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直接丢出去
    出事了?

    这句话听的周铭有点莫名其妙的,毕竟这里是半岛酒店,是港城乃至全世界最著名最豪华,也是港城历史最悠久的酒店,又不是恐怖分子群居的西亚,怎么会出事?这里还会出什么事?

    面对周铭眼里的疑惑,罗韩赶忙解释说:“周顾问,具体出了什么事情,呼机上没说太清楚,但确实是乔市长那边出了点事情,我想着港城这边您比我们更熟一些,并且今天也是这位林总请我们在这里吃饭,由您和林总出面,总是比较好解决一些。”

    周铭明白这个年代呼机所能传达的信息的确不如后世的手机,并且自己不管再怎么恼乔市长,他好歹也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他也是代表着南江市委市政府来港城的,要真的让他在这里出事了回去也没法交代。

    最后周铭点头说好的,就起身带着林慕晴和沈欣一起,跟着罗韩出包厢下楼去找乔伟江。

    但其实也不用怎么找,周铭他们才走下楼就看到了乔伟江在酒店大堂里,只不过他这个时候正被两个酒店保安按在墙上,他的秘书在旁边急得跳脚,想上去拉但又拿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毫无办法。

    见到周铭他们下楼走过来,乔伟江的秘书如同挣扎了许久的人终于看到了救星,总算有了希望一般,也不管之前这些人和乔伟江之间发生了什么,就急忙跑过来找周铭和林慕晴求救道:“林总周顾问,你们快和酒店那边说说,让他们先放了乔市长好不好?”

    “我会和酒店那边说的,但你总得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吧。”周铭说。

    乔伟江的秘书感到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咬牙告诉了周铭,其实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离奇的,相反很普通,就是让人有点忍俊不禁。简单说就是乔伟江在走出了包厢以后越想越气不过,最后随手把自己手上的杯子给摔了。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运气不好还是他平时在市政府里砸东西就习惯了,总之他今天这么顺手一丢刚好就砸到大堂里的一个雕塑,把这个雕塑碰掉摔碎了。

    东西给你碰坏了,酒店这边自然就要他赔钱了,如果是在二十多年后,一个南江常务副市长拿出几十万小意思,但现在是87年,乔伟江出来并没有带那么多钱,于是双方就起了争执,酒店立即喊保安了。

    听完这位秘书的讲述,周铭对这位乔市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总周顾问,酒店那边说这个雕塑要二十多万港币,你说这不是在讹人吗?”那秘书还在诉苦。

    面对他的诉苦,林慕晴却淡淡的说:“这里是半岛酒店,是全港城乃至全世界最豪华的酒店,大堂里的雕塑都是名家珍品,确实很贵重。”

    那秘书愣了一下,随后又说:“林总,可是乔市长他也不知道呀,他也不是故意的,这也没有这样得理不饶人的嘛!而且乔市长好歹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遭受这个待遇怎么样都是说不过去的。”

    林慕晴却不管这么多,她的眼神看向周铭,意思很明显就是等周铭做决定,对于她来说,乔伟江是什么东西,是常务副市长还是常务副省长都不重要,反正她都不认识,只有周铭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周铭叹了口气:“得了你也别在这哭丧了,我过去看看吧。”

    说着周铭就朝乔伟江那边走了过去,林慕晴见周铭做出了决定,就对身边的秘书阿敏使了个眼色,阿敏立即明白点点头马上去联系酒店经理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内地南江市的常务副市长,我是党政干部,来你们港城是来进行考察的,你们知道你们这是什么行为吗?你们知道你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还没走近,周铭就能听到乔伟江的怒吼,只是让人感觉搞笑的是这位乔市长被人摁在墙壁上却还是摆着一副官架子骂人,也算奇葩了。

    和保安一起抓着乔伟江的还有一位大堂经理,他见周铭这些人过去,眉头先是一皱,随后他认出了林慕晴和沈欣,立即上来询问道:“林总,沈记者,请问你们认识这位先生吗?”

