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我是为你着想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周铭,我说你老大居然真的在电话会议上找杨老告状了?”杜鹏愣愣的问周铭道。

    面对杜鹏的问题,周铭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他在开完了杨老的电话会议以后就被请出了会议室,周铭没地方可以去,就只好来了杜鹏所在的接待室了,反正估摸着这个家伙在这里等的也不耐烦了,而周铭才推开门进来,杜鹏就立即扑上来问了电话会议的事,周铭就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和他说了,然后杜鹏就感觉自己要疯了。

    其实早在昨天,周铭就已经告诉了杜鹏他会在电话会议上找杨老告状的计划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杜鹏今天才无论如何都要跟来,但就算是这样,杜鹏也以为周铭最多只是有这个想法,要说也应该是很隐晦的旁敲侧击,可是刚才听周铭的说法他显然就是很直白的和杨老说他要告状了。

    杜鹏虽然早就明白周铭做事不能以常理度之,但当得到周铭的答案以后,他还是再一次感觉到了疯狂的意味。

    “那杨老呢?杨老也没有生气,反而指示要陆书记要查办这个事情吗?”杜鹏又问。

    “是的,我刚才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不管是查封我们歌舞厅ktv的事情,还是周虎那边可能的犯罪行为,杨老都要陆雄书记落实查办。”周铭说。

    杜鹏愣了好半天才竖起大拇指对周铭说:“你牛b,周铭你老大是真的牛b!除此之外我根本想不到任何能形容你的词语。”

    周铭哈哈一笑:“那我就谢谢你的夸奖了。”

    虽然周铭说起来很轻松,但实际上却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首先就像杜鹏不敢相信的那样,杨老是国家领导人又不是学校老师,怎么可能你告什么状他就信什么呢?对此,周铭为了能让杨老真正重视自己,才会在之前对杨老的证券市场建设提出一堆质疑,这个目的就是为了让杨老能够听自己说话。

    不难想象,要是没有前面这些质疑的话,只怕自己就算是向杨老告了状,杨老也只会一句呵呵了事,哪会像现在这样做这么清楚的指示。

    除了这个,周铭还特意把自己听到的周虎那边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也拿出来说了,因为周铭之前看了报纸,知道杨老才在一个国家会议上指出了改革开放和反腐斗争关联,现在自己抛出改革开放和**的事情,自然也会很容易得到杨老的重视。

    在这两点之外,或许还有一点小小的运气,比如说杨老今天心情很好这些,总之不管怎么样,最后杨老是以实际行动接下来了周铭告的状。

    过了一会,接待室的大门被推开,市长陈云飞匆匆走了进来坐在周铭和杜鹏面前,看着陈云飞脸上凝重和严肃的表情,杜鹏感到从脸上到菊部都是骤然一紧。

    “周铭同志,你给我好好说说,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开会之前我不是都已经对你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有点分寸,不要在杨老面前口无遮拦的乱说话吗?可你是怎么做的?”陈云飞很恼火的对周铭说,“不仅一开始杨老让你一下,你就蹬鼻子上脸的数落杨老钦定政策的不是,最后还在杨老面前告起卢书记的黑状来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厉害到可以无法无天了?”

    周铭很耐心的听陈云飞说完,然后才说道:“陈市长,其实不瞒你说,我今天来就是打算要告卢政荣副书记的,我不能让我的店子被查封的不明不白。”

    陈云飞本以为周铭会服软认错,却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硬气的和自己顶嘴,陈云飞当时心头就一阵火起,可紧接着周铭的一句话,却把他准备训斥的话全堵在嘴里了。

    “陈市长,其实我今天告这一状,也是在帮你。”周铭说。

    陈云飞感觉周铭的话就和天方夜谭一样:“帮我?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吹牛皮不打草稿呀,你倒说说看,你是怎么帮我的?又能帮到我什么地方?”

    周铭并没有着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问陈云飞道:“陈市长,不知道你对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这些政法机关有什么看法?这些机关重要吗?”

