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领导你全家!
    (今天小方片吃坏肚子了,所以今天的更新晚了一些,小方片在这里向大家说声抱歉。)

    港城大学是港城历史最悠久的一所大学,也是港城知名度最高的一所大学,这里曾经出过很多在国内历史上留名的光辉人物。

    林慕晴开车带周铭来到了这里,将车停好他们就一起来到了港大的讲堂,根据罗韩打来的传呼,他们一行人似乎是在这里遇到了麻烦。虽然周铭和林慕晴根本想不通他们会在港大这里遇到什么麻烦,但想到前几天乔伟江都能在半岛酒店搞出那样的事情,那么现在换到大学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当然,周铭也是可以不用管他们这个闲事的,可得罪自己的只是乔伟江,罗韩还有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又只是乔伟江一个人搞出来的名堂,那就管他去死了,自己只负责把其他人带出来就行。

    来到港大讲堂的门口,远远的周铭就能看到罗韩在那里焦急的踱步。

    见到周铭和林慕晴过来,罗韩急忙快步跑上来说:“周顾问林总,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们给盼来啦!你们来了就好了,我这心里可算有着落了。”

    “你别着急,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吧。”周铭说。

    罗韩点头说好,然后就把之前的事情简略的给周铭复述了一遍,周铭听完以后感觉这就是一个体制官员在这种场合的常见丑态。

    说起来这个事情倒不复杂,就是乔伟江想要为南江证券市场建设做宣传,他联系来到港城大学做演讲。

    乔伟江演讲用的是他在机关做报告的那一套,本来这并没有什么,但关键就是他没搞对地方。港城不比内地,港城的学生在思想上原本就要比内地开放很多,尤其这个年代还是全世界自由主义盛行的时候,这些喜欢来讲堂听演讲的半数以上都是愤青,他们哪听得进去你这一套废话连篇的官腔?听不进去他们就要跳起来反对你了。

    其实在大学演讲,你在上面讲话下面有人插嘴反对这都是正常的,这个时候,你要么就停下来解释一下,要么就插科打诨幽默一下,要么干脆不理他们都行;可问题就在于这位乔市长是个把官架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官僚,他这就接受不了了。

    作为南江的常务副市长,他在国内什么时候见过自己讲话下面还有这样插嘴的了?这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官威嘛!还有没有一点领导和群众之分了?

    于是乔伟江就对下面插嘴的学生摆起了官架子,严厉的批评了这些学生。

    这一下他可就是碰了学生们的逆鳞了,因为对于这时自由思想泛滥的学生来说,他们最痛恨的就是乔伟江这样的官僚,所以乔伟江的做法无疑是点燃了学生的火药桶,下面群情激奋的学生立即将这次演讲演变成了一次港大学生对内地官僚的声讨和批判。

    这边罗韩的话音才落,那边讲堂内就好像是要证明一般的立即喧闹起来。

    “咱们的乔市长可真行,他一天不摆他的官架子就浑身难受吗?”周铭无奈道,随后又问罗韩,“那你呼我过来是干什么?”

    被周铭这么一问,罗韩有些尴尬的说:“周顾问是这样的,今天这次演讲对于咱们南江的证券市场建设是一次很好的宣传,我和其他人讨论了一下,觉得周顾问你在港城这边工作过,林总又是港城大公司的老板,相比我们会更好和这些港大的学生沟通一些。”

    “说白了就是让我过来救场呗!”周铭说。

    罗韩很尴尬的低下了头,毕竟三天前是乔伟江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把周铭开除出去的,现在他们在这里丢了面子,还让周铭回来救场,也确实很不好意思。

    “你不用不好意思,又不是你惹出来的事。”周铭说,“不过也不是我说你们,就乔伟江那种奇葩,你们跟着他干什么?直接走人就是了,是他把学生惹毛的,就让他自己想办法摆平就好了。”

    “这怎么能行呢?”罗韩对周铭说,“周顾问,我知道那次是乔市长不对,但我们毕竟都是代表南江市出来的,也都是为了建设南江的证券市场,周顾问我拜托你不要和乔市长计较好不好。”

    周铭上下打量了罗韩两眼,他想着如果前世乔伟江也是这德行的话,那么也就只有罗韩这种委曲求全的人能跟他合作,才能把南江的证券市场给搞起来了。

    这罗韩也是个倒霉的人呀!

