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叫你妈了个b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lecxf”的捧场支持!)

    周铭等在南湖酒店最好的包厢里,不一会包厢的门被敲响,包厢服务员主动去开门,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张恒带着几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见到这几个人,周铭连忙起身向他们问好,张恒分别给周铭介绍道:“这位是叶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郑毅,这位是万田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周元,这位是金科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崔江,这位是远达股份公司的董事长王连。”

    听到这几个名字,周铭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因为这几个公司在南江的证券市场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凡只要是熟悉南江股市发展历程的,回想这个年代都知道一个‘南江老五股’,就是南江最先吃螃蟹最先挂牌交易的五支股票,除了铁打不动的南江发展银行以外,剩下的就是眼前这四个了。

    这个情况让周铭不能不感慨历史总是有他巨大的惯性在里面,哪怕自己重生回来改变了很多事情,但有些事情还是会按照他的既定轨道在走的。就好像这五支股票一样,前世他们是最先挂牌交易的,这一世自己让张恒找公司老总过来谈谈,他也是找了这几位。

    周铭的愣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马上就恢复了正常,根本看不出问题,周铭上去分别和这四位公司董事长握手,再请他们入座。

    当几人全部落座以后,酒店服务员开始上菜,周铭也让酒店打开了一瓶茅台,让服务员给自己张恒还有几位董事长满上。

    周铭和张恒先敬了四位董事长一杯相互寒暄了几句,周铭才进入主题道:“几位董事长都是咱们南江市率先实行股份制的龙头企业,你们也都是富有远见卓识也敢于大胆创新的企业家,相信你们也都应该知道,南江市委市政府正在组织建设属于我们自己的证券市场,只要我们的证券市场搞起来,你们就可以把你们公司的股票公开挂出来进行销售,能够更方便的进行融资了。”

    这四个人听着周铭的话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叶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郑毅说:“周顾问所言极是,自从我们南江市被定为特区以来,中央在政策上的确给了我们很大的优待,现在要搞证券市场也是正确的方向,毕竟港城那边都有股市,我们这边要发展也不能没有。”

    郑毅的话让周铭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周铭听出他这话就是在顾左右而言其他。

    虽然周铭并没有把话说的那么直接了当,但以他们的智商不应该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除非他们这大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周铭想了一下决定直接问:“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在不久以后就要成立的南江证券公司挂牌交易你们公司的股票吗?”

    这一次轮到郑毅他们四个人愣住了,他们显然谁都没有料到周铭会如此直接,在他们的印象中政府官员不都是要面子的吗?他们本以为周铭也会和他们慢慢兜圈子,他们也可以和周铭慢慢打太极,可他们却忘记了,周铭并不是什么政府官员,而是货真价实的生意人,周铭不想也没心情和他们墨迹。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一句话就把他们给顶到了墙上,让他们不得不正面回答了。

    这四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郑毅出面回答周铭说:“是这样的周顾问,我们作为南江的本地企业,原本是应该要无条件支持南江证券市场建设的,但是我们的企业才进行股份改制没多长时间,很多的制度还不完善,就目前的股份我们还没有完全消化,如果这个时候再在证券公司进行挂牌交易,我很担心会出问题呀!”

    郑毅的话音落下,其他三人也纷纷说:“是呀周顾问,我们的企业怎么样都是小事,但要是耽误了整个南江证券市场建设的大局可就麻烦了;周顾问您本身也是做企业的,相信有些企业上面的事情我们不说您也明白,所以还请您也体谅我们一下,我们是真有难处呀!”

    听着这四人明显的推脱之词,张恒当时就不乐意了:“郑董你们真是不识好歹,作为股份制的先行者,你们难道不知道在证券公司挂牌是给你们公司的股票增加一条宽敞的融资渠道吗?”

    对张恒这么不客气的话,郑毅只是随意的呵呵一笑:“那我就先谢过周顾问和张主任的好意了。”

    张恒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周铭却先问道:“郑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不愿意把你的公司挂到证券公司去交易的?”

