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我要告状
    (上架第一章,求首订!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杨老那边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对周铭所提的这些问题,恐怕杨老并没有任何准备。

    这边,作为会议室内目光焦点的周铭,他面色沉稳,看起来似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实际上他此时也是非常紧张的,终归电话那一头的人是杨老,开国以来最著名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周铭又不是真的没心没肺,他怎么可能会在说了这一通以后还一点感觉没有呢?

    整个会议室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身上的汗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往外冒,周铭的鼻尖上也冒出了汗珠,但他并没有去擦,仍然在等着电话那边杨老的答案。

    几分钟仿佛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正当会议室里这些人要崩溃的时候,杨老那边终于出声了,只听他叹了口气说:“你这些问题提的相当好嘛,我们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杨老终于说话了,这让所有人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他们在长出一口气的同时更是瞪大了眼睛,都是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只因为杨老竟然认同了他的想法?这是什么情况?中央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这一块最有权威的革命家,居然这么接受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的教训?

    “在没有相应法律法规的支持下,贸然建设一个市场,的确是有点冒进主义,但是周铭小同志你要知道,我们国家太穷了,也落后了世界太多,我们必须要迎头追赶,如果什么事情都等想通了,或者条条框框都制定好了再做,机会早就错过了。”杨老说。

    和其他人一样,周铭听到杨老开口也是松了口气,但他却不能真的放下心来。

    周铭听着杨老的循循善诱,他也明白这是杨老一贯的做事风格: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觉得可行就先去做,其他东西边做边考虑。

    这也是周铭最佩服的地方,周铭记得他曾经读过这样一个事情,曾经一个港商富豪要捐赠给国家一千万美金,那时候国内改革开放才提出来,一千万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个天文数字,中央各部门所有人愣是没一个人敢接这张支票,因为那个港商富豪希望在首都留一个以父亲命名的饭店。

    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大多数人的思维观念都还停留在阶级斗争时代,认为接受一个国外资本家的捐赠是可耻的。

    最后还是杨老发话了,他说:‘用他一个名字,也没有关系嘛,为什么不可以?人家有贡献也可以纪念啊!别人不同意,我来替他题字。’

    就这样,这一千万美金才最后流入了国内,为国内的改革开放建设注入了很强的一股新鲜力量,而杨老也因为他敢作敢为的行事风格,生生破开了旧传统,将这个国家带进一个新时代。

    但敬佩归敬佩,有些话周铭却还是不能不说:“杨老,我很赞同您先为先做的行事风格,很多时候的机会是不等人的,但如果现在明知道问题所在却仍然不思改正,就有问题了。”

    这句话让会议室内其他人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跳顿时又狂跳起来:杨老不过给了他点面子,这个周铭竟然就要蹬鼻子上脸了吗?

    周铭完全不理会旁边人恨不能掐死自己让自己闭嘴的眼神,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所以杨老,我认为现在既然知道问题所在了,就应该先着手堵住漏洞才是,我也明白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至少也应该先出台一些临时政策规定或者是管理办法,至少在遇到了类似炒地的恶**件以后,有法可依。”

    “好一个有法可依,”杨老在电话那头高兴的叫好道,“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这个小同志的胆子,我看就比老虎还大嘛!”

    听着杨老的称赞,周铭不好意思的呵呵笑起来,这时会议室里的其他人这也才又一次松了口气,跟着周铭呵呵笑起来,仿佛周铭是他们的领导一样。

    杨老那边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既然发现了问题,就必须着手解决问题,否则放任问题继续存在的话,那这个改革不成了儿戏吗?陆雄同志和陈云飞同志,我认为既然要在南江搞证券市场,你们就得先把这些问题给抓起来,好好去港城取取国外的经,先出台一些关于证券市场的临时办法和规定,再成立一个相关的监察机构,一定要防止炒地这种恶**件的再次发生。”

    被杨老点到名的陆雄和陈云飞都应声道:“好的杨老,我们一定努力把这个问题抓起来。”

    随后杨老又对周铭说:“周铭小同志,这个问题既然是你提出来的,而且你现在又是南江市的发展顾问,这些规定办法,你也必须参与其中。”

    “好的杨老,我义不容辞。”周铭紧接着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杨老,这些办法规定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我认为现在最突出的问题,应该是观念问题,据我所知有些领导干部就仍然抱着旧思想不撒手。”

    杨老是多聪明的人,当时就听出味道了:“周铭小同志,你这好像是话里有话呀!”

