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周铭你摊上大事了
    (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捧场支持!)

    “这是真的吗?周顾问您要搞一个专门这样唱歌的ktv,还要让我担任总经理?”孔晓琳双手捂着小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说。

    想到就做一直都是周铭的作风,因此当他在和杜鹏谈了关于ktv和酒吧的构想以后,就立即找孔晓琳过来和她说这个想法,并邀请她来担总经理理帮自己管理这个夜场的事情了。孔晓琳在听了周铭那次给各银行行长的会议以后就对周铭崇拜得不要不要的,现在见周铭真的邀请她,自然不敢相信了。

    周铭对此肯定的点头说:“当然是真的,而且未来这不仅只是ktv,更会是歌舞厅是酒吧,是所有夜场聚集在一起的夜总会,怎么样?你愿意来帮我吗?”

    “愿意我绝对愿意!”孔晓琳拼命的点头说,生怕自己点头慢了周铭就会改主意一般。

    “不过我这个老板可不好伺候,我可是要你把上次那种洗脑模式,融合到你平时的管理当中去的哦。”周铭故意对孔晓琳说。

    孔晓琳点头说:“没有问题,自从上次听了周顾问您的想法以后让我大受启发,我回去以后一直在想这个想法的具体实施方法,现在我也已经做了一个初步的培训步骤,就在我房间里,如果周顾问您现在要看的话我马上就可以回去拿给你。”

    “那倒用不着,只要你觉得没有难度就好。”周铭说。

    就在周铭和孔晓琳说话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几个人走了进来,周铭见状眼皮一跳,因为领头的那个人周铭认识,他就是上次当着自己的面搭讪唐然,还对自己出言不逊,结果被自己教训过的丰田男,怎么他今天带着人过来了?难道是想要寻仇吗?

    见到这个情况孔晓琳把脸色一板,走上去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丰田男见到孔晓琳,故意很有侵略性的上下打量了孔晓琳几眼,就好像是要用眼神把孔晓琳扒光一般,还很挑衅的吹了声口哨,气得孔晓琳银牙紧咬。

    随后丰田男来到周铭面前对周铭说:“周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孔晓琳平时也不是没有见过流氓,但是现在见丰田男这么对周铭说话,兰质蕙心的她立即就猜到了其中可能的故事,马上走过来挡在周铭前面对丰田男说:“我警告你,这里可是南湖酒店,是南江市最好最重要的酒店,你要敢在这里撒野,我马上报警抓你!”

    “报警?我好怕呀!”丰田男故意拍拍自己的胸口很不屑的说,随后把目光投向周铭,“怎么?在商界金融界叱咤风云的周先生,咱们南江市的发展顾问,就是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懦夫吗?”

    周铭笑笑把孔晓琳拉到自己身后,这个时候唐然和小雪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都不唱歌了,只不过她们都胆子小,只敢过来分别拉着周铭和杜鹏的手,不敢像孔晓琳一样站出来。

    周铭看了丰田男和他身旁的人一眼问:“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吗?是准备卸我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

    丰田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很鄙夷的对周铭说:“我说周先生那,你好歹也是咱南江市的一代商界大亨,说话能不能有点品位?你这么说也太让我失望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来是来感谢你的?”

    周铭哦了一声问:“感谢我?你感谢我什么?”

    “当然是感谢你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了!”丰田男说,“你可能不知道,自从上次你坑了我以后,我的公司就破产了,不过我很幸运的是,我被一位大老板看中了,现在我是神州地产的业务经理了!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周虎,你也可以叫我周经理。”

    “好吧周经理,不过我对你的经历并不敢兴趣,我也没听过什么神州地产公司,你有事就说事,没事就请你离开好吗?”周铭对周虎说。

    周虎轻蔑的嘴角一翘:“哟?周先生现在还这么嚣张呢?你知不知道你摊上事,摊上大事了?我问你,是不是你给咱们南江市的各大银行行长开会,让他们撤回市场上所有资金的?”

    周铭点头说:“没错,这个会是我开的,怎么也影响到你们公司了?”

