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没公司上市?
    (鞠躬感谢“飘扬弦歌”的两张月票支持!)

    诺德里曼只是来南江走访一圈,因此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仅仅在第二天他就回去港城了。

    周铭张恒和罗韩送他到南湖口岸,在站前广场上,诺德里曼紧紧握住周铭的说:“周先生,遇到了你让我这一次的中国之行收获颇丰,我真的难以想象,在这块封闭的土地上,怎么会诞生出你这样具有这么超前眼光的人,你的想法让人叹为观止,你的很多理念都是我闻所未闻的。”

    说到这里诺德里曼又叹了口气:“只是很可惜,我才在这里住一天就要走了,要不然我真想留在这里见证周先生还有你的东方奇迹。”

    周铭对他说:“诺德里曼先生用不着遗憾,我们中国人是非常好客的,而且现在我们正在进行改革开放,我们已经主动打开了国门,就是为了要和全世界融合在一起的,所以如果诺德里曼先生你要是想来的话,以后随时都可以来的,我们也都是随时欢迎的。”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诺德里曼高兴的说,“周先生,我认为你的才华应该是要放在全世界的,只在你们国家太可惜了,你不考虑我的建议来美国吗?”

    “我很感谢诺德里曼先生你的邀请,我也会认真考虑,以后也一定会去的,但不是现在,你知道我的祖国还需要我。”周铭说。

    当周铭和诺德里曼说话的时候,旁边的记者都没有闲着,不论是从美国跟出来的记者还是港城的记者,都在不停的按动着手中相机的快门,要保留下这珍贵的一幕。

    听着相机的咔嚓声,一旁的王剑面无表情,事实上经过从昨天到今天,如果说诺德里曼每一句夸周铭的话都像是在打他脸的话,那么现在他的脸已经要肿成猪头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一辈子不要在周铭面前露头,还能有什么表情?

    和周铭道别以后,诺德里曼这一行人就过桥回去港城了,周铭这边也回市政府去向陈云飞交差了。

    才走进陈云飞的办公室,陈云飞就笑眯眯的对周铭说:“我看了张恒同志的报告,你小子很行呀,居然连国外专家都被你折服了。”

    对于陈云飞知道昨天的事情,周铭并不奇怪,毕竟让自己和张恒接待诺德里曼就是他安排的,张恒每天也要给他交报告,说明当天情况的,那么接待诺德里曼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向陈云飞汇报的,尤其还是自己在外国人面前为祖国长脸这样的事。

    周铭耸耸肩说:“还好吧,只是我的想法刚好和他不谋而合,另外我在大学期间也读过他的一些经济学著作,能够投其所好,算起来我这其实就是拍马屁了。”

    陈云飞哈哈笑起来:“不错,如果每个人拍马屁都能拍到你这个程度,那我想拍马屁这个词也该转成褒义了。”

    说完这个,陈云飞又问:“不过他毕竟是国外经济领域的专家,他的一些意见我们还是不能不重视的,他有没有提什么意见出来?”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他的意见也只是从法律法规上着手,他对我们搞证券市场的最大疑惑也就是我们没有资本主义的相应法规,也没有他们那一套自由理论,如何能够保证证券市场交易的公平公正公开,如何能够保证证券市场能够稳定的运行下去。”

    其实这些陈云飞已经在之前张恒给他的报告里看到了,但现在听周铭说了他还是感到很惊奇:“这些问题不就是你当初在杨老说的那一套吗?看来你还真是和国外专家的看法不谋而合呀,要不是知道你这小子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早就和国外专家串通好的了。”

    陈云飞的话让周铭汗颜,因为他之所以能提出那些直指关键的问题,都是自己拥有了后世二十多年记忆的结果,那是无数精英二十多年总结出来的东西,自然能一针见血。

    这个原因周铭是不可能说的,他只能说:“陈市长,我觉得这都是最浅显的东西,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嘛!”

