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这家伙疯了
    (鞠躬感谢“欲皇大弟”的月票支持!)

    面对着四面八方所有市委官员们投来的目光,周铭也有些愣住了,因为别说是这些官员,就连周铭自己也没想到杨老会这么早就点名让自己说话。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市委官员在,自己只是个没有任何官身的发展顾问,怎么排这个时候都排不到自己才对。

    这要是换一个人开会,自己怎么样也会被排到最后做一个补充发言的,可杨老就是杨老,作为拉开改革开放大幕的总导演,国家实际上的领导核心,他的性格就不是一般的官场规则所能束缚的了,在这个电话会议上,他想点名让谁说话,就可以让谁说话。

    周铭也并不是一个会患得患失的人,而且现在杨老就点名让自己发言,可见他是很看重自己的,那么自己之前的打算,就有更好的机会了。

    只是想归想,但这第一次要和国家领导人直接对话,尤其这位国家领导人还不是别人,是将整个国家由贫穷带向富强的第二代领导核心杨定国杨老,对于从这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而言,他在人们心中的影响力甚至还要超过了最初的开国领导人,这不能不让周铭感到紧张和激动。

    这个时候,南江市委秘书长为周铭拿来一个小话筒,周铭对他道了声谢,然后缓缓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尽量平静的语调说:“杨老您好,我是周铭。”

    电话那边很快传来声音:“周铭小同志,你好呀,听说这一次南江市的炒地风波是你负责解决的,你有功劳呀!”

    “杨老您过奖了,这是每一位在红旗下长大中华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且我也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因为我是个生意人,我就想如果我也在投机炒地的话,我最害怕的会是什么,所以才能想出卡主银行这边资金链的办法来化解这次风波。”周铭说。

    听了周铭的话,杨定国那边感慨道:“是呀!我们的同志就是缺少了这样换位思考的能力,那么你对这次南江市的炒地风波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这次炒地风波如果是站在全局来看的话,绝对是一个好事。”周铭说。

    杨定国那边好奇的问:“这话怎么说?”

    “因为我认为炒地是国家在放开土地买卖以后的必然经历,”周铭说,“我曾在港城待过一段时间,那边在发展阶段就经历过很多次的炒地事件,甚至就在前不久港城股灾爆发以前,港城的各大财团又在买地囤地炒地,可以说港城那边的房价之所以高居不下,在一定程度上是和难以抑制的炒地行为有很大关联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顿,然后接着说道:“港城那边已经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城市了,既然连那边都避免不了炒地风波,那我们国内自然也无法避免,我认为这是一个经济的必然。”

    “那么既然一定会发生,在现在试验阶段发生,能让我们早做准备早有对策,总比以后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土地以后再发生此类事件要好。”周铭说。

    “是呀!早发现早处理早做准备,这就是做试点的意义,否则要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切顺顺利利的,那才失去了试点的真正意义。”杨定国随后话锋一转,接着问周铭,“听说这一次也是你负责和银行那一块进行沟通的,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那边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我就是和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告诉他们炒地的危害,告诉他们就算按照现在的法规制度,他们一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就听我的了。”

    周铭的回答有些尴尬,毕竟电话那头是国家领导人,自己总不能真的搬出传销洗脑那一套吧?

    杨定国自然也听出了周铭的弦外之音,他哈哈一笑,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听说你在港城那边是从股票市场上赚了很多钱对吗?”

    “是的杨老,我是通过期货公司对港股股指期货进行预测,赚了不少钱,不过那严格来说也算是投机取巧了。”

    周铭这话绝对发自真心,因为如果自己不是重生回来的,那自己就算再怎么天才,在全世界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前提下,要拿自己的全部家当去赌这一次莫名其妙的股灾的话,也是没可能的,所以说这是投机取巧没任何问题,只是这个投机投的是一个不可能被模仿的机罢了。

    杨定国说:“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嘛!要是经济不活,怎么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呢?周铭小同志,你这个机我认为投得很好很是时候嘛!”

