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不是中国种?
    周铭带着诺德里曼坐上车,王剑看着张恒为他们准备的一辆面包车和一辆波兰车,又对周铭表示不满道:“我说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像样的官员来迎接就算了,怎么也没有一辆像样的车吗?你看这两台车是什么东西?难道你们穷得连一辆拿得出手的好车都没有吗?”

    来迎接诺德里曼的两辆车从造型上来说的确无法让人恭维,南江市政府也不是没有好车,只是那些车都是给领导坐的,张恒所在的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本身就是临时搭起来的架子,没有其他部门的权力,就这两辆车还是张恒凭着自己的关系‘借’出来的。

    当然,周铭也不是没想过要开自己的奥迪出来,可这样一来就犯了官场上的规矩了,要知道,你这个小组是属于市政府的,市领导都坐不上奥迪,你去接一个外国佬就用奥迪,你把领导摆在什么位置上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周铭就只是让张恒借这两辆车来接诺德里曼了。

    对此,周铭给诺德里曼解释说:“很抱歉诺德里曼先生,我们是很尊敬你的,但我们这边的情况你或许还不清楚,我们用这两辆车来接你并没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

    诺德里曼摆摆手说:“不要紧,车子只是一个代步工具,能让我到目的地就行了,是什么车并不重要。”

    周铭对诺德里曼道了声谢,然后请诺德里曼和他的学生王剑上车,诺德里曼和王剑坐在波兰车上,而其他人则都挤上了那辆面包车。

    周铭从王剑那里得知陪同诺德里曼来的那些人,都是随行采访的记者,一些是从美国跟出来的记录诺德里曼行程的,还有两人则是港城港岛财经的记者。

    听到港岛财经周铭愣了一下,因为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位美女记者沈欣。

    周铭的这个表情被王剑捕捉到了,他得意的对周铭说:“看来你也听说过港岛财经啊?告诉你,那是港城最权威发行量最大的财经媒体,他们对财经的一些报道在全世界都是堪称典范的,他们这一次派出随行记者,就是要记录我老师在内地的一切行程。”

    “那是肯定的,诺德里曼先生是受人尊敬的。”周铭说,“那么港岛财经那位沈欣沈记者她没有一起过来吗?”

    “咦?没想到你连沈欣记者都知道,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嘛!”王剑有些嘲弄的对周铭说,“沈记者是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不仅漂亮而且知性大方,老师在到达港城的当天,她就主动上门约我老师进行专访了。不过像沈记者这样的人也都是很忙的,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内地。”

    周铭懒得和王剑辩驳什么,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对沈欣也是很推崇的,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曾经和这位知性大方的沈记者有过腿上的亲密交流,不知道他会不会为了维护沈欣的清白愤而杀了自己。

    周铭安排他们去的第一站是南江发展银行,作为全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股票,周铭认为这里是最能体现国内证券市场的情况,并且南发展的第一副总罗韩,同时也是当初去港城考察的负责人之一,现在更是参加了证券市场的建设工作,在南江要看证券市场的建设情况,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从南湖口岸到南发展银行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路上,诺德里曼透过车窗看着路边的景象感慨道:“这里的建设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听到诺德里曼的感慨,周铭回头问他怎么了,诺德里曼说:“周先生你或许不知道,我七年前就来过这里了,不过那时你们的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你们所要改革的内容也全部都是纸上谈兵,你们的经济还相当落后,那时的南江就和一个小镇差不多,可是现在却已经有点像老芝加哥了。真的难以想象,这才只有几年过去,这里就从一个小镇发展成为了一个这么棒的城市。”

    “是吗?谢谢你的评价,也许再过十年,你会对我们整个国家的发展叹为观止了。”周铭说,他不知道诺德里曼七年前是不是真的来过这里,不过80年的南江,那才刚刚撤县建市,到八月才正式成为经济特区,在诺德里曼这样外国人的眼里,可不就和他们那里的普通小镇一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那我相当期待。”诺德里曼说。

    又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周铭他们来到了南江发展银行。

    周铭请诺德里曼下车,可他们才走到银行门口,就见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出银行,再看银行里面,只见满地纸张,都是被人随意丢弃的股票凭证。南发展的第一副总正在组织银行的工作人员进行打扫,他见周铭过来了,急忙上来向诺德里曼问好。

    这个情况让诺德里曼和王剑愣住了,诺德里曼问罗韩:“罗先生,这银行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只是有人来退股罢了。”罗韩给诺德里曼解释说。

    这让诺德里曼更惊奇了:“退股?退什么股?难道是退这家银行的股票吗?刚才你们这位周先生才告诉我说你们这家银行是才开业的银行,以后会有大发展的,怎么会这样?”

