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才是领导
    乔伟江整个人愣在了那里,不光是他,后面包括罗韩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在这个队伍里,很明显就是乔伟江是领导,怎么这港城美女老总就先和那个周铭握手打招呼呢?

    哦对了,一定是因为周铭曾经来过港城,他们见过面的缘故。

    乔伟江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虽然这个解释听起来似乎有点牵强,但也总是个解释不是?

    乔伟江和其他人惊讶,周铭自己也没有想到,看来林慕晴似乎并没有说自己就是金名基金真正老板的事,否则乔伟江要是知道也不会这样了。

    但猜到归猜到,感受着周围突然停滞下来的氛围,却还是让周铭感到有些头疼,他从林慕晴的眼神中能感觉的出来她是故意的,握着林慕晴温软如玉的素手也很舒服,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于是周铭只能礼貌的和林慕晴打招呼,然后放开手。

    随后南江在港城这边的先遣人员过来给林慕晴解释了乔伟江的身份,林慕晴才又和乔伟江打了招呼。

    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林慕晴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在林慕晴以后,金名基金公司的三个副经理王云龙、曹海洋和孙伟也都过来打招呼,他们也和林慕晴一样,都是先和周铭打招呼,然后才轮到乔伟江和其他人的。这个情况让那些市政府在港城的先遣人员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因为他们都看到了乔伟江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显然对乔伟江来说,他这个常务副市长还在这里,你们居然先和其他人打招呼,这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嘛!尤其这还是在他才不断的强调自己才是这个队伍的领导核心以后,你这不是公然在打他的脸吗?

    这要是放在南江,乔伟江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告诉他们谁才是领导,但可惜这是在港城,他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并没有多大用处,所以他只能忍下来了。

    只是乔伟江心想:这些港佬,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各位内地来的同志,我已经为大家订好了一个大包厢,请大家随我来吧。”林慕晴仿佛没有看到乔伟江的脸色一般,还是照常说着带周铭和乔伟江他们去到包厢。

    这是一个大包厢,里面可以坐三桌人,乔伟江拉着周铭先坐下来,乔伟江对周铭说:“周铭呀,你今天这个事情办得不对。”

    关我什么事?

    周铭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看着乔伟江。

    乔伟江解释说:“周铭你没有这个意识我不怪你,但你以后一定要记住,你只是队伍当中的一份子,我才是队伍的领导,而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以领导为先,你明白吗?”

    之前乔伟江总是在周铭面前强调领导身份就已经很让周铭感觉厌烦了,现在居然又来,而且‘我不怪你’?还说的一副他多大度的样子,饶是周铭再好的脾气也恼了,周铭看着乔伟江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乔市长,港城人是怎么样的方式我可没办法改变。”

    周铭这口气让乔伟江眉头一皱道:“周铭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对待领导的态度吗?”

    乔伟江的话让周铭烦躁:怎么南江的常务副市长居然是这么一个死摆官架子的人。

    周铭懒得和他做口舌之争:“那乔市长你说该怎么办?”

    “你应该首先突出领导来才对,就比方说刚才的这个事情,港城人不认识我,你就要向他们介绍我,要告诉他们我才是领导,明白吗?”乔伟江说,“你们这些小同志就是缺少这种领导意识,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以后是肯定会要吃苦头的!”

    周铭听着这位常务副市长又要长篇大论了,周铭急忙高举双手:“行行,乔市长我知道了。”

    在所有人都各自坐好了以后,林慕晴和王云龙他们首先站起来给周铭他们敬酒,说着欢迎南江的朋友来港城考察云云,随后乔伟江也说了一堆感谢港城同胞的话,大家才一齐举杯喝了一杯酒。

    接下来的饭局就很无聊了,无非就是大家相互聊着不明所以的废话,乔伟江非常有领导觉悟的担当起了发言人的职责,代表所有人和林慕晴聊着,只不过他话在聊着,眼睛却总是不可避免的乱瞟。但这也难怪,林慕晴的身材实在太好了,再加上晚礼服的衬托,那玲珑曲线更是勾人,虽然她选的晚礼服并不暴露,但胸前那一抹雪白细腻的肌肤,却如同有着强大磁力一般,不断吸引着乔伟江和其他所有人的眼睛。

    在这个聊天中,周铭并没有插嘴,而是一直注意着林慕晴和乔伟江的对话。

    不能不说,在自己离开港城的这两个月里,林慕晴是越发的成熟了,不仅仅是穿着打扮,已经有了上流社会中名媛的样子,在言谈举止方面更是典雅稳重,让人挑不出毛病。周铭还记得当初自己刚把金名基金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很害怕的,但是现在,她却已经可以很自然的和乔伟江这个内地官僚聊着不着边际的话,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她果然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饭局进行到了一半,林慕晴突然对周铭说:“周先生,忘了和您说了,今天晚上港岛财经的沈欣记者听说您来了港城,她想来这里给您做个专访,不知道您有空吗?”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乔伟江就先问道:“沈欣?林总你说的是港岛财经的那位首席记者同志吗?她今天要来这里采访?”

