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那个灯球有问题
    “周老板杜少,请你们相信我,我的装修队已经是尽可能的在赶工了。”

    “饶经理,我们也没有不相信你,可是你看那边神州公司的歌舞厅今天都开业了,我们这边的进度却连一半都还没有,你这是怎么样都说不过去吧?”

    一辆奥迪车在路上疾驰着,周铭孔晓琳杜鹏和饶经理四人坐在车上,周铭和孔晓琳坐在后排,听着杜鹏和饶经理在前面说的话,周铭忍不住道:“饶经理,杜少他只是比较急,毕竟那边开业了,怕他们先竖立起招牌,到时候我们再抢饭碗,就不好办了。”

    饶经理说:“周老板,其实你和杜少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那边这么快就装修完了,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话让周铭心里一动:“会有什么问题?”

    饶经理摇头说:“周老板,这话我现在不好和你打包票,要到了那边我实地看了以后才知道。”

    周铭点头不再说话了,随后杜鹏开着车直接开到了神州公司的歌舞厅这里,这家歌舞厅的名字是金碧辉煌,但用杜鹏的话来说那完全就应该叫沐猴而冠。这家歌舞厅的位置在三园这边,相比周铭这边,地段相对来说没那么好,但他的优势在这附近外国人比较多,歌舞厅开起来以后客流量不用担心。

    到了地方,他们走下车,周铭抬头看了眼,只见这家歌舞厅霓虹灯闪耀,倒真是有点富丽堂皇的味道,门口歌舞厅的工作人员在扫地,空气中还留有一丝鞭炮的味道,显然这歌舞厅才是刚搞完开业仪式。而作为抢在自己前面开业的歌舞厅,周铭他们自然要来看看情况了。

    周铭带着杜鹏他们走过去,才走到门口,里面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见到周铭他们先是一愣,随后堆出笑脸来故作惊讶道:“哟?这不是周顾问和杜少吗?怎么你们也要来我们这里玩吗?欢迎欢迎。”

    见到这个人,杜鹏则是很不爽的冷哼一声:“小妞,原来这地方给你在管吗?”

    听杜鹏的话,周铭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了,之前杜鹏和自己提到过,这边有一个叫牛杰的人,也是燕京皇城根下的红色后代,由于他姓牛,辈分小,家族在京城的地位也并没有那么高,再加上他姓牛,因此杜鹏他们这些人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小妞,其实开始是叫小牛的,后来叫着叫着就成小妞了。

    被人当着面叫绰号,还是这样一个绰号,牛杰脸色立即变得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他哈哈一笑说:“老大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嘛,而且这个歌舞厅就是我监督装修好的,可能比杜少你那边要快了那么一些,还望杜少不要见怪才好。”

    杜鹏懒得搭理他,周铭这时问他道:“牛经理,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欢迎!里面请。”

    牛杰说着做出了请的手势,带着周铭他们走进歌舞厅。

    这个歌舞厅的装修和周铭记忆当中的老歌舞厅没什么区别,就只是一个大厅,两边是供休息的桌椅,舞厅正中央的顶上有一个灯光球,能投射出很多不同色彩的镭射光线。这在周铭眼里是很普通的,但对没见过的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这种美轮美奂的感觉能让人异常兴奋,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一般,正是因为这样,在舞池中央,已经有好些人在跟随着迪斯科的音乐在兴奋得扭动着身体。

    虽然杜鹏对这里抢他们先开业很不爽,但看到里面的景象却还是让他惊讶,他小声问周铭:“这就是歌舞厅装修好了的效果吗?还真挺好看的。”

    “等我们那边装修好了,可比他们这边要更好。”周铭说。

    “周顾问杜少,你们是要跳舞还是先坐一会?”牛杰问。

    周铭他们今天当然不是来跳舞的,所以就和牛杰说坐一会,然后牛杰就帮他们在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并让人给他们送上茶水点心。

    “周顾问杜少,你们觉得我这个歌舞厅怎么样?”牛杰得意的问。

    这个问题周铭和杜鹏都没有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饶经理,周铭问他:“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饶经理想了一下说:“这个歌舞厅的装修肯定不是专业的装修队搞的,虽然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如果细究起来问题就大了去了。”

    听饶经理这么说,牛杰当时就不乐意了:“这位饶经理是吧?你凭什么这么说?”

    饶经理先是犹豫了一下,不过随后周铭让他放心大胆说,他才说道:“是这样的,一些小问题我就不说了,反正这里晚上灯光暗也看不出来,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顶上那个灯光球,那个球我曾在省歌舞团看到过,那个球是很重很重的,你这里就拿个那么细的铁架子挂在那里,这很不安全呀!”