    面对诺德里曼的惊奇周铭也没办法解释,毕竟这个年代有很多事情是根本没办法用常理来解释的,就比如说这个南发展银行的股票就是这样,南江市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又是毗邻港城,并不是说大家都不了解股票,可是明白人就是不买,反倒只有一些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愿意购买股票。

    这不可谓不可笑,也正是因为没人买,南发展银行为了推销股票,就鼓励内部员工购买,以及向储户配售,结果就是这些被配售的储户天天来银行闹。

    这个情况在周铭和杜鹏买了六百万股份以后有所好转,却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了。

    周铭还在想着该怎么向诺德里曼解释这个情况,那边王剑却先说话了:“老师您这还不懂吗?这就是中国人,他们愚昧无知又固执己见,他们自己不懂股票是什么,也不愿意去了解,只愚蠢的以为自己是受到了欺骗,以为银行贪污了他们的钱,就一起来银行闹事了。”

    诺德里曼听了王剑的解释以后点点头,对周铭说:“看来你们这里证券市场建设的道路并不好走啊!”

    周铭则说:“现在只是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股票的作用,等到以后证券市场发展起来了,大家都有了证券市场的意识,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那你们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诺德里曼说。

    这时王剑却说道:“老师您这或许就不了解这边的情况了,这些中国人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群逐利的势利之徒,他们都是贪得无厌的小人,只要他们能让赚到钱,他们就会像闻到腐肉味的秃鹰一样奋不顾身的扑上来,而能不能赚钱,在这个**的奴隶国家,还不是奴隶主们动动嘴皮子的事情吗?”

    周铭看了王剑一眼没有说话,他问诺德里曼:“你要不要进去看看银行的股票情况?还有这位银行的第一副总罗韩也是我们南江证券市场建设的负责人之一,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他。”

    诺德里曼点头说好,然后由罗韩带着走进银行,罗韩向诺德里曼介绍了目前南发展银行的发展情况,以及目前证券市场的准备情况。

    听完罗韩的话,诺德里曼当时就问:“罗副总,听你的介绍你也应该是官员,好像你也入了党,那么我很奇怪,你们党员不应该是坚定的社会主义分子吗?怎么也支持起了资本主义私有化了?”

    诺德里曼第一个问题就让罗韩冒起了冷汗,作为党员,他很害怕回答这种阶级问题,尤其旁边还有随行采访的记者,这要是回答不好他就完蛋了。

    罗韩下意识的看了看周铭,周铭知道他的担心,就主动帮他回答道:“是这样的诺德里曼先生,我认为你这个问题并不算问题,我们认为不管什么体制,只要能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就都是好的。当初你们美国这种资本主义老大哥都能和我们建交,这不也违背了你们最初的传统吗?”

    诺德里曼对此哈哈一笑:“没错,不管什么方式,能发展就是有用,这么看起来你们也是很务实的嘛!”

    说到这里诺德里曼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但我想问的并不在此,我想问的是在没有任何资本主义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你们怎么能搞股票市场?譬如说你们有没有公司法、证券法和会计法这些?有没有相应的监察机关?你们的**机构如何能保证公平公正公开的进行交易?”

    周铭回答他说:“诺德里曼先生,你提的这些问题的确是我们最头疼的,不过我们也在尽可能的完善,就在你来的前不久,我们才去港城考察过,我们证券市场的建设就是借鉴了港城那边的经验。”

    周铭的话才说完,就听那边王剑不屑的笑了一下,周铭眉头一皱问他:“王剑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们很幼稚!”王剑很不屑的说,“只是去港城考察一圈回来就建设证券市场?你们才考察了几天?去了什么地方?你们以为自己就摸透了证券市场的本质了吗?你们对我老师说的那些法律你们就都了解和能做到了吗?其实你们根本就什么都不懂,还想搞这个搞那个,你不觉得你们很幼稚吗?”

    说完王剑最后还撇撇嘴说:“你们中国人就是这么自大,以为自己看了一点东西,就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了,真是无知,愚昧头顶!”

    周铭怒了:“他娘的,你这垃圾唧唧歪歪个什么东西?什么叫你们中国人,说得好像你就不是中国种一样!”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