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乔市长?呵呵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此时此刻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哪怕他们再怎么揉眼睛,哪怕把自己的眼睛给揉瞎了,事实却仍然铁一般的摆在眼前。

    为什么一个手上握着上千万资产的基金公司美女总裁和一位港岛财经最骄傲的首席记者,这两位女性,她们会愿意跪在周铭的面前,拿纸巾帮周铭擦洒在裤子上的茶水?尤其这个茶水洒的位置,还刚好是在裆部,难道港城的女人都这么开放,不顾男女有别吗?

    乔伟江也傻眼了,因为这和他最初的设想完全不一样,原本乔伟江看到周铭手上端着杯茶,才故意拍他一下,让茶水溅到他身上,好让他去洗手间待着,自己就能顺利接受采访了。乔伟江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猥琐,完全不符合自己常务副市长的高贵身份,但让周铭在这里一直和自己抢戏,他是真受不了了。

    想法是很好的,但结果怎么会这样呢?

    乔伟江愣愣的看着在周铭裆部活动的两双纤纤玉手,那肌肤细腻,如同琼脂一般。

    可林慕晴和沈欣的素手越美越好看,就越是让乔伟江嫉妒得要命,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现在很想冲过去一把将周铭推开,然后换自己坐在那里,让这两位美女帮自己擦下面裤子上的茶水。或许在周铭那个位置,低头就能看到林慕晴胸前更深一些的春光也说不定。

    可惜乔伟江并没有移形换影之术,所以他就只能和其他人一样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两位美女跪在周铭面前为周铭服务了。

    这个时候乔伟江是真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两巴掌,好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没事去拍他那么一下,结果给了他一个这么香艳的机会。

    乔伟江和现场其他人没想到,周铭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的,如果说林慕晴这么做还可以理解,怎么说也是自己带她来的港城,让她当金名基金公司的老板,给了她进入港城上流社会的机会,她对自己心存感激,或者还有那么一点爱意,那么她见到自己茶水溅到了裤子上,过来帮自己擦就很好理解了,但这沈欣是怎么回事?

    沈欣是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就这个身份,她就应该要是很高傲的,就像她第一天去金名基金公司来采访自己时那样,这样一个女人,她怎么会愿意和另一个女人一起跪在自己面前,帮自己擦裤子上的茶水呢?

    不过话说回来,从周铭这个位置看过去也确实挺香艳的,毕竟身下两个女人的蛾眉螓首正好对着那里,让人怎么看都有一种只要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就能享受到让她们为自己咬一咬的错觉。

    周铭实在不敢再往下想了,毕竟要是自己下面起了反应,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他急忙按住两个女人在自己裤裆那里活动的小手说:“谢谢,这个我自己处理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们的。”

    兰质蕙心的林慕晴看出了周铭的担心,没好气的白了周铭一眼,然后把纸巾交给周铭,至于沈欣,她则有些不明白,不过她见林慕晴都已经这么做了,她也只好有样学样的把纸巾给周铭了。

    周铭接过两位美女的纸巾胡乱的擦了一下裤子,然后站起来对林慕晴和沈欣说:“真的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我实在太不小心了,不过也谢谢你们。”

    林慕晴则看着乔伟江说:“周先生您没什么不小心的,我倒觉得是乔市长太不小心了,怎么看着别人在喝茶还上去拍人呢?这也太不应该了。”

    “我觉得也是,还常务副市长呢?我觉得就这个眼力劲也就和一般的镇长村长差不多吧。”沈欣也附和说。

    就林慕晴和沈欣这话,只要是智商正常的都能听出她们的矛头是对准了乔伟江的,乔伟江自然也能听得出来,可以他的身份,在国内哪有人敢这么质问他?所以他完全没有处理这个事情的经验,只好绷着一张脸说:“你们说话不能这么说,这明明是他自己没有拿稳嘛,怎么能怪到别人身上呢?”

    林慕晴鄙夷的看着乔伟江说:“乔市长也会说不能怪到别人身上吗?那乔市长之前的不小心又怎么说?”