    “好一个无规矩不成方圆!”陈云飞赞道,“这个话虽然谁都会说,但能真正看到问题的,并且敢在杨老面前说出来的,就只有你一个了。”

    随后陈云飞又说:“对了,你给张恒提的建议已经弄成文件提交上去了,国务院已经做了批示,同意先成立一个证券公司代为行使证券交易所的职责,看看市场的反应情况,为此省里和市里也都开过会讨论了,争取在这个星期内就把证券公司给搞出来。”

    “这么快?”周铭有些惊讶。

    在周铭的记忆当中南江证券公司是要在明年才会成立的,周铭尽管能够料到自己的重生会带给这一世很大的变化,也会影响历史的原本方向,但却没想到改变会来得这么快,要知道,这个证券公司的成立,可是中央的决定呀!而自己,现在只不过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

    陈云飞说:“时间不等人,当然是越快越好,不过这证券公司的运行和交易这一块,你要好好抓起来了,一定要让这个市场繁荣起来。”

    “陈市长你放心吧,证券市场一定会有大发展的!”周铭很有信心的保证说。

    ……

    离开陈云飞的办公室,周铭来到了市委这边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张恒起身迎接周铭,张恒现在虽然还只是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但由于其他的市委市政府官员都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因此张恒已经是这个办公室里实际的负责人了。

    周铭来到张恒的办公室,张恒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交给周铭说:“周顾问,这就是证券公司相关文件,基本的规章制度和运行方式都是参照港交所那边制定的,另外小组办公室这边也和市委办和市府办一起在做证券市场临时管理办法,这个办法囊括了基本的公司法、证券法、会计法、合同法和交易法这些。”

    周铭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问张恒:“那监察机构呢?”

    “这个报告已经通过市委办打上去了,市委原则上同意成立一个证券市场监督小组,挂靠在市委政法办里面。”张恒回答说。

    张恒说的这一串东西如果用后世的眼光来看,显然是有点不伦不类的,但放在现在这个年代,这却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周铭只是个重生者并不是无所不能的神,没办法让事情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大体的框架搭好就行了,不过一定要注意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题,虽说监察小组是挂靠在政法办那边的,但证券市场的主要建设工作还是在你们这边,而且本身这个证券市场的建设领导小组的主要负责领导也是市委领导,因此证券公司的运行和证券市场的监管这边你们也要抓起来,不能等证券公司成立了就甩手了事。”周铭嘱咐张恒说。

    对此张恒点头说:“周顾问这您就放心吧,这一点我会牢记的,毕竟证券市场也是我花了这么多心血才搞出来的,我也不愿意他出问题。”

    张恒的话周铭无需怀疑,因为自从乔伟江倒台以后,他在官场上的唯一依靠就是证券市场的建设工作,除非他会拿自己的前程不当回事,否则他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做好的。并且从后世他能进入中央的情况来看,他也一定是个有远见有野心的人,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他绝不会有任何敷衍。

    不过随后张恒有些犹豫道:“只是周顾问,有个事情或许会比较麻烦。”

    周铭扬眉看着他问:“什么事情?”

    “就是上市公司的事情。”张恒说,“目前已经确定证券公司成立一定会上市的公司就只有南江发展银行一家,这是不是有点少了?”

    “只有一家吗?这倒是有些奇怪。”周铭说。

    按照官场上的通行规则,但凡是政府决心要试点去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成功的,就像之前南江的第一次政府拍地活动一样,是一定要为后来做一个优秀榜样出来的。

    那么这一次成立证券公司自然也是一样,作为未来南江证交所的试点前身,这个证券公司不说把证券市场带的多红火,但至少一定要搞出个证券市场的样子来,可现在要真像张恒说的那样,只有一家公司确定上市,这显然是不行的,尤其这家公司还是周铭和杜鹏是大股东,他的第一副总罗韩也是证券公司的创建者之一。

    “可能是其他公司对证券市场了解的不够,他们不敢轻易的答应我们来上市。”周铭对张恒说,“这样吧,张主任你找个时间约一下南江和岭南一些股份公司的老总出来一起吃个饭,我和他们谈谈好了。”

    周铭这个时候的想法是认为或许是自己改变了历史,让证券公司提前成立了,才会导致这些公司的老总都没有做好接受上市的准备,害怕会出问题,所以都在观望,他想和这些老总谈谈,但这个时候周铭并想不到,这个事情并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