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是怎样的奇迹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后.台回荡。

    周铭这一巴掌不仅打蒙了乔伟江,还打蒙了现场的其他所有人,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简直不敢相信。

    周铭居然打了乔市长耳光?他怎么敢打乔市长?难道他不知道那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吗?难道他不知道打了乔市长会有什么后果吗?

    周铭却不敢其他人此时脑子里再想什么,伸手指着乔伟江说:“我跟你讲这一路上我忍你很久了,你他娘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整天端着个破官架子你累不累?别人是不是尊敬你,不是你一天到晚强调你是领导就行了的,这个道理都不懂,你他娘的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乔伟江捂着脸,愣愣的看着周铭,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居然敢打我?”

    周铭心下无奈:看来自己刚才那么一番话这位乔市长是一句没听进去了。

    “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乔伟江也举着手要打周铭,不过他这个中年官僚哪里会是周铭的对手,周铭一把将他推开,要不是他的秘书小张挡在乔伟江面前,周铭又要再赏他一巴掌。

    “张秘书,看好这个神经病。”周铭对乔伟江的秘书说,随后转头过来对罗韩说,“这里没我们什么事情,我们先走吧。”

    罗韩则说:“周顾问,可是这里的演讲,还有我们南江证券市场的宣传,这个……”

    周铭有些不耐的给他解释:“罗副总,事情是靠做出来的,不是靠说出来的,我们的证券市场好与不好,不是我们说说就行的,而是要看我们以后是怎么做的,难道我们今天在这里做了一次演讲,就可以掩盖我们证券市场很不完善的事实吗?如果我们的证券市场以后沦为了少数人捞钱的工具,那我们今天即使说得再好,那又有什么用呢?”

    周铭说着又指了指台下那些愤怒的学生:“再说你看下面那些愤怒的学生,你觉得我们还能怎么说?”

    罗韩嘴巴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任何反驳,最后他叹口气道:“只能这样了。”

    周铭点点头,可当周铭正准备带着罗韩他们离开讲堂的时候,那边台下却突然又发生了变故。

    “同学们,那个愚蠢自私的官僚跑了,但是他却在这里留下了他肮脏的思想,他把所有人都当成猪狗一样的愚弄,玷污了我们神圣的讲堂,我们能这么放过他吗?我们是不是应该要让他为自己的卑劣付出代价呢?现在他们就在侧门,我们要不要过去围堵他呢?”

    台下不知道是哪位学生在高声叫喊着,立即得到了其他所有学生的呼应:“不能放过他!我们要打死他,打死那个肮脏卑劣的官僚!还有他的同伙,我们都不能放过他们!”

    听到那边的声音,罗韩这边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怎么这些学生还不肯放过我们,还要集体出来围堵我们还要动手打我们吗?”

    另外一个人也说道:“就是说啊,这些学生不应该是文化人吗?怎么会这么野蛮呢?这里台下这么多学生,少说也有几百人吧?这一人吐口唾沫也能把我们给淹死了啊,这要是动起手来,我们哪里还会有活路啊?我们怎么这么倒霉,碰到这么一群学生了啊?”

    相比罗韩这些人,周铭倒是很能理解这些学生的心态,毕竟自己也是从年轻走过来,对待很多现象都是愤愤不平的,尤其大学生正是一腔热血的时候,又碰到了乔伟江这么一个奇葩,只要有人气不过振臂一呼,那就肯定是一呼百应的,如果不是这样,解放前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学生运动了。

    “周顾问,现在我们这该怎么办?”罗韩问周铭道。

    经罗韩这么一说,其他人这也才想起周铭来,他们纷纷都把希望的目光投在了周铭身上,在他们看来,周铭曾经在港城待过,同样的这里还有一个基金公司的美女老总,他们肯定更懂这些港城学生,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他们才可能还有办法了。

    “周顾问求求你想想办法,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现在我们就只能指望你了……”

    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看着这些人几乎是要绝望的表情,周铭缓缓呼出一口气:“看来只能我试一试上去演讲,看能不能让这些学生回心转意了。”

    周铭低沉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对于这些人来说无疑就像是黑暗里的一盏明灯,溺水之人所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所有人都希冀的看着周铭说:“周顾问,你行的;周顾问,你一定没有问题;周顾问,你的演讲一定能说服这些港大学生的!”