    林慕晴点头道:“看来乔市长也听过她,没错就是她,她想来为周先生做个专访。”

    林慕晴特意突出了周先生和专访两个词,但乔伟江却仿佛没听见一般:“这样呀,林总你是港城人,或许不清楚我们内地的情况,周铭的确做出了很多成绩,不过他的这些成绩都是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做出来的,我想我作为南江市的常务副市长,对这些也再有发言权不过了。”

    林慕晴才不理乔伟江,而是先看了周铭一眼,周铭给了她一个无所谓的表情,林慕晴才说道:“那好吧,我会和沈记者沟通的。”

    过了没一会,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职业套装,看起来朝气又不失干练的美女走进了包厢,她就是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沈欣。

    听了秘书的介绍,乔伟江很快站起来去和沈欣握手道:“沈记者,很高兴能认识你。”

    沈欣起初有些诧异,随后林慕晴给她耳语了一阵以后她才微笑着也向乔伟江问好。

    “我知道沈记者这次来是要做专访的,我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这一次的事情也都由我全权负责,沈记者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乔伟江说。

    “原来是这样,”沈欣说,“我听说乔市长你们这一次来港城主要是来考察港城证券市场的情况,好为内地的证券市场建设做准备对吗?”

    乔伟江点头说是,沈欣接着问:“那我想请问乔市长你知道什么是证券市场?公司法、证券法、会计法、合同法和交易法这些法律法规对证券市场意味着什么呢?另外内地不是一直抵制资本主义吗?怎么又想着搞起资本主义证券市场了呢?在没有资本主义体制的支持下,怎么能确保证券市场的公平公正公开呢?如果不能保证这个,那么一旦当证券市场出现**以后,内地又将如何应对呢?”

    沈欣这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直接把乔伟江给问蒙了,虽然作为负责经济建设的常务副市长,乔伟江对证券市场有一定的了解,但也只是停留在皮毛阶段,和其他的南江官员一样,他更多的是把这个事情当做是一个政治任务在做,至于好不好,究竟怎么样,管他呢!只要自己能向上级交差就行了。

    因此现在面对沈欣提出来的这一连串细致入微的问题,尤其有些问题还涉及到了体制的敏感话题,就更让乔伟江没法开口了。

    最后乔伟江憋了半天,只好说:“沈记者,我年纪大了,你的这些问题我有点记不住了,能换一些简单的问题,一个一个问吗?”

    沈欣呵呵一笑:“没关系的乔市长,我知道你们这里有一位懂证券市场的行家,就是那位周铭周先生,我采访他就好了,这些问题乔市长可以慢慢想。”

    听到沈欣这句话,乔伟江的脸色顿是一僵:妈蛋的,周铭又是周铭,难道这里每一个人都只认识周铭吗?我才是这个队伍的领导!

    乔伟江心里很火大,但嘴上还是说:“好的,没问题,我帮你去和他说说,让他好好接受你的采访。”

    乔伟江这么说着,然后走过来对周铭说:“周铭呀,现在沈记者要对你进行专访,你可要好好接受他的采访,好好为我们南江争口气!”

    说着乔伟江拍了拍周铭的肩膀,这时周铭端起一杯茶正准备喝,乔伟江的手就直接落下来了,周铭来不及反应,杯子里的茶水就一下溅出来洒到了他的裤子上。

    周铭抬头看着乔伟江:你他娘故意的吧?

    乔伟江却说:“哎呀周铭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怎么都把茶水溅到裤子上了?你这像个什么样子,赶紧去洗手间擦擦去,我先替你接受采访。”

    乔伟江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周铭起来,让他去洗手间,可在这个时候,一个颠覆他思维的事情发生了。

    那边林慕晴和沈欣见茶水溅到了周铭的裤子上,这两位让人无限倾慕的女士居然一齐跑过来,跪在周铭的身前,分别拿出纸巾帮周铭擦起裤子来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