    面对杨老,周铭没有任何绕弯弯的必要,他直接说:“杨老是这样的,我在这里是想向杨老您告状的。”

    “告状?你有什么状告?”杨老好奇的问。

    “杨老是这样的,我之前我见咱们南江人民群众的娱乐生活太匮乏了,就在东门商业街包了两层小楼准备搞一个歌舞厅和可以让老百姓自己点歌唱歌的ktv,但我才准备装修,市委综合治安办就以我宣传资本主义堕落文化为由,封了我的店子。”

    周铭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不明白,既然我们是在改革开放,我们可以引进资本主义的先进发展方式,为什么还要抱着这种老旧观念?我只不过是要丰富一下人民群众的娱乐生活,怎么就成了宣传腐朽文化了?我想不通,所以今天想在杨老您这里讨一个答案。”

    随着周铭最后的一个字音落下,会议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看着周铭已经完全没有表情了。

    能进这个会议室的都南江市委的实权官员,他们原本以为自己的养气功夫已经很不错了,但发现陪着周铭开一次自己的小心脏就明显承受不住了,就在这短短的十多分钟里,他们的心态就像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现在听到周铭这番话,他们突然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脑子猛的断档,都一点没有想法了,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不过在所有人当中,有一个人表情不一样,这个人就是市委副书记卢政荣,因为周铭的话就算傻子也能听出来是在告他的状了,还是在杨老面前。

    听着周铭的话,卢政荣急得直咬牙跺脚,恨不能杀了这个在杨老面前乱说话的家伙,可现在是在会议室里,电话的那边就是杨老,他哪里敢造次,只能怒视着周铭祈祷这个家伙不要继续发疯。

    杨老那边当即问:“还有这种事情?陆雄同志。”

    听到杨老的点名,陆雄急忙说话:“杨老,很抱歉并没有人向我汇报过这个问题,所以我并不清楚。”

    杨老那边想了一下又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南江的政法工作,应该都是卢政荣同志在管吧?”

    卢政荣急忙让市委秘书长拿话筒来,可还没等话筒送到卢政荣手上,周铭那边却又说道:“杨老,我这里还有一个情况,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没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你有什么话大可放心说,有我给你撑腰,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杨老给周铭打气道。

    “好的杨老,”周铭说,“是这样的,我们生意人一贯很重视消息渠道,所以我打听到就在我的店子被综合治安办查封以后,在东门另一个地方,却又另一家歌舞厅正在装修准备开张,并且里面似乎还在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怀疑这里面存在着什么猫腻,搞不好是有人买通了一些党政官员……”

    不等周铭说完,卢政荣刚拿到话筒就急忙打断道:“放屁!杨老您千万不要相信他,他是在胡说八道,恶意中伤党政干部!”

    “这是卢政荣同志吗?怎么是这个态度呢?身为党的领导同志,还有一点最基本的组织纪律性没有了?”电话那头,杨老的语气相当不满。

    卢政荣也知道自己刚才太急了,马上换一种语气试图补救道:“对不起杨老,我刚才太冲动了,可周铭他这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呀!他是因为他的店子被综合治安办查封了,所以对党政部门心怀怨恨,他今天来参加会议,见到杨老您就是要故意告黑状呀!”

    杨老却说:“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所有的事情等查明以后就真相大白了嘛,卢政荣同志不要胡思乱想。”

    最后杨老说:“陆雄同志,你是南江的市委书记,那么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落实了,周铭小同志的歌舞厅,如果不存在违法,就要尽快给他解封,并且还要向全党全市的同志们做工作,咱们国家的经济升级在即,绝对不能再抱着老一套观念不撒手了。另外,对周铭小同志举报的**案件,你们也要尽快查明,如果是真的,那么所有涉案人员都要从重处理,绝不手软。”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