    林慕晴也受到了这个气氛的感染,有些担心的拉住了周铭的手,周铭对林慕晴微微一笑,放心的拍拍她的小手,然后这才走上台。

    当周铭走上台的时候,台下的学生们,已经都在组织着往外走了,就是要准备去围堵乔伟江他们。

    见到这个情况,周铭急忙走快两步来到主席台上,对着话筒大声道:“同学们!”

    周铭的声音突然传出来,让台下所有学生立即回头,周铭才接着说道:“港大的同学们你们好,我是南江考察团的周铭。”

    话音才落,下面的学生顿时叫嚣道:“又是一个官僚,我们上去先打死他!”

    随着这声呼喊,下面的学生又从门口回来朝主席台涌来,周铭急忙说:“同学们,我并不是什么官僚,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否则我为什么现在还要上台呢?”

    港大的学生们仍然没有停下脚步:“你就算不是官僚,也是为官僚招魂的走狗,比官僚还可恶!”

    “同学们,如果我真是为官僚招魂的走狗,那我现在应该掉头就跑躲着不敢出来才对,就像当年的那些狗官一样,而不是站在这里,所以请你们清醒一点!”

    在周铭的这番话中,台下的学生逐渐停下了脚步,看到这一幕,周铭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说道:“同学们,我其实和你们大家一样,也是普通人家的小孩,甚至就在半年前,我还因为一个官僚,丢了我的工作,所以我是很能理解你们的人。”

    “那你现在站在这里做什么?”下面有人问。

    “这位同学的问题提得很好,我为什么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有一些心里话想对大家说。”周铭说。

    “刚才在台下,我也听到了之前那个乔市长的讲话,我也和大家一样心理不平,我甚至比你们更想拿刀砍死他以泄我心头之愤!”周铭说到这里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但是我不能这样做,你们更不能这样做,为什么?因为你们是学生是港大的天之骄子,不是那些盗匪更不是暴徒!”

    周铭随后放缓了语调说:“不管怎么样,暴力始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港城也是有法律的,如果你们真的动手了,那就犯法了。”

    “或许你们会觉得只要能打倒官僚,犯法也值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周铭说,“请你们好好想一想你们的父母,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要送你们来上学念书,不就是希望你们能用你们学的知识来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你们现在的生活状况吗?但要是他们听到了你们犯法坐牢了,你们说他们会有多失望,更会有多为你们担心?”

    听着周铭的话,下面的学生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他们都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甚至有些人还真的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这一幕让在后.台的罗韩那些人都震惊了,他们甚至都来不及为周铭说服了这些学生而松口气,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刚才还愤怒汹汹恨不能把他们全部剁碎喂狗的港大学生们,就因为周铭的三言两语,现在不仅消了自己心中的怒气,反而还为自己刚才的事情悔恨起来。

    这周顾问究竟是施了什么魔法呀?

    而相比南江考察团的其他人,林慕晴则更是心潮起伏。

    林慕晴心里是有周铭的,因此就在刚才见到下面学生都涌向主席台的时候,林慕晴感觉自己一颗芳心都要跳出来了,她差一点就要冲上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周铭的面前了,尽管她也知道这样并不能保护周铭,但她更不能想象要是周铭真有个什么意外她可怎么办。

    不过就在那时她想起了周铭充满信心的眼神,她才生生忍住了,才把自己的脚摁在了原地。

    好在周铭最后还是创造了奇迹,他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他就用他的一张嘴,用他的只言片语,生生让几百愤怒的学生在自己面前止步忏悔了。

    这是怎么样的奇迹呀!

    林慕晴心头澎湃着,这时她急忙让罗韩去打沈欣的传呼,通知沈欣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过来,就算她过不来,也一定要通知其他的媒体过来。

    做完了这一切,林慕晴回来站在台边,双手合十放在唇边,一双妙目看着台上的周铭,眼神里充满了激动和崇拜,她一定要通知记者,因为她明白,这个男人,他接下来的演讲,一定会举世震惊!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