    虽然周铭的这个问题和他之前所问的几乎完全一样,但这一次却让郑毅他们的脸色明显尬尴了一下,随后郑毅故作随意的回答:“周顾问,这个问题我刚才好像已经回答过了吧,我们就是因为公司的一些原因,是真的不能在证券公司挂牌的,不是我们不愿意。”

    “郑董,大家都不是两三岁的小孩了,你跟我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吧?你觉得自己是白痴,还是觉得别人都认为你是白痴?”周铭不急不慢的说。

    郑毅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但他仍然强撑着说:“周顾问,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怎么好好你要骂人呢?”

    周铭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看了其他人一眼,见他们也都是这个态度,周铭才说道:“这样啊,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在我面前装傻,那就请你们一直装下去吧,我会代表证券公司向陈市长建议打击一些公司打着股份的旗号进行非法集资的,你们好自为之。”

    “周顾问,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郑毅问。

    “是的。”周铭回答说,“你们可以不拿我的话当回事,但我保证你们会后悔的。”

    郑毅几人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凝重了,最后金科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崔江站出来说:“周顾问,这样吧,你也别为难我们,我帮你呼一个人来,你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周铭点头说可以,然后他就出去找电话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只是他回来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了一个周铭认识的人一起过来了。

    “华少你好。”周铭说。

    崔江带来的这个人就是那个神州公司的负责人华少,崔江对周铭说:“周顾问,华少刚好也在这里用餐,我呼说你找他,他就过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就和华少谈吧。”

    周铭点头说好,但却并不着急先谈事情,毕竟华少跟着崔江一起过来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显然这个事情就是华少搞的鬼。

    “周顾问,是不是感觉很意外呀?”华少先问周铭。

    “确实有点意外,真没想到华少对证券市场的建设工作也这么关心。”周铭说。

    华少伸出一根手指在周铭面前摇了摇说:“我不是对证券市场有多关心,而是我对你周铭周顾问很关心。”

    “是这样吗?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周铭说。

    华少笑笑然后坐在了椅子上,对周铭说:“知道吗?我可是华少,相信你在杜鹏那里也听说过我的名号,所以你应该明白我这辈子是从来没吃过亏的,但是你却让我吃了那么一个哑巴亏,我当时就在想……我究竟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后来我想起来了,你好像现在正在搞南江证券市场的建设工作,我当时就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上面和你玩玩。”

    “所以华少你就联系了这些股份公司,并且用你的身份去警告他们,让他们不要在证券公司挂牌交易了?”周铭问。

    “没错,”华少说,“不过周顾问你这话也说得太难听了,什么叫警告他们?我可没有和国家政策对着干的兴趣,我只是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告诉了他们证券市场的危害,和你这个人不讲信用,一旦他们的公司在你那里挂牌了就一定会吃亏的,仅此而已。”

    说完华少又看着周铭很挑衅的说:“周顾问你不常说市场理论吗?那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市场。”

    面对华少的挑衅周铭并不动怒,他只是看着华少平静的说:“华少我明白你是要报复我,可你也没必要用这样的手段吧?毕竟成立证券公司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南江市委市政府的共同决定,也是很多南江证券人的梦想,你这样一搞不是要牵连很多无辜吗?”

    “是吗?那就麻烦周顾问你帮我和他们说声抱歉好了。”华少说,脸上丝毫没有一点歉意,反而非常得意。

    “周顾问,我这个人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觉得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一定要及时行乐,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你说对吗?”华少很嚣张的说,“所以现在我觉得如果周顾问你费尽心机搞出一个证券市场,但到了最后却没有人愿意过来挂牌交易,你一个人唱独角戏的感觉肯定好有意思,对吗?”

    周铭看着华少摇摇头说:“你简直不可理喻。”

    华少哈哈一笑不以为然,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过周顾问这都是你自找的,本来在你的夜总会,你乖乖让我打一巴掌就没事了,你非要没事找事的去把陈市长给请来,现在好了,你成功的把我给惹火了,怎么样?现在你一个人在证券工作上唱独角戏的感觉是不是感觉很爽?”

    随后华少又说:“不过呢……我这个人是心肠很好的,我也知道你这种人做点事情不容易,那么这样好了,你只要跪下来叫我一声爸爸,我就既往不咎了,好不好?”

    “我叫你妈了个b!”周铭骂道。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