    对此牛杰不屑的笑笑说:“这有什么不安全的?说得好像你就多专业一样,你看那不是转得挺好的吗?”

    周铭对牛杰说:“牛经理,这位是岭南装饰公司的饶经理,是整个岭南省最专业的,你最好还是听他的话为好,那个灯我看得也有点不放心,你最好还是找个机会重新搞一下。”

    杜鹏也说:“是啊小妞,你要不重新搞一下,万一掉下来砸到人就麻烦了。”

    牛杰说:“周顾问杜少,你们要是过来玩的,我举双手欢迎,像你们这样的贵客,我还可以给你们免单,但你们要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

    “小妞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是来找茬的吗?”杜鹏不悦道。

    牛杰反问:“难道不是吗?我知道我们这个歌舞厅开在你们前面让你们心里很不舒服,但我们这都是正当行为,我们并没有搞什么下作手段,是你们自己装修慢,落在了我们后面,你们这也能怪到我头上来了?你们现在一进来就咒我那灯会掉下来砸到人,你们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牛经理,你这脑洞开的有点大啊。”周铭笑着说道,“不过随你怎么想了,我们只是给你提个醒,毕竟如果那灯砸下来真的砸到人了,出了事,会被强制关停的。”

    牛杰先是一愣,作为这个年代的人,他显然并不明白周铭说的脑洞是个什么意思,但他却能听明白周铭后面的话,他一脸不屑和嘲讽的对周铭说:“周顾问,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的提醒呢?你还真是咱们南江的发展顾问嘛,你不会真的当顾问当习惯了,走到哪不说两句就会憋死是吗?”

    杜鹏对牛杰说:“小妞,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你的话也是越说越过了,你难道想说我们是故意在咒你们要出事吗?”

    “是你们自己有问题吧?”牛杰顶着杜鹏说,“一进来一句好话没有,直接就说我们的灯会掉下来砸到人,哪有你们这样做事的?你们说你们这不是故意在咒我们是什么?”

    杜鹏拍桌子站起来说:“小妞,他娘的是不是老子好久没教训你了,你这家伙的胆子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牛杰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周铭拉了杜鹏一把,示意他冷静一点,然后周铭对牛杰说:“牛经理你真是想偏了,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们今天确实只是过来看看的,只是你刚才问了我们,我们这里刚好饶经理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就给你提个醒,你要是不信就算了。”

    “我想偏了?你这是拿我当三岁小孩在哄呢?”牛杰说,“你如果只是来看看为什么要带这个什么饶经理来?你们分明就是有预谋的!”

    牛杰随后呵呵一笑:“还是什么南江发展顾问呢!你也就这点手段了,你们炒地可以,别人炒地你们就让银行断了资金链,还指使警察抓我们的人,现在我们搞了个歌舞厅你们还来咒我们,你们还可以再下作一点吗?”

    “他娘的,小妞你个杂碎,你这张嘴今天是吃了屎出来了的吗?这么臭,看我今天不抽烂你的嘴!”

    脾气火爆的杜鹏说着就要上去打牛杰,牛杰连忙躲开说:“杜少你他娘的真以为我怕你吗?这里是老大的地方,你敢在这里动手?”

    “了不起我找他赔个礼就是了,但是你小子老子今天不会放过你的。”杜鹏说。

    周铭拉住杜鹏说:“好了杜鹏,你真冷静一点,我们不是过来闹事的,也没必要闹事。”

    这时牛杰又加了把火道:“就是啊,你们还是夹着尾巴赶紧滚蛋吧!”

    “你他娘的再给老子说一遍试试看?”杜鹏指着牛杰说。

    就在这边杜鹏和牛杰吵起来的时候,突然一声金属断裂的咔嚓声响起,虽然这里的迪斯科音乐很大,但还是让饶经理听到了。

    “周老板杜少,你们先别吵了,好像有声音,那个灯光球不是要掉下来了吧?”饶经理说。

    听到饶经理的话,牛杰很鄙夷道:“这位不知道哪来的饶经理,你还真把自己当专家啦?你说他会掉他就会掉呀?我告诉你,就是你脑袋掉下来了他也不会掉!”

    可上天就好像是要和牛杰作对一般,当牛杰这句信誓旦旦的话才说完,那边就听咔吧一声响,那个灯光球突然掉下来,砸到了下面舞池的人群当中。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