    林慕晴点头说:“他是从南江过来的客人,麻烦你先放了他吧。”

    听林慕晴这么说,那大堂经理立即对那两个保安示意放了乔伟江,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乔伟江才被放开,就立即痛骂大堂经理道:“你们这里究竟是土匪窝还是酒店?哪有你们这么对待客人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你们……”

    周铭实在听不下去了,上前对乔伟江说:“好了乔市长,你少说两句吧。”

    听到周铭的声音,乔伟江似乎怒火更盛了,他转头指着周铭说:“周铭,这一定是你们串通起来搞得鬼对不对?我早就看出你这个人心术不正了,还有你们这些港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这话让沈欣很不满了,她皱着秀眉对乔伟江说:“你这个人脑子是有毛病吗?你自己砸坏了别人的东西,别人抓着你要你赔钱,你没钱,我们现在好心好意的过来帮你解围,你不但一声感谢没有,还这样说我们?你这个人到底还有良心没有?”

    “我有良心没有?这句话正是我想问你们的!”乔伟江说,“我是受你们的邀请来港城这边视察的,可是你们是怎么做的?把我丢在这个地方,还设这样一个圈套陷害我,我还想问你们有良心没有!”

    “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难道是我们让你把雕塑打碎的?你自己出的问题还赖到我们身上了?”林慕晴不满道,“要不乔市长你自己想办法赔这二十万?”

    乔伟江先是被林慕晴这话噎了一下,随后他强撑着说道:“我赔就我赔,小张你马上联系财政局,让他们汇二十万港币过来,马上!”

    “行了乔市长,市政府的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不是给你这样挥霍的,这个钱还是我来算了,你如果还有点心的话,就把这些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去。”周铭苦口婆心的对乔伟江说。

    但乔伟江显然并不领情:“我是常务副市长,我还需要你来教育?我认为这就是最需要的地方!”

    “这什么人那?简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沈欣嘟囔一句。

    听到这话乔伟江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跳了起来:“你在骂谁?你这个女同志还是港城的记者,我看就和街边的泼妇没有区别!”

    “够了!”周铭饶是再怎么好脾气,再怎么不想和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发生冲突,现在也再忍不了了,他对乔伟江说,“乔市长,我拜托你赶紧给我滚好不好?”

    周铭这句话说出口,立即让身后的罗韩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也觉得乔伟江很不是个东西,但他终归还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呀!林慕晴和沈欣骂他,是因为这两个女人是港城人,乔伟江拿她们没办法,可你周铭还是在南江发展的呀,你怎么能这么得罪他呢?

    乔伟江也没想到被自己教育了一路的周铭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也指着周铭问:“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多少遍都可以,”周铭指着乔伟江的鼻子一字一顿的说,“你赶紧给我滚!马不停蹄的滚!”

    “好,周顾问我看你是好得很嘛!”乔伟江咬牙切齿的说。

    周铭没了和乔伟江继续说下去的兴趣,转头问半岛酒店的大堂经理:“你们酒店一般遇到了那种在大堂吵吵闹闹的疯子该怎么办?”

    “当然是叫保安直接丢出去了。”大堂经理回答。

    周铭给大堂经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堂经理愣了一下,周铭补充一句:“除非你打算留他在这里赔你们钱。”

    大堂经理这才做出了决定,挥挥手就让两个保安架起乔伟江直接往外走去。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周铭你这是让他们干什么?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乔伟江就一边这么叫骂着,一边被酒店的保安给丢出去了。

    等到乔伟江被丢出去了,大堂才终于清静了下来,沈欣对周铭说:“周先生,你们这内地官员也太奇葩了,本来这都没什么事,他非要吵吵闹闹的,我们也是来帮他的,可他还偏要说我们的不是,这都什么人那?”

    周铭两手一摊:“你不要当他是人就好了。”

    相比沈欣,林慕晴对内地的情况更了解一些,她则担心的问周铭道:“周铭,虽然乔伟江这个人不怎么样,但他终归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你今天这么对他……不会有问题吧?”

    听林慕晴这么说,沈欣也一下反应了过来:“慕晴姐,你是说这个乔伟江会报复周先生吗?”

    “看他那个德行,我想这是肯定的。”林慕晴回答。

    “那周先生你就别回内地,就留在港城算了,我听说内地官员的权力可大了,他们是想枪毙谁就枪毙谁的,而且那乔伟江在被丢出去之前还说过他不会放过周先生你的。”沈欣担忧的说。

    周铭则对沈欣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他就一个常务副市长,还达不到那个地步,他不放过我?我还不会放过他呢!”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