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参与不制定
    三天后,南江考察团结束了在港城的考察,周铭带着整个团队通过南湖口岸回到了南江。

    在港城的这段时间里,周铭除了接过团长位置以后的第一天带他们去联交所看了一下,拿回很多文件以外,后面的几天周铭又带他们去行政局和立法局这些地方看了一下,还在港大请经济学教授给他们讲课,主要给他们讲解一下证券市场的构成和基本运行规律,以及行政、法律和证券市场的关联这些。

    其他人认不认真周铭不清楚,但他知道张恒是非常努力的,这也是没办法的,在乔伟江倒了以后他就没有退路了,不能不把全部的精力都压在证券市场这条路上。

    由于这几天周铭都把心思放在了这上面,因此后来也并没有再和沈欣见面,周铭就没法搞明白那天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了,虽然就算有和她见面,但林慕晴一直陪着自己,也不见得有机会问,就算有机会问,周铭也不见得真的想捅破这个窗户纸,反正也挺纠结的。

    在要离开港城的时候,林慕晴是很不舍的,毕竟自己这么久没去看她,现在好不容易去了,结果就只待了那么几天,她当然不满意了。

    不过好在林慕晴也并不是什么胡搅蛮缠的小女人,她是具有非常强独立性的御姐型女人,纵然心里再怎么不舍,也不会哭哭啼啼耽误周铭的事。她只会默默的为周铭整理行李,帮周铭准备一切他需要的东西,因为她很清楚一旦周铭走了,她就再没机会做了。

    为了林慕晴,周铭最后一天也行使了一下特权,在去南湖口岸的时候,周铭是坐林慕晴的小车去的。

    在下车要过口岸的时候,林慕晴对周铭说:“你要尽快把南江的证券市场建设起来,到时候我一定会带着金名基金过来的。”

    周铭明白林慕晴是想和自己更近一点,尽管港城和南江就只隔了一条河,却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度了,从制度到一些文化习惯,林慕晴不愿一个人孤单的在那边。

    对此周铭笑道:“好呀!到时候就算慕晴姐你不想过来我也会强拉你过来的,因为这边证券市场刚开始的时候是绝对能赚钱的,不过到时候慕晴姐你可就是港城的大资本家啦!”

    林慕晴知道周铭是在开玩笑,她也温柔的看着周铭说:“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永远是你的慕晴姐。”

    ……

    就在周铭的胡思乱想中,他们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市政府门口停下来,周铭带着罗韩还有其他人走下车,陈云飞的秘书在门口等他们,见周铭他们下车,他走上来说:“罗副总,你和其他人先去接待室等着,陈市长过一会会亲自去给你们开会。”

    随后他又对周铭说:“周顾问,请你跟我来,陈市长有事情要和你说。”

    听到这话,包括罗韩在内的所有人都对周铭投去了羡慕的眼光,本来他们今天回南江,陈市长就要给他们开会,就已经让他们非常兴奋了,因为那可是陈市长呀!南江的第二号人物,市政府的一把手,是平时距离他们非常远的大领导,但是却没想到,在开会之前,陈市长居然还要先见周铭,这说明陈市长对他是有多看中呀!

    要是在几天前,这些人会很嫉妒,但是现在,当他们听过了周铭在港大的那番演讲,当他们见识到了周铭的其他作为,尤其是听说了周铭在港城的一些事迹以后,他们对周铭是彻底折服了,他们现在只觉得周铭这样的人物理应受到重视,理应受到高规格的对待。

    感受着周铭羡慕的眼光,周铭只是心里苦笑,因为他很明白,陈云飞这个时候单独找自己,未必是什么好事。

    周铭跟着彭秘书来到陈云飞的办公室,陈云飞正在批复文件,见到周铭来了,也不管周铭甚至连头也不抬。

    见陈云飞这副做派,周铭心里说了一句‘果不其然’。

    彭秘书让周铭坐在沙发上,陈云飞那边晾了周铭好一会,在他慢腾腾的批复完了所有的文件以后才起身走过来。

    陈云飞坐在周铭面前,脸色并不好看,开口对周铭就是批评:“周铭呀,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怎么你就去港城考察这么一会,也能给我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呢?你知道你搞的这个事情在整个南江甚至整个岭南省是多大的震动吗?有多少人受到牵连,有多少项目因此搁浅吗?”