    “公检法是维护社会的稳定的重要机关,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非常重要的。”陈云飞回答说。

    “陈市长刚才在开会,不知道陆书记对这个事情是怎么定的调子呢?”周铭又问。

    对于周铭这个问题,陈云飞也没有回答,是因为他已经明白周铭的意思,完全不需要回答了。

    显然,周铭的意思就是在这个事情以后,卢政荣就无法继续分管政法领导小组了,这个领导小组必须要分出来,而公安机关原本就是市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政法权力从卢政荣的手上被拿出来了,自己作为市长,就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以支持经济建设为由争取一下。

    陈云飞想到这里看了周铭一眼,沉声问:“周铭,你真的觉得卢书记那边一定能查出问题来吗?”

    周铭摇头说:“卢书记那边会不会查出问题我不知道,但有一个神州公司那边是一定能查出问题的,现在这个公司在三园那边不知道是仓库还是歌舞厅的地方,一定有问题,据我所知,这个公司里有个叫周虎的经理,他的问题至少是要枪毙的。”

    听到枪毙这个词,陈云飞的眼皮猛的一跳,他急忙说:“周铭你这个话可不能乱说。”

    周铭当然明白陈云飞的想法:“陈市长,我有没有乱说,等调查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了。”

    陈云飞吸了口气,陈云飞很清楚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死刑已经变得很严格了,但凡够资格被判死刑的都一定是犯下严重罪行的人。

    如果周铭的这个说法属实的话,那么不管怎么说,卢政荣那边都一定是犯下了很严重的失误,这个事情放在平时,卢政荣或许多活动活动还能没事,但现在连杨老都在关注这个事情,那就谁都保不了他了,他分管的政法工作,是一定会被拿掉的。

    而一旦这个政法分管被拿掉了,那么就回到刚才的想法上,自己就有机会把一部分权力放到自己手上了。

    想到这里,陈云飞心里非常高兴,但他这样身份的人当然不会在周铭面前表现出来,他反倒问周铭:“你这个小家伙,看来这是你早就想到的办法了?”

    周铭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这个没办法,毕竟陈市长你对我这么好,我肯定要做点对陈市长你有利的事情嘛!”

    陈云飞没好气的摆摆手说:“行了你这个马屁就不要拍了,一点都不高明,那周铭我问你,既然你这个事情想的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提前和我商量呢?你知道你今天突然在电话会议上,在杨老面前抛出这个事情,让我们所有市委的领导干部有多被动吗?”

    周铭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时该说什么:“很抱歉陈市长,这个事情是我考虑不周,给陈市长你添麻烦了。”

    “你知道就好,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缺少敲打,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的,但如果过了就是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会吃苦头的。”

    陈云飞这么说着,他现在感觉自己也有点吃不透周铭了,这个家伙懂事起来真的每个事情每句话都能说到做到人心坎上,但要疯起来也敢像今天这样在杨老的电话会议上,公然指出杨老钦定政策的漏洞,更是敢当着这么多市委领导的面,向杨老告南江市委副书记卢政荣的状。

    陈云飞只得最后在心里给周铭下结论:这个人,真是个妖孽!

    陈云飞习惯性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在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周铭却又对他说道:“陈市长,那这个事情就请你多帮忙照顾一下了。”

    陈云飞冷哼一声说:“你放心,这个事情陆书记已经定下了调子,一定会尽快查清的,你的店子最迟明天就会解封,至于你说的那个叫什么周虎的,如果他真的犯了事,一定会抓起来,决不轻饶。”

    有了市长的保证,周铭这才放下了心:“谢谢陈市长。”

    “这个事情就这样了,但是周铭你别忘了你自己在杨老面前说的大话,在刚才的会议上陆书记也已经定下了调子,我们市政府很快就会成立一个相关小组,做证券市场的筹备工作,这个事情你也跑不掉。”

    陈云飞留下这句话以后径直起身离开了接待室,而在此期间杜鹏则是一动不动,如同一尊人体蜡像一般。

    周铭见状不禁有些好笑,就问他:“杜鹏你这家伙什么情况?给孙悟空施了定身咒了?”

    杜鹏没有回答他,而是如同还没回过神来一般反问周铭:“陈叔叔就这么走了?这个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那要不然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真的要我给陈市长臭骂一顿,然后咱俩在南江这里再也待不下去只能离开南江去其他地方发展你才高兴?那你这个人就有点神经病了。”周铭说。

    最后杜鹏只能说:“好吧,反正你这个家伙从来都不是能用常理能分析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