    沈欣的话则更直接:“有错或者事情没做好,认了就是,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非要强撑着一张老脸在这里干什么?以为大家都是瞎子吗?还常务副市长呢?我看这担当连一个乞丐都不如,至少一个乞丐不小心碰了别人还知道说一句对不起。”

    所有南江考察团的人这个时候全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那可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南江市委里排名第四的实权人物,在这里居然被两个女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这也太大胆了吧?她们怎么敢?

    而那些市政府派到港城来办事的先遣人员,这时则都有点身体发软了,他们已经没法想象回去将会承受乔市长怎样的怒火了。

    林慕晴和沈欣的话就像是一记又一记的耳光一般,打在乔伟江的脸上,让他感觉非常难堪,乔伟江伸手指着林慕晴和沈欣还有周铭,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好,好得很,你们都做得很好嘛!”

    乔伟江说完就转身离开夺门而出,他重重的把门关上,就好像是要把他全部的火气都发泄到这个门上一样。

    看着乔伟江这个举动,沈欣更不满了:“这什么人那,明明自己做错了,还搞得一副全天下都欠了他的一样。”

    林慕晴则对她解释道:“沈记者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国内的官员基本都这样,他们永远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永远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对他们来说,推卸责任是最拿手的。”

    “林总沈记者,你们都少说两句吧。”周铭说,当乔伟江在这里的时候,周铭不会说林慕晴和沈欣的不是,毕竟她们都是在帮自己,哪怕会因此得罪乔伟江他也不会这样去凉她们的心,不过现在乔伟江走了,要再追着骂别人,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有了周铭发话,林慕晴和沈欣就都乖乖闭上了嘴巴,这让其他人又一次震惊了,他们想不明白,这周铭究竟身上是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两个美女这么听他的话呢?如果是自己的话,那自己就是死了都愿意呀!

    随后沈欣问周铭道:“那周先生,您现在可以接受我的专访了吗?”

    周铭看了周围一眼说:“沈记者,就在这里吗?这可还是在林总给我们南江考察团的饭局上呀,在这里会不会有点不尊重沈记者你身份的意思?”

    沈欣微笑道:“没有关系的,只要周先生您有空,随时在哪里都是可以的。”

    沈欣这句话听在罗韩这些南江人耳朵里没什么问题,但听在王云龙他们的耳朵里,则被惊到了。

    作为港城金融行业从业者,他们都是很清楚沈欣在这个圈子里地位的,通常她的采访也都是会很讲究的,哪怕是任何财团的亿万富豪,要接受她的采访,很多时候都要挑时间挑地点,还要配合沈欣的时间安排的,怎么到了周铭这里一切就都反过来了?

    王云龙曹海洋和孙伟三人面面相觑,最终只能得出周老板非常有人格魅力这个结论。

    周铭坐下,沈欣摊开笔记本坐在周铭面前开始访问,微笑着问周铭道:“听说周先生您这一次是代表内地来考察港城的证券市场的对吗?那是什么原因促使周先生您要推动内地证券市场的建设呢?”

    “其实不能说是我推动吧,因为建设内地的证券市场是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如果沈记者你对内地又一定了解的话,你就应该知道在滨海那边同样也有一个证券市场正在建设当中。”周铭说。

    沈欣一边点头一边把周铭的话记在本子上,同时又接着问周铭:“可是恕我直言,证券市场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内地怎么能搞呢?这不是在走回头路吗?”

    “其实在经济上没有那么多讲究的,没有什么经济是一定姓社还是姓资的,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吗?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那么在经济上也是一样,不管什么市场经济,只要能给人民群众带来实惠,能更快的发展经济,就是好的。”周铭说。

    “周先生您说的太好了!”沈欣高兴的为周铭鼓掌道,“但是有一点,内地并没有资本主义的一系列法律法规,这又如何解决呢?”

    周铭两手一摊:“这就是我和乔市长来港城的原因了,我们这个南江考察团不就是来取经来了吗?”

    沈欣和周铭的一问一答,听得旁边的人挑眉瞪目,因为他们还记得就是刚才,沈欣就是拿这些问题去问乔伟江,把他问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可是在周铭这里,根本就和一加一等于几那样简单嘛,这究竟是乔伟江太蠢,还是周铭太聪明呢?

    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不过沈欣对周铭的专访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罗韩的呼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呼机一看,脸色马上就变了,然后罗韩急忙过来对周铭说:“不好了,乔市长在下面出事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