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他是张恒
    “周铭你们先聊,我去车上等你。”

    林慕晴原本就成熟,现在又在港城这边当了这么久的老总,看这位张秘书的样子就明白他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周铭,但又不想在她面前讲,所以就很懂事的提出主动回避了。

    张秘书很感激的对林慕晴道了声谢,等林慕晴离开以后,周铭对他说:“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你有什么事了吧?”

    固然林慕晴已经走了,但张秘书还是很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才说道:“周顾问,其实是这样的,乔市长他不是已经被停职了吗?而且我听说鉴于他在半岛酒店的丢人表现,组织上还会给予他处分,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没办法再当常务副市长了。”

    张秘书说到这里先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周铭,但见周铭并没有接话的意思,才咬牙接着说道:“周顾问,通过这个事情我知道您的能量也是很大的,所以……您能帮帮我吗?”

    “帮你?”

    周铭毕竟没有机关的工作经验,因此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好在自己生活的760厂情况也和机关差不多,随后也想到了这个关键。

    机关是最要靠关系才玩得转的地方,在机关里,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有一个标签,这个标签会明确你的站队以及你的后.台,而张秘书作为乔伟江的秘书,他身上的标签无疑就是乔伟江了。

    过去,乔伟江是南江的常务副市长,市常委排名第四的人物,跟着他,张秘书的生活过得很滋润,甚至在前不久还解决了处级待遇,这个级别,出了南江到其他普通城市就是一个县长了。

    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张秘书的一切都是跟着乔伟江得来的,那么乔伟江一旦出事了呢?这要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要么低调老老实实做事,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要么干脆申请调离就好了,可作为乔伟江秘书的他却没有任何退路,离开了乔伟江,没有任何人会再用他敢再用他。

    这看起来有点株连的感觉,但官场就是这个样子,你既然要参加进来玩这个游戏,就必须接受这个规则。

    正是因为这样,现在乔伟江显然是要倒了,张秘书并不想给他陪葬,自然就要动脑筋想办法了,他知道乔伟江是得罪了周铭才倒霉的,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他现在还在港城,自然第一个找的就是周铭了。

    想通这一点,周铭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张秘书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张秘书,你的想法倒是有些小聪明,但也仅限于有些小聪明罢了,你懂我的意思吗?如果乔市长真是我想办法扳倒的,那么你找我根本没用,因为我能做到这点也肯定是官场的人,就算不是至少也是出身豪门,深谙官场规则的,你觉得我会在这个时候帮你吗?”

    张秘书被周铭说愣了,作为机关人,他显然要比周铭更了解官场,他明白周铭是直话直说的,顿时感到很失望。

    不过紧接着,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抬头道:“周顾问,那听你这么说……乔市长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了?”

    周铭笑了:“张秘书呀张秘书,说你有点小聪明你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就是你说的这样,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是很烦乔市长,但这一次还真不是我干的。”

    张秘书知道周铭这个时候没有再骗他的必要,他马上说:“那周顾问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这个话让周铭感到有些好笑:“你怎么会觉得我一定有办法?或者说我一定会帮你呢?”

    张秘书摇头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就觉得您一定会有办法的,您也是是非分明的人,您一定会帮我的。”

    “不愧是做秘书的,就是会说话,”周铭也不和他绕弯子了,他点头道,“没错,我是有个办法。”

    张秘书马上对周铭深鞠一躬说:“还请周顾问不吝赐教!”

    看到张秘书这个做派,周铭扬了扬眉,不过周铭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而是对张秘书说:“张秘书,你现在不是还担任着我们这个考察团的办公室主任吗?尽管乔市长因为一些原因被停职了,但你的职务还在,你这个主任对我们这个考察团来说是很重要的职务,至少我们这次的考察报告还有其他的一些文件,都是要通过你这里的。”

    听了周铭的话,张秘书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试探着问:“周顾问您的意思是让我以这次的工作作为突破口,将功补过吗?”

    周铭摇头说:“将什么功补什么过?你其实就是遭受了池鱼之殃,你本身又没什么过错,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现在应该也是个什么官吧?”