    听着杨定国的夸赞,不仅没让周铭欢欣鼓舞,反而让心头一紧,因为周铭嗅到了一些东西。

    紧接着杨定国那边说:“能在港城的股市上赚这么多钱,这么看来周铭小同志你对股票市场也是很有研究的,周铭小同志你在南江你也应该知道,目前南江也在筹备建立我们国家自己的股票市场,有很多公司也开始在进行股份制的改造,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没有?”

    果然是这样!

    周铭在听杨定国提起自己在港城股市上的作为时周铭就感觉到了他会问自己相关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呀!

    杨定国也明白周铭的顾虑,接着补充了一句说:“周铭小同志你尽管说就是,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包袱,我们现在原本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就一定要集思广益才行。”

    周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说:“杨老,我认为我们国内现在搞证券市场,有些操之过急了。”

    周铭这句话才说完,立刻让现场所有人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狂妄!

    这是现场所有人心**同的想法,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在他们看来,周铭说这话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不管是股份制改革还是证券市场的筹建都是杨老在背后推动筹建的,杨老私底下也和他们谈过,认为证券市场将是未来国内经济的重要支柱,但现在你周铭竟然当面质疑证券市场的筹建是操之过急的,你这不是在打杨老的脸,在质疑杨老的决定吗?

    杨老那是什么身份?中央领导人,整个国家的柱石!而你周铭又是什么身份?

    难道你周铭真以为杨老之前和你客气几句,主动询问你一些问题你就真的牛上天了?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电话那边杨老沉默了,这让所有人的心都一下子提起来了,他们生怕惹怒了这位老人,到时候万一他摔电话走了,你周铭拍拍屁股走了,自己这些人可就要承受来自中央领导的怒火了。

    杨老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好一会杨老才问周铭道:“你觉得操之过急在哪?”

    听到杨老再开口说话,这才让人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他们都还不敢完全放心下来,包括市长陈云飞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拼命的给周铭使眼色,让他好点回答,不要再触怒杨老了,但周铭就像没看到一般,仿佛一根筋的回答道:“不管是股份制改革还是证券市场的筹建,都是在走资本主义的回头路。”

    周铭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般,让所有人感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就炸开了。

    这个家伙,他怎么敢这么说?难道他不明白这个话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就算在杨老面前还是一个禁忌吗?

    这都已经不能用年少无知或者是年少轻狂来形容了,他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想法的疯子!

    周铭说完环视了一圈,见所有人都着急的看着自己,周铭不难想象,这些人肯定恨不能过来夺走自己的话筒捂住自己的嘴巴,好让自己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周铭对此并不在意,他接着说道:“杨老,金融市场就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里面包含着资本主义的一切罪恶,我在港城股灾的时候就曾见到多少人因为股市卖儿卖女跳楼自杀的,这些数不胜数。但还有更多人希望着能像我一样一夜暴富,趋之若鹜的进入金融市场,但结果都很糟糕。”

    “杨老,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更不是在质疑我们不能搞私有化?只是我们在没有任何资本主义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怎么搞股票市场?就拿最基本的来说,我们有没有公司法?证券法?会计法?合同法?交易法?有没有相应的监察机关?如何能够保证我们的证券市场进行公平公正公开的交易?如果有人就像这次炒地风波一样恶意操纵市场我们又该怎么办?”

    周铭说:“这都是我们不能不去考虑的,我在港城感受了很多,那边相比我们,证券市场已经很成熟了,仍然还有这些事情,如果我们在没有这些准备的前提下,就贸然搞证券市场,只能是给投机分子钻了空子,让老百姓的血汗钱平白给这些投机者做了嫁衣。”

    周铭的语调低沉,但听在旁边其他人的耳朵里,却让他们心惊肉跳,他们的心也都随着周铭的话语一点一点的被提了起来。

    疯了,这个家伙绝对疯了!

    所有人都在心里这么想着,但在同时,他们也都在等待着杨老那边的说法。

    杨老……他会怎么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