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失败者
    随着周铭话音的落下,现场的掌声如潮水般响起,所有港大的学生都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拼命的为周铭鼓掌,哪怕把手掌拍红了也不在乎,因为要是不这样做就根本没法表达他们此时心里的激动。

    周铭最后的呐喊仿佛是直接对着他们的灵魂一般,在那一刻,他们激动得浑身颤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随着周铭的声音变得沸腾起来了一样。

    “周铭万岁!”

    人群中,不知是谁先喊了这么一声,然后这个声音就如同是在石油里突然蹦出的星星火种一般,不稍一会便迅速形成了燎原之势,从几个人……几十个人……一百个人,到最后整个讲堂内所有的学生都在为周铭振臂高呼,高喊着‘周铭万岁’!

    这个情况是周铭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他站在主席台上,却仍然能够感受到这些学生的热情,这股热情声势浩大,无形无质,却仿佛都要把整个讲堂的屋顶给掀翻一般。

    透过这股热情,周铭甚至能看到每个学生脸上的狂热,在这一刹那,什么理智什么知识文化对他们来说都是扯淡,在这一刻他们完全都化身成了世界上最狂热的信徒,在他们的心中,此时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天上地下只剩下了周铭的信仰!

    在后.台,罗韩这些人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如同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一般,再也没办法做其他的动作了。

    震撼!见到了神迹一样的震撼!

    这是他们心中此时唯一能够想到的词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在他们的眼中,周铭就好像能操纵人类的内心的天神一样,只是一番演讲,就让这些之前还恨不能要把他们碎尸万段的港大学生对他高呼万岁了,这简直已经超出了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而在他们前面,林慕晴站在台边上,作为一颗芳心完全挂在周铭身上的女人,她这时已经激动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周铭,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周铭,是他在被开除出了考察团以后仍然还牵挂着这边,在这边向他求救以后仍然会放下恩怨来帮他们,这是大度;是他在看到了这几百港大学生要来围堵他们,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挺身而出,这是勇气和担当;也是他站在主席台,面对台下几百愤怒的学生,一番激情澎湃的演讲让他们转意回心,这是能力更是魅力!

    这个男人,他注定是要成为翱翔天际的神龙!

    林慕晴把一只粉拳放在胸前,她对自己的想法深信不疑。

    那边台下,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周铭看过去,只见是从门口进来的几个人,在拿着照相机不断的对自己拍照,看样子应该是记者。

    周铭下意识的转头,林慕晴对他点了点头,周铭知道这是林慕晴刚才去请来的了。

    尽管站在主席台上接受下面学生的膜拜感觉很爽,但总是在这里站着就成傻b了,周铭可不是傻b,因此他最后道:“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约定,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为了各自的梦想去努力吧,再见。”

    周铭说完就走下了主席台,而这时随着周铭下台的脚步,台下那些港大的学生们都纷纷涌到了台边,振臂挥手,声嘶力竭的对自己的偶像呐喊着。

    走到后.台,林慕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两步抱住周铭。

    也许在几天前,所有人还会认为周铭能得到林慕晴的青睐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但在这个时候,林慕晴只觉得自己能抱着这个男人,能亲吻这个男人,才是自己最大的福气。

    周铭搂着林慕晴纤细的腰肢,轻声在她耳边说:“好了慕晴姐,这里好多人看着呢!”

    要是在平时,林慕晴肯定会羞涩的松开手,但是这时,她却不愿意松手,就好像只要一松手她的男人就会被别的女人拐跑一样。

    就这样,周铭抱着林慕晴抱了好一会,林慕晴依依不舍的松开手,随后周铭牵着林慕晴的小手在整个考察团所有人崇拜的目光中来到了罗韩面前说:“现在事情全部解决了,我们走吧。”

    听着周铭这随意的话,罗韩这些人心里对他的崇敬顿时又高了几分,罗韩恭谨的对周铭说:“周顾问,走是可以走了,但是乔市长那边……”

    乔市长?

    周铭顺着罗韩的目光看去,只见乔伟江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坐在地上。

    周铭本以为乔伟江会先走了,却没想到他还在这里,还是这么一副颓然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他怎么了?”