    听着陈云飞这一连串的质问,周铭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虽然不是机关人,但也不是对官场一无所知的。要知道,就是张恒这么个小秘书身上都有标签,那么乔伟江没理由么有,那么一个常务副市长能坐到这个位置,他代表的往往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至少也是一个派别的利益。

    官场里所有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尤其是像乔伟江这样的大萝卜,都是埋得很深,要拔起来都是要颇费一番周折,并且拔出来以后肯定要带一串泥的。

    周铭自己在港城那边,同时自己也并不在官场,没法真正体会这种感觉,但也可以想象,当林慕晴那边的动作做完了以后,这边从中央到地方,肯定是有一大串动作,导致一大批人跟着乔伟江倒霉了的,而在港城这边,陈云飞作为市长,他的常务副市长要倒台,他不管是跟着踩一脚也好,还是想其他的做法也罢,都是要忙得焦头烂额的。

    在现在证券市场建设的任务原本就这么重的时候突然出这个事情,陈云飞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了。

    想到这里,周铭向陈云飞道歉道:“陈市长,真的很抱歉,乔市长的事情肯定让你头疼,给你添麻烦了。”

    陈云飞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我头疼,给我添麻烦?你要是真知道就不会搞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周铭忘记了后世也不知道是谁总结的,哄领导其实就和哄女朋友一样,要顺着对方的脾气来,先认错不顶嘴,不找杂七杂八的理由,再说点好话才能把对方的气给消下去,如果硬顶着来,肯定没有好结果的。

    这话周铭那时不以为然,但现在看来简直神理论啊!

    随后周铭又开导了陈云飞几句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气消了不少,然后周铭才说:“陈市长,这其实也并不怪我,是他自己在半岛酒店砸坏了别人的东西,别人要找他赔偿,他还在那里大吵大闹的,酒店方面自然不干了。陈市长你也知道那半岛酒店是全世界知名的大集团酒店,肯定有办法找上面抗议的。”

    对于这点陈云飞其实心里也清楚,只是这段时间要应付由于乔伟江刮起来的官场风暴也确实让他烦躁得很,典型的不骂两句心里不舒服斯基。

    陈云飞摆摆手表示不说这个事情了:“言归正传吧,你们在港城那边考察的怎么样了?”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陈市长,说句实在话,就只有这么几天的时间,要说让他们对证券市场有一个怎样的概念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在参观了港城的联交所,研究了港城那边的相关法律规定以后,能让他们对证券市场只有一个初步的理解。”

    “有一个理解,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这就够啦,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在家里闭门造车的要好。”陈云飞说。

    周铭点头对陈云飞的话表示赞同,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陈市长,我认为就算现在我们已经去港城考察了,我们的同志对证券市场也有一个基本的概念了,证券市场的建设仍然不能操之过急,毕竟港城那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体系了,而我们这边是要一切从零开始,还有很多情况也和港城那边不一样,港城的法律制度也不可能全部生搬硬套过来,一切都还是要一点一点试着来的。”

    周铭说这话是发自真心的,作为重生者,周铭很清楚国内的证券市场在建立以后发生了多少事情,经历了多少波折,多少人钻着国内证券制度的空子投机赚了大把的钞票,爆发了多少大案要案,无数人因此受到牵连。

    周铭现在说出这个并不是想彻底阻止这些事情发生,只是周铭觉得自己要是明知道这些事情会发生,自己却一点作为都没有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重生这一次了。

    当然,周铭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故意留一些漏洞出来,然后自己捞一笔就跑呢?

    不过周铭还是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首先且不说以国内的司法制度自己能不能跑掉,就单说自己作为重生者还需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赚钱,就让周铭自己都觉得不耻。

    陈云飞那边点点头,显然也很赞同周铭的看法,他说:“还是杨老那句话,我们的改革开放,是在走一条之前没有过的道路,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步子要稳嘛!所有的事情都要围绕改革来做,但所有的一切也要确保我们改革的稳定,不能瞎来。”

    陈云飞最后问周铭:“那这次证券市场的建设工作就由你来主持了。”

    “这个工作我可以负责牵头,但是具体工作还是政府来做的好。”周铭说。

    “你是怕你一个商人做这个工作怕外界对你的质疑吗?不用担心,什么明枪暗箭我给你挡着!”陈云飞大手一挥说。

    周铭笑笑说:“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我自己对自己没信心,作为一个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参与者,面对着证券市场未来可能的几千万甚至多少亿的利润,我怕我自己做着做着就想给自己留个漏洞,然后我利用漏洞疯狂赚钱了。”

    陈云飞沉吟了一下说:“你说的的确是这么回事,参与不制定,制定不参与,但现在情况特殊,这边除了你以外,我们机关干部没人对这一块熟悉呀!”

    “陈市长,我这里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或许能胜任。”周铭说。

    陈云飞剑眉一挑:“谁?”

    “乔市长的秘书,张恒。”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