    “所以我才说你摊上大事了!”周虎说,“我们老板让我和你说,你一个人让杜鹏囤地炒地,赚到钱以后转头就给银行开会让卡住市场的资金,让别人赚不了钱,你这样的行为是很自私的,商业就是有钱大家一起赚嘛!我们老板最后和你说,让你想办法再给那些银行行长开个会,摆平这个事情。”

    “我说你这个人是有病吧?那个事情都是市政府的事情,找我铭哥哥干什么?”唐然不满的帮周铭说道。

    周虎说:“咦?这不是然然妹妹吗?还是那么清纯漂亮,让人赏心悦目,不过有些事情可不像你想的那样哦!并且你铭哥哥不是总喜欢说敢作敢当吗?现在既然这个事情是他做出来的,自然就要由他来解决了。”

    周铭皱起了眉头:“你别他娘的在这里犯贱,如果我不做呢?你们老板有没有说该怎么办?”

    周虎抬头看向周铭:“不照做呀?那就可惜了,我们老板叫你好自为之。”

    “说完了?”周铭问,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说,“既然说完了就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里碍眼,公安待会就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老板是哪号人物,但至少你肯定是要在里面关上几天的。”

    “好你个周铭,你现在还能硬气,等过几天我看你还怎么硬气!”

    周虎说完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会议室,见周虎他们离开以后,孔晓琳问周铭:“周顾问,我们要不要报警抓他们?”

    “不用,一个神经病而已。”

    周铭说,他突然发现杜鹏的脸色有异,就让唐然小雪和孔晓琳在会议室里随便坐坐,吃点东西,随后拉着杜鹏到一边问:“怎么?看你这样子好像知道那个神州地产公司?来头很大吗?”

    杜鹏点头说:“是的,这个神州地产公司是在我卖了地以后最先跟进的一家地产公司,并且据我所知,这次的炒地风波也主要是这家地产公司在操纵,虽然这个公司从表面上看是一家刚注册不久的公司,但他的后.台能量很大,大到你没法想象。”

    这话让周铭有些诧异,周铭抬头看着杜鹏,却见他的脸色很严肃认真,并不是在开玩笑,就更让周铭心惊了。

    要知道杜鹏可是燕京皇城根下的权贵子弟,能让他评价说后.台能量大的,那就肯定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或者势力了。

    当然,这个消息同时也解开了周铭的另一个疑惑,其实当初在来南江的时候周铭就曾疑惑为什么这次的炒地风波一定要用经济手段解决,一定不能用行政手段对各个炒地公司施压呢?想必除了有政策方面的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神州地产公司和他背后的势力了吧?

    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公司背后的势力在干扰,才让中央不得不指示陈云飞另想办法。

    否则就炒地这点事,直接出台政策叫停就是了,就像几年后的琼海地产泡沫那样,一纸政令直接就让疯狂的炒地风潮到此为止了。

    尽管那个时候国家出台那些政策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但却也不能不说,在现在这种国内体制和大环境下,政府要是真想动真格的,这种炒地的投机行为,分分钟就能拿下;哪还会像现在这样,让陈云飞这个中央任命的南江市长都无计可施,最后还得把自己从临阳请出来,还默认让杜鹏用那么高规格的待遇在火车站接自己。

    这一切,不是首都和滨海的专家不行,只是他们受到了某个势力的警告不敢真说话罢了,而自己则是这个势力意料之外的惊喜。

    现在自己通过给银行开会的方式掐断了市场上的资金链,让他们的地炒不起来了,当然这并不是说银行会收走这个公司的钱,不过收走其他公司的钱也都一样。毕竟当市场上没人接手的时候,他们不管把地炒成什么多高的价格,最终都只能砸自己手里。

    这就像股票一样,不管炒得多高,最后都要有人被套里面才行,否则没人接手,就算庄家也没法脱身的。

    现在就是这样,这些人感觉他们的独角戏唱不下去了,才会通过周虎来警告自己。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起冲突的好。”杜鹏试着劝周铭道。

    周铭摇摇头说:“不过恐怕现在说这个晚了点吧?刚才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

    “那只是那个人一贯的做事方式,他就是那么嚣张。”杜鹏说。

    “好的我知道了,先看看接下来的事情再说吧。”周铭说完捶了杜鹏一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杜鹏却苦笑道:“周铭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而且我这也都是事后诸葛亮,我要是能早点发现这个事情也不至于这样,要不是周铭你现在的身份,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多。”

    周铭一抬手:“算了,什么身份应该知道什么事,有些事情我现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会影响我判断的。”

    这个时候孔晓琳小心翼翼的过来问周铭:“周顾问,您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周铭说,“好了,我和杜鹏的事情谈完了,我们进去继续说一下搞ktv这些夜场的事情吧。”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