    “刚才乔市长打电话回南江,好像是南江那边已经停了他常务副市长的职了,并且等他回去以后还要对他进行处分。”罗韩说。

    听罗韩这么一说周铭当即心下了然,肯定是自己刚才打了他一巴掌,他心里非常不服气,于是就找港大这边找了电话打回南江那边,本来想是对自己做点什么,但却没想到听到了他被停职还要接受处分的消息。对于一个把官架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官僚来说,他的职位无疑比他的命都重要,这个消息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就很好理解了。

    想到这里周铭看了挽着自己胳膊的林慕晴一眼:没想到林慕晴这边动手这么快,这才几天南江那边就出消息了。

    周铭摇摇头,对罗韩说:“留个人在这里照顾他吧,我们先走。”

    罗韩点头说好,周铭显然没兴趣去开导他,只是周铭懒得去找他,但却不见得他会放过周铭。

    就在周铭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乔伟江突然仿佛诈尸了一般的跳起来,并快步跑到了周铭的面前,有些语无伦次的问周铭道:“周铭周顾问,是你……是你动了手脚对不对?一定是你做的。”

    看着乔伟江这个样子,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乔市长你冷静一点。”

    “我不要冷静,都这个样子了你叫我怎么冷静?”乔伟江一把甩开周铭的手说,“我的位子没了,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对不对?”

    “乔市长你要我怎么跟你说?”周铭说,“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的事情是半岛酒店通过官方的途径,把你在那里所做的一切通报了国内,不知道是中央还是岭南省觉得你是有辱党员干部的形象,就把你停职了。”

    这个时候周铭的话乔伟江一句都听不进去,他还是对周铭说:“周铭周顾问,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能量有这么大,我之前真的不该那么对你,我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不要和我计较好不好,我求求你。”

    “和你这个人怎么就说不通呢?”周铭说,“行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懒得管你。”

    说完周铭就要绕过乔伟江离开,但乔伟江却又一次拦在了周铭的面前。

    “周顾问,你就这么不肯放过我吗?没想到你这个人在台上说得那么头头是道,结果下来不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吗?”乔伟江大吵大闹道,“我只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居然就要对我进行斩尽杀绝,你要不要这么狠那,等我回了南江你是不是还要把我抓起来呢?”

    要是之前周铭还要顾忌一点他的颜面,但是既然他自己都不要脸了,那周铭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你他娘的吵什么?”周铭也对乔伟江吼道,“别说你这个事情我一点手脚都没动,就算我动了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你很委屈吗?”

    “我是睚眦必报的小人?那你呢?如果你现在还有脑子的话就请你动一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从南江到港城,这一路上我有惹过你什么没有?可你是怎么做的?他娘的一直拿老子开刀抓我典型,一天不给我摆官架子你就浑身难受,我说你这个人究竟是脑子让门夹了还是怎么回事?”

    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可就是这样我和你计较过没有?但是后来你又是怎么做的?你在半岛酒店故意把茶溅我身上,也是你打碎的酒店东西,现在在这里也是你激怒的那些港大学生,可你还把责任全推到别人身上,你就觉得你自己委屈了?如果你这还委屈我们这些替你背锅的人怎么办?”

    “你现在会觉得委屈?你说我要对你赶尽杀绝,这是因为今天你是个loser,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周铭说,“你在骂我之前你可以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今天把我们俩的位置调换一下,如果我栽在你手上了,你会怎么对我?你会不会替我觉得委屈?”

    乔伟江被周铭骂得低下了头,因为真像周铭说的那样,今天失败的是周铭,他肯定会以残酷百倍的方式对他,不仅不会替他委屈,反而还会肆意的嘲笑他践踏他。

    “对不起周顾问,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再觉得委屈了,我只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乔伟江哽咽说。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我给你说的话都白说了,算了,随你怎么想了,我先走了。”

    周铭说完就伸手把乔伟江推到一边,拉着林慕晴从侧门离开讲堂,根本不理会身后满心绝望的乔伟江。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