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点名发言
    上午,一辆奥迪车开进市委大院,周铭把车在停车场停好,和杜鹏一起走向市委大楼。

    抬头看着宏伟的市委大楼,杜鹏显得有些紧张,他问周铭道:“周铭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我也觉得不太好,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周铭说,“我说杜少你不是怕了吧?”

    杜鹏听这话就不乐意了,顿时腰板一挺:“怎么可能?”

    “那就是了,既然那边要玩,咱们就好好陪他们玩把大的。”周铭说,“好了别想了,电话会议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我可不能迟到。”

    周铭说着就抬腿朝大楼走去,今天正是中央领导人杨老召开电话会议的日子,作为杨老点名参加会议的人,周铭必然要来。在市委大楼正门口,市长陈云飞的秘书在这里接周铭,见到一起过来的杜鹏感觉有些惊讶,周铭给他解释说:“这个家伙坐不住,非要来市委等第一手消息,就跟着我一起过来了,还请彭秘书帮忙安排一下。”

    彭秘书微笑着点头说:“好的,杜少待会去接待室稍等片刻看看电视就行,周顾问,陈市长让你直接去他那。”

    随后周铭和杜鹏跟着彭秘书走进大楼,先送杜鹏去了市委接待室,然后才带着周铭过去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陈云飞正等在这里。

    推开门周铭走进休息室就见到一圈老干部等在这里,所有南江市的市委官员目光刷一下全集中到了周铭的身上,包括市委书记陆雄。对他们来说。虽然都知道有个杨老点名的年轻人要来参加会议,但当真的见到周铭时,还是不可避免的会感到惊讶。

    周铭在这里就和市长陈云飞的关系不错,周铭直接朝他那边走过去,只是在路过市委副书记卢政荣身旁时,周铭特意和他打了声招呼。

    这让卢政荣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周铭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就只是冷哼一声不理周铭。周铭自己也无所谓,他原本就没打算和这个人多谈什么。

    周铭来到陈云飞旁边空着的沙发上坐下,陈云飞看了周铭又看了一旁卢政荣一眼,对周铭说:“我知道你这边最近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但今天的会议是杨老主持召开的,你也应该明白杨老是什么身份,今天这个电话会议是个什么级别的会议,你说话一定要有点分寸,千万不能口无遮拦的乱说话,知道吗?”

    周铭明白陈云飞之所以会这么嘱咐自己,无非就是怕自己会把和卢政荣的情绪带到会议上来,万一惹杨老不高兴了,那今天所有人罪过都大了。

    “陈市长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周铭说。

    听周铭这么说,陈云飞也只能点点头,随后陈云飞又给周铭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市委秘书长过来通知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也已经和燕京那边接通了电话,会议随时可以开始了。

    市委书记陆雄点点头说了一句:“同志们,杨老作为国家领导人,还这么关心我们南江的建设情况,所以今天我们都必须拿出最佳的精神面貌来回馈国家。”

    陆雄说完首先起身走出休息室,跟在他身后的是市长陈云飞,周铭虽然没混过官场,但也明白官场上的一些等级排位都是很讲究的,哪怕自己是杨老钦点来开会的人,也敌不过官场制度,有这么多市委官员在这里,自己就只能是最后一个出门。

    卢政荣出门前看了周铭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周铭跟在所有市委官员后面走进会议室,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电话已经被接通,市委书记陆雄示意大家都不要说话。

    周铭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级别的电话会议,坐下来以后好奇的环视了一圈,发现和后世自己见到的电话会议并没有什么区别,一台电话放在会议主持的位置上,连接着会议室内的广播。在市委书记陆雄和市长陈云飞的面前,分别放着一个小话筒,话筒也连接着电话,这就是身份的象征,显然在这个会议室里,出了他们俩,其他人都权力和杨老直接对话,官场的等级森严由此可见一斑。

    过了一会,电话那边传来一点响动,然后一个带有地方口音的声音传出:“南江的同志们好,让你们久等了。”

    听着这个声音,周铭感到有些心潮澎湃,毕竟这可是现在中央的真正领导核心,自己前世的时候就只能从电视和各种资料上听到他的声音,但这一次自己就是在电话这头,实时能听到他的声音,就算以周铭两世为人五十年的经历,也依然很激动:只是不知道杨老钦点自己来开会,自己会不会有机会和国家领导人对话呢?