    “我现在是市府办综合一处处长。”张秘书为周铭解答道。

    “这不就是了?”周铭两手一摊说,“你现在本身就是个官,又没有犯任何过错,你为什么不试着去独当一面呢?”

    张秘书想了一下,还是对周铭说:“周顾问,您或许不了解我们机关里的情况……”

    “是你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不等张秘书说完,周铭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道,“如果是其他时候,我不会和你说这个,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咱们南江正是肩负着建设证券市场这个重大历史任务的时刻,这个证券市场的建设是中央领导人都亲自在关注的。”

    周铭又说:“我当然明白随着乔市长的倒台你的工作也肯定要进行变动,但现在你作为考察团的负责人之一,你又对建设证券市场这一块很懂的话,那么你是不是可以转到这边来工作呢?如果这边的工作你能做出成绩的话,那你是不是就把这一次变故变成了升迁的机会呢?”

    听完周铭的话,张秘书顿时恍然大悟:“哎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您说的没错,现在国内懂证券的人很少,懂证券同时还在机关工作的人就更少了,要是我能把证券市场这一块的工作给挑起来做出成绩,一定是个机会,能重新得到领导重用的!”

    说到这里,张秘书抬头看着周铭眼神满是敬佩,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说:“周顾问,您真是太了不起,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了!”

    随后张秘书又给周铭深鞠一躬:“周顾问,非常感谢您,我这就回去好好看从联交所带回来的文件,好好充实自己的知识。”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先别急着走,我一直叫你张秘书,乔市长也一直叫你小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虽然并不知道周铭为什么这样问,但张秘书还是老实回答道:“我叫张恒。”

    周铭点点头对他说:“张恒,好好加油,如果你真的能把证券研究好的话,我会把你推荐给陈市长的。”

    “谢谢周顾问!”张恒又给周铭鞠躬说,“周顾问,我知道我现在位卑职低,但如果您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为您效劳!”

    说完,张恒就走回了酒店,周铭这才吐出一口气,自语道:“没想到他竟然是张恒,难怪脑筋转得那么快,也那么能屈能伸,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能给他这样的人物指路了,哈哈!”

    周铭自言自语的回到车上,不等林慕晴问他,周铭就主动对她说:“慕晴姐,没想到他居然是张恒!”

    这句话让林慕晴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张恒?是那个张秘书的名字吗?”

    周铭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他,不管慕晴姐你相不相信,那个小张秘书,以后可不简单那!”

    林慕晴瞪着一双妙目看着周铭,显然很惊讶,不过周铭也没办法和她解释,因为要自己不是重生回来的人,自己也没法想到,现在的这个小张秘书,未来居然能进中央,成为主宰全国的超级大人物之一。

    林慕晴就算不懂,但看到周铭开心她就很开心:“是吗?那看来你是找到了一支很好的潜力股嘛!那你准备出手帮他一把了?”

    周铭看了林慕晴一眼,看来她在港城待了这么长时间,也一直从事着金融相关的工作,学会了很多这方面的语言。不过对此周铭却摇头说:“如果他真是张恒的话,那我根本不需要帮他,他也能找到出路的,我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点拨他一下就可以了。”

    林慕晴笑着说:“什么叫他真是张恒?难道他还能变成别人不成?”

    这个周铭没法对林慕晴解释,毕竟那是未来二十多年后才发生的事情,现在张恒也和二十多年后长得并不很像;更加重要的是,就算这个张恒是那个张恒,但在前世他是跟着乔伟江一路向上的,中间少了很多波折,但是现在自己重生回来了,这么早就把乔伟江给弄掉了,他还能像前世一样顺利进中央吗?这谁也没法肯定。

    正是这些想法,最后周铭也只能对林慕晴说:“他是没法变成别人,但我怕他要是闯不过这关就麻烦了。”

    “闯不过就闯不过了,那都是他自己的本事,”相比周铭,林慕晴倒是很有信心,“不过周铭你现在还没看走眼过,如果他真是你看中的潜力股,我想他是一定能过关的。”

    周铭哈哈一笑:“还是慕晴姐你比我更有信心那!”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