简单?”

    杜鹏重重的点头:“就这么简单,别说陈叔叔你听着不信,我亲眼见到的都不信。”

    陈云飞倒吸了一口凉气,轻轻的摘下自己的眼镜,轻轻按揉自己的太阳穴,还让杜鹏去帮他把茶杯拿过来。

    作为南江市长和岭南副省长,陈云飞的养气工夫无疑是很深厚的,这些表现已经足以证明他此刻内心深处的惊涛骇浪了。要换成其他人,恐怕这会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要是换个人给陈云飞说这个话,陈云飞铁定会当他在讲故事,还是不可能发生的童话故事,但是周铭……我的天!好像在这个小家伙身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从最开始的八百五十万拍地,到后来的炒地风波,哪怕杜鹏说得再荒诞,再不可信,他似乎都能做到。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孽呀!

    最终陈云飞只能在心里给周铭做出一个这样的评价。

    突然,陈云飞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开,他的秘书走了进来,他向陈云飞汇报说各大银行已经在收回贷款了。

    陈云飞默默的点头,他挥手让秘书出去,又狠狠的喝了两口茶水,才压下内心的波涛,他抬头看着周铭叹了口气道:“你这个小家伙呀,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周铭微微一笑:“既然陈市长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不要说好了,我既然做了南江发展顾问,就是陈市长您手底下的一个兵嘛!”

    陈云飞无力的摆摆手:“算了,你这个兵我可没有这个能力带。”

    陈云飞这句话让他秘书和杜鹏当时就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尤其是陈云飞的秘书,作为市府一秘,他可是了解自己的领导是多厉害的,就连面对省里领导都敢据理力争,现在只不过面对一个年轻人,他居然就认怂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消息只要说出去,怕是要爆炸了。

    “好了,既然你给各银行行长的思想工作已经作通了,这些行长们也都行动了起来,开始收回市场上的贷款,那就可以了。”陈云飞接着说,“原本在解决了炒地风潮以后有一个电话会议,现在只怕要提前了。”

    周铭听到这话心头一动:“电话会议?什么电话会议?不会是和我有关吧?”

    “你这个小家伙的心思倒是真快,”陈云飞伸手点着周铭说,“这个电话会议原本就是应对炒地风潮的总结会议,你说和你有没有关系?”

    “好吧,这个炒地风潮是我让杜鹏囤地卖地才搞出来的,现在又是我去给各银行行长做思想工作,当然和我有关系了,我恐怕想跑都跑不掉了。”周铭随后问陈云飞道,“只是陈市长,您能不能给我透个底,这个电话会议究竟是什么级别的会议?”

    “你这个小家伙呀,这可是杨定国同志亲自主持的电话会议,你说是什么级别?”陈云飞淡淡道。

    听到这个名字,饶是周铭再是重生者,也不可避免的被吓到了,他也不能不被吓到,实在是这个名字太响亮了,是新中国历史上怎么也不可能绕开的大人物,他是现在中央的实际领导核心,更是他突破万难,提出并一力推行了改革开放的大方针,让国家从贫穷走向了富强。

    在上辈子,周铭只能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这位伟人的照片,由于身份相差太远,自己根本不可能和这样掌握全国的大人物有任何交集,但是却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居然有幸能参加这位大人物主持的电话会议?

    周铭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陈市长,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这种级别的会议不应该是保密的吗?我可是港城回来的大资本家,我也有资格参加吗?”

    看着周铭的表情陈云飞心里可开心了,他心说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多的惊讶,现在也总算有点事情能让你惊讶了吧?

    如果杜鹏和陈云飞的秘书要是知道陈云飞此时心里想法的话,只怕又要跌碎一地眼镜了,哀叹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因为陈云飞这个想法,根本就是小孩在赌气一样嘛!只是你一个南江市长岭南副省长和一个市发展顾问赌气,这岂不是在滑天下之大稽吗?

    陈云飞微笑着对周铭说:“周铭同志,你应该知道南江在这位老同志的心中是什么地位,这是他老人家亲自划定的经济特区,是全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是典范,因此这里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老人家都会亲自过问。而这一次房改政策,也是他老人家定下来的方针,结果搞出了炒地风波,你觉得他老人家会不知道吗?”

    “杨老他肯定知道。”周铭说。

    陈云飞的话周铭并不意外,毕竟在几天前自己刚到南江的时候杜鹏就告诉自己,炒地风波已经惊动了这位大人物了。

    不过让周铭意外的话在后面,陈云飞接着说:“由杨老亲自主持的电话会议当然是要保密的,不过你周铭,是他老人家亲自点名要求参加的,至于你的成分,我也查过了,父母都是工人,是很纯正的无产阶级,不仅成分单纯,更是我党需要团结的对象。”

    周铭没有理会陈云飞的调侃,他听到了里面的重点:“陈市长您说我是杨老点名要求参加的?”

    陈云飞正色道:“没错,周铭,南江市的第一块土地是你拍出去的,八百五十万的价格结束了中央的争吵,让杨老得以顺利的指示南江开始政府主持的土地拍卖;后来你让杜鹏囤地卖地,带起了炒地风波,让中央再一次陷入了争吵,现在你抓住了银行作为突破口,在不动用行政手段直接干预市场的前提下,完美的结束了炒地风潮,你作为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杨老肯定是要听你汇报的。”

    听完陈云飞的话,周铭不禁说:“我就只想低调的赚点钱,安安静静的当我的资本家,没想到还是惊动了中央,还惊动了这么一位大人物。”

    陈云飞呵呵笑道:“就你这在经济上翻云覆雨的手段,如果你这叫低调的赚钱,那就没有高调赚钱的说法了。”

    “我只想低调的赚点钱,安安静静的当一个资本家。”周铭依然是这句话。

    “周铭你就是咱们新中国一颗璀璨的明珠,你想躲也躲不掉的!”陈云飞又说。

    “我只想低调的赚点钱,安安静静的当一个资本家。”周铭还是这句话。

    陈云飞拍桌子说:“我管你想怎么样,反正这次会议你是参加也得参加不参加也得参加!”

    见陈云飞这毫无形象的耍赖,杜鹏和陈云飞秘书瞬间石化了,而周铭则无奈道:“那好吧,我参加就是了,到时候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