    当周铭胡思乱想的时候,市委书记陆雄说话道:“杨老是国家领导人,事务繁忙,我们等一等也是应该的。”

    “那也不能这样说,南江作为咱们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也是有不少事情的嘛,耽误同志们的时间,也是不好的嘛!”杨老那边说,“好了,这些废话就不要多说,咱们直入主题吧,今天的会议主题你们都知道,那么陆雄同志,你先说一说南江前段时间的发展情况吧。”

    “好的杨老,”陆雄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照本宣科道,“杨老,前一段时间南江进行土地拍卖,但由于事先准备工作不足,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分子恶意囤地炒地,导致拍卖出去的土地被人为的抬高了价格,又不做发展,这样的做法违背了房改的初衷。后来,南江市委市政府秉承杨老定下的经济问题用经济手段解决的大方针,从银行系统入手,用卡主市场资金的办法圆满的结束了这次炒地热潮。”

    “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南江市委和市政府通力合作,我认为这次的事情对我们是一个警醒,要深刻的认识到市场经济当中时刻存在的投机倒把风险,坚决和那些居心叵测的投机分子斗争到底!”

    陆雄简单的对之前南江的炒地风波进行了叙述,电话那边杨定国听完以后说:“是呀!过去的计划经济锁死了市场,可也锁住了老百姓的财富,那是当时的国情决定的,现在我们要搞改革开放,要让老百姓都富起来,确实是要面对很多这样那样的问题。”

    杨定国停顿一下接着说道:“这一次的炒地风波原则上是一次意料之外的经济问题,但实际上却也是行政问题。”

    “这终归是我们的同志想的不够多,想的不够全面所致,”杨定国说,“如果我们的同志平时能多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同志能在事先多做几手准备,将我们的法规制度能制定得更加完善一些,那么这些别有用心的投机分子就没有空子可以钻了。”

    “是的杨老,我代表南江市委市政府的全体同志向您检讨。”陆雄说。

    杨定国那边却说:“检讨可不是嘴巴上说说的,你们南江也是我们改革开放的窗口,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你们更应该向全国人民检讨,而你们未来所需要做的,就是一定要杜绝此类事情的继续发生,为我们全国各地的改革开放树立旗帜。”

    “是的杨老,我一定引以为鉴,坚决杜绝其他此类事件的发生。”陆雄说。

    杨定国恩了一声,他又问陈云飞:“云飞同志是南江的市长,也是搞经济的一把好手,不知道云飞同志在这个事情上有什么看法?”

    陈云飞回答说:“杨老,我认为我们市委市政府在这次炒地风波上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用金融手段,通过银行系统这边实现不用行政手段就能对市场进行调控的办法。”

    杨定国那边感慨了一声:“是呀!银行,原本银行应该是管理人民财富实现人民财富的平均分配的重要单位,却没有想到在这一次炒地风波中竟然成为了一些投机分子用来牟利的手段。”

    陈云飞对杨定国说:“杨老,我已经和省行那边沟通过了,省行会查明这次的事件,并且会对一些责任人进行相应的处罚。”

    杨定国恩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又问:“我听说这一次能顺利解决炒地风潮,有一位叫周铭的小同志出力不少,他现在在这里吗?”

    这个问题抛出来,会议室里的所有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周铭身上,惊讶和不可思议,对于这些市委官员来说,他们都只以为杨老点名让周铭来参加这个会议不过就是来走个形势罢了,却没想到杨老居然点名让他发言了,而且还是排在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后面,这是什么情况?

    多少人眼红的对周铭羡慕嫉妒恨,要知道南江作为杨老钦点的经济特区,这样的电话会议也不是第一次开了,但以前有资格和杨老通话的人,就只有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个人罢了,其他人在这里都是作为听众存在的。怎么今天周铭第一次来,并且他不过就是个临时任命的发展顾问罢了,就被杨老点名发言了?

    这不科学!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