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舔的不舒服?
    感受着孔晓琳那崇敬到近乎膜拜的眼神,周铭感觉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周铭哪能不明白孔晓琳为什么会这样,无非就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超前理念,是她从来没有听过,让她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她的眼光也很不错,她自然能看到这套理念在管理上的重要作用,因此她对这套理念更加感觉震撼,就像她第一次听到自己给南江各大银行行长开会时那样。

    不过也难怪孔晓琳会这样,因为无论是传销的洗脑手段还是利用羊群效应做游戏提高员工的集体意识,都是后世多少管理学精英十多年研究总结出来的东西,现在猛然提出来,自然会让人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当然这些在后世有一些更加好听的名字,叫成功励志学,但不管叫什么名字,这些理论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引导手段,利用人们想成功的心理先给他们画出一幅成功的蓝图,再通过鼓励和引导的方法激起他们的信心,让他们就像追逐胡萝卜的驴一样朝着你给他们规划的目标拼命奔跑。

    既然这套理念受到后世那么多人的推崇,自然是很有用的,那么在这些理论都没被人总结出来之前,甚至连传销和羊群效应这些还没传入国内之前,周铭突然就对孔晓琳提出这套理念,孔晓琳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女人,自然被她奉若神明。

    只是周铭也不好跟她解释这些理念其实在二十多年后是很普通的,自己也不过就是借用了后世那些管理大师所总结出来的道理罢了。毕竟重生这种事情根本没法解释,即使自己和别人说了,也没人会相信,因此周铭只能皮厚脸红的认可了孔晓琳对自己的崇敬。

    想到这里,周铭笑着对孔晓琳说:“你也别把我说的太神了,我从本质上来说,不过就是个剥削你们的资本家罢了,我说的这些理念不过就是为了能更好的做这些事情。”

    孔晓琳却坚定的摇头:“那不一样的,别的老板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是周老板您绝对是一个有崇高信念的企业家!您的这些理念不仅能够提高公司员工的工作效率,更是能洗涤员工的灵魂!”

    这话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自己这一会就上升到了灵魂工程师的高度了?不过孔晓琳接下来说的话又让她惊讶。

    孔晓琳说:“如果周老板您真的是在剥削我们的话,我们也绝对是甘愿被你剥削的!”

    好吧,女人在崇拜状态下真的是信念坚定。

    周铭没办法,他低头想端起茶杯来喝水,却发现自己的杯子里已经没水了。

    见到这个情况,孔晓琳马上过来说:“周老板我帮您倒水。”

    周铭本来不想麻烦她的,不过孔晓琳却很坚定的从周铭手上夺过了茶杯,看着孔晓琳转身去倒水的背影,周铭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了。

    其实说起来让孔晓琳这么膜拜自己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她会无条件的忠于自己,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员工的话,这是很好的,但关键她是夜总会的总经理,是非常需要有个人独立能力的,这样对自己的过度崇拜会不会阻碍她个人能力的发挥呢?

    周铭了解孔晓琳,知道她是一个很优秀的管理人才,但就怕自己在她心里过重的痕迹会阻挠她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毕竟自己要的是一个总经理,不是一个听话的秘书。

    周铭这么想着,在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暗骂自己还真是贪心,已经有了这么好的总经理了,她也这么崇拜自己忠于自己,自己怎么还能奢求那么多呢?

    “周老板,水给您,小心烫。”

    这时孔晓琳端着周铭的茶杯过来,周铭这个时候还在思考,没有听到孔晓琳后面的提醒,直接伸手去接,碰到了滚烫的茶杯,周铭被烫得下意识一甩手,把茶杯打翻,随后就听砰的一声茶杯被打碎在了地上。

    “对不起周老板,是我没做好,没烫着您吧?”孔晓琳担心的问周铭。

    “我没关系的,是我没做好,刚才我有点走神了。”

    周铭说着看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片,孔晓琳马上说:“对不起周老板,这个我来收拾。”

    说着孔晓琳就蹲下去收拾起了茶杯碎片。

    “算了吧,交给酒店这边来收拾就好。”

    周铭说着也蹲下来要拉孔晓琳起来,可当周铭才蹲下来,孔晓琳却刚好要起身,周铭去拉她手的时候不注意被碎片划了一下,当时就出血了。

    “周老板对不起,都是我太笨了。”