    周铭这么想着,对罗韩摆摆手说:“好吧,我先进去看看。”

    周铭说完就带着林慕晴和罗韩走进了港大讲堂,当他们才推开门走进去,顿时就听到了一片声势浩大的嘘声,这个嘘声让周铭感到好笑:“咱们的乔市长这究竟是激起了什么样的民愤那?”

    罗韩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铭,但好在周铭也并没要他回答。

    他们来到讲堂后.台,看到南江考察团的一行人都在这里,他们见到周铭和林慕晴进来,都和罗韩一样低下了头,因为他们也都觉得乔伟江这一次在港大讲堂里实在太丢人了。

    周铭拍拍他们的肩膀说:“你们都没做错什么,不要这个样子,都打起精神来。”

    随后周铭来到了台边,在台上,乔伟江还在那里指责学生,他说:“你们是学生,不是街边的混混流氓,你们应该支持党和政府的政策,为祖国建设献青春,而不是这样一个劲的唱反调,你们不觉得你们这样的思想很堕落很对不起你们在学校里所学的知识,更对不起辛辛苦苦养育你们的父母吗?”

    乔伟江的这番话直让周铭感觉可笑,他转头问罗韩:“乔市长就是这么演讲的吗?”

    罗韩点点头,周铭直接评价道:“简直脑残!赶紧让他下来,他这样只会越来越丢人,越来越让港大的学生反感。”

    就好像是要证明周铭的话一样,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那边学生就立刻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嚣起来:“我看你们这些官员才是最大的混混流氓!你们就是趴在人民身上吸血的毒瘤,你们就是社会的蛀虫,这个国家迟早都要败在你们这些官僚的手中!”

    “要别人支持要别人献青春?那你们呢?你们这些官僚又做了什么?只知道在这里放屁吗?我看你上面那张不是嘴,是屁股吧?”

    “你这种官僚赶紧滚吧!别站在这里玷污了我们神圣的港大讲堂,我看内地之所以贫困,就是有你们这帮不作为的官僚!”

    学生的话让乔伟江气得浑身发抖,他指着下面的学生说:“太不像话了,你们简直……”

    乔伟江的话还没有说完,不知从哪里突然飞过来一只鞋子,正好砸在乔伟江的脸上,乔伟江第一时间愣了一下,随后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你们这些人简直不配被称为学生,你们简直就是流氓,是社会的人渣,你们就应该全部接受审判拉去枪毙!”

    乔伟江的话引起了下面更大的嘘声:“滚吧!你这个丑恶的官僚,港城是自由的国度,不是你这种蛀虫能撒野的地方,要不要我们再丢几只鞋子上来问候你一下呀?”

    “罗韩!你还不上去把他拉下来还等什么呢?”

    后.台周铭一声吼,罗韩这才反应过来,他急忙和乔伟江的秘书一起上台去把乔伟江拽下来了。

    看到这一幕,下面的学生一下开心了:“哈哈!看啊,那官僚下台的姿势可真狼狈,就像条丧家之犬一样,还是他本来就是狗,一条会咬主人的狗!”

    被下面学生的嘘声笑声和谩骂声中,乔伟江走下了台,不过被拉下台的乔伟江显然并不满意:“罗韩小张,你们拉我下来干什么?这些学生太不像话了,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他们!”

    “乔市长,你还想教育什么?你还嫌你丢脸丢的不够吗?”周铭上来说。

    听到周铭的声音乔伟江先是一愣,随后道:“周铭?你不是已经被开除出考察团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是谁批准你来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和谁批准我来的这都不重要,”周铭伸手指着台下对乔伟江说,“但是乔市长,我请你听一听下面学生的声音,你难道没有听到你在这里有多么不受欢迎吗?”

    作为一位把官架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官僚,乔伟江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问题,他说:“这些港大的学生他们的思想观念都有问题,也不知道港城这边的教育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是要在这里教育他们,要纠正他们的思维观念,是你们把我拉下来的,你们难道也和这些港城学生一样没有一点领导观念了吗?今天这个事情,都是你们这些人的责任,罗韩小张,你们今天回去一人写一份检查给我。”

    听着乔伟江这完全没道理的话,周铭再也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我领导你全家!”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这个同志也是这么没有领导观念的吗?看来今天这个事情你也有很大责任,回去以后我……”

    “我回去你妈b!”

    不等乔伟江的话说完,周铭就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打在了他脸上。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