    孔晓琳急忙丢掉茶杯碎片,过来拉住周铭的手,一副懊悔不已的样子,周铭本来想对她说没关系的,但孔晓琳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周铭的所有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

    只见孔晓琳慌慌张张就把周铭被划破的手指含在了她的嘴里。

    周铭知道她这样做是想帮自己止血,可周铭前世今生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他感受着孔晓琳嘴唇的柔软,更重要的是孔晓琳那条滑腻的小嫩舌还在自己的指尖上舔来舔去的,那种湿滑的触感如同电流一般顺着神经一直传到脑海里,让人不能不在脑海里幻想,如果她含着舔的不是自己的手指头,而是自己的另一个部位,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个香艳至极的想法让周铭无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在感觉自己兄弟有翘起来的先兆以后,周铭马上把手从孔晓琳的小嘴里抽了出来,并对她说:“晓琳不用这样了,这血自己会止住的。”

    孔晓琳见周铭突然把手抽回去了,不由问:“周老板,是不是我舔得您不舒服呀?”

    舔得不舒服?

    周铭知道孔晓琳肯定不是故意问的,毕竟这个年代网络文化还没有那么盛行,孔晓琳这个问题也只是很普通的,但听在周铭这个重生者的耳朵里,却总有那么一种少儿不宜的意味在里面。

    另外来说,周铭也觉得是孔晓琳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如果她要是知道自己刚才把她因为关心含着自己的手指想成了另一种不堪入目的画面,只怕她想咬掉自己手指的心都有了吧。

    “当然不是,晓琳你舔得很好,舌头很灵活,只是我不习惯这样。”

    周铭这么回答着,不过自己的话周铭自己都不忍直视,自己说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呀?

    不过好在孔晓琳并没有多想,她还是很关心的对周铭说:“周老板您看您又出血了,还是我帮您再含一会吧。”

    说着孔晓琳就又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去拉周铭的手,周铭一边说着不用了,一边不假思索的把手指放回了自己的嘴里,但让周铭没有想到的是,孔晓琳也很坚持的拉着周铭的手,结果周铭手上猛的一用力,居然把孔晓琳也一起带过来,孔晓琳的小嘴一下子就亲在了周铭的嘴唇上。

    四唇相碰,周铭和孔晓琳两个人都愣住了,他们相互看着对方,仿佛时间一下子凝固了一般,直到会议室的门被服务员敲响。

    咚咚的敲门声很轻,但听在周铭和孔晓琳的耳朵里无异于是炸雷,吓得两个人急忙分开。

    “周顾问、孔经理,请问会议室你们用好了吗?我们可以进来了吗?”服务员在外面问。

    周铭这才想到之前由于孔晓琳担心他们的培训方式外泄,因此这一次在东门酒店会议室里开会的时候,他们是要求酒店方面在不经允许前是不能随便进来的,这个要求是很奇怪的,但周铭的身份摆在这里,酒店这边自然就不会说什么,就同意了。

    不过也幸好之前孔晓琳这样安排了,要不然被服务员突然进来看到刚才那一幕,那他们真是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周铭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孔晓琳那边也收拾了一下情绪,这才让酒店服务员进来。

    周铭给酒店这边说一下打碎茶杯的事情,让酒店这边打扫,周铭本来还说要照价赔偿的,不过酒店经理这边主动免去了赔偿,说一个杯子无所谓。

    周铭没心情和酒店经理在这里唠嗑,就带着孔晓琳离开了酒店。

    两个人坐上车,周铭歉意的对孔晓琳说:“晓琳,刚才那个……”

    可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孔晓琳就说道:“刚才事情是我不好,我太笨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对不起。”

    这话让周铭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孔晓琳会给自己道歉,怎么说刚才的事情都是自己占了她的便宜,应该自己给她道歉才对,怎么她反而先给自己道歉了?

    于是周铭急忙摇头道:“不,晓琳没什么做不好的,你很聪明,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做事情没有考虑周全,才让你吃亏了。”

    孔晓琳也摇头说没有这回事,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她没吃亏,还是说她仍然觉得自己该向周铭道歉。

    最后孔晓琳都没有说这些,而是关心的问周铭:“您的手好些了吗?”

    周铭把手指放在她面前给她看说:“你看,早就已经不出血了,我就说我没什么事嘛!”

    孔晓琳嗯了一声不说话了,周铭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只好发动车子先送孔晓琳回去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