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你不了解市场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周铭一句话骂出来让整个包厢都安静了,包括张恒华少和那四位董事长在内的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周铭,谁也没有想到周铭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脏话来。

    “你……周铭你居然敢骂我?”华少指着周铭说。

    华少的话让周铭感到有些好笑:“我怎么不敢骂你?我他娘骂的就是你!”

    “我说你这红三代是脑子有问题吧?还是你有受虐待妄想症,整天觉得别人都在针对你?老子明明一毛钱事没惹你,那些事情都是你自己臆想强加到我身上的,现在这个证券市场我只是一个顾问,从策划到细致工作没有一样是我主导完成的,你硬要在这地方搞事情,故意摆你的身份让这些公司不来证券公司挂牌,你这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脑子有病!”周铭大骂华少道。

    华少眼角的肌肉有些抽搐,显然是怒火攻心的表现。

    华少也不能不怒,他之前费尽心机的去找那些可能会在证券公司挂牌交易的股份公司,再借助自己的关系,软硬兼施的让他们拒绝周铭在证券公司挂牌,不就是为了报复周铭吗?

    原本这一切进行的都非常顺利,周铭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华少来了包厢,看到周铭那副意外和面对这些公司董事长不合作时苦恼的表情,他别提多开心了,然而却想不到自己的这份开心都没维持多长时间,就被周铭一句粗俗的谩骂给打回原形了。

    正是这个原因,华少此时此刻恨不能把周铭给生吞活剥了才好。

    看着周铭,华少一脸说了三声好:“好你个周铭,看来你是不想好了,本来我只打算给你个教训,让你明白怎么做人的,看来现在我有必要真的让你的证券公司唱独角戏了。”

    “操!”周铭骂了一声道,“跟你这人还真的没办法沟通,我都说了这证券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而且你真的以为你说服了这些公司的董事长,这个证券公司的项目就一定会搁浅了吗?”

    “难道不会吗?还是你以为你能找到其他的股份公司?”华少反问,“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绝不可能。”

    周铭挑了挑眉看着华少问:“那看来华少你为了我的事情真的是费了不少力气嘛!而且你的能耐也的确不小,尽管现在咱们国内的股份制公司都才刚刚起步,但南江这里足够挂牌资格的公司少说也有十多家,有些企业还不是一般的企业,华少你能说服这全部的企业老板,你所动用的能量看来也不小。”

    说完周铭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不过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你根本不了解市场,更不了解证券,我不管你有多大的关系,但有些事情终究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

    华少哈哈乐了:“是吗?可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我现在只看到了有一条被敲了一闷棍的狗在我面前唁唁狂吠,周顾问,你觉得这条狗是不是很可怜呢?”

    周铭懒得理这个神经病,他把头转向郑毅他们那边说:“郑董崔董,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相信未来成立的证券公司,你们把你们公司的股票放进来挂牌交易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郑毅呵呵笑道:“周顾问,你摆不平华少那边就来逼迫和威胁我们,这可不是什么男人的做法,还是周顾问你觉得我们这边好欺负呢?”

    “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周铭说,“我和你们说这个话只是想提醒你们,今时已经不同于往日了,你们的公司自从股份制改制以后就是你们私人的公司了,你们要想自己的公司发展,怎么能听信其他人的话呢?你们都应该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才是。我和华少是私人恩怨,他找你们,只不过是单纯的泄他自己的愤,所以我认为你们更应该为了公司的发展考虑,而不需要在乎别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周顾问了,”郑毅说,“只不过我认为我们自己现在的决定是很正确的,不需要改变。”

    周铭点点头:“郑董的意思我明白了,那么其他人呢?崔董周董和王董,你们怎么说?”

    被周铭点名问到,崔江周元和王连都一起摇头说:“谢谢周顾问的好意,我们也都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

    “那好吧,看来你们都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只希望你们都能记住今天你们说过的话,以后再想在证券公司挂牌交易,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周铭这句话的话音才落,那边华少就不屑的冷笑一声道:“周铭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你以为你搞的那个证券公司是什么人人都想往上凑的香饽饽吗?还以后再想挂牌就没那么简单?我看是你以后别证券公司搞不下去了,四处求别人去你那挂牌才是吧!”

    “我说了,华少你的眼光不行,你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去,你根本不明白资本市场究竟有多恐怖。”周铭说。

    “哎哟我好怕怕,那就麻烦周顾问你给我们展示一下你说的那个什么资本市场吧,别到时候像条狗一样无所作为,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南江才好。”华少说。

    周铭懒得理会华少,带着张恒离开了包厢,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他们听到了里面的话:“不就是个破顾问吗?手里什么屁权力都没有,靠着杜少的关系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就在我们面前拽五拽六的,真拿自己当大爷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跟华少这么说话,还威胁起我们来了?”

    张恒听到这些话很是义愤填膺:“这些人也太不像话了,居然背后说周顾问您的坏话!”

    周铭对此倒是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随他们说去好了,你相不相信最多用不了一个礼拜,他们就会回头来求我们让他们在证券公司挂牌?”

    如果是别人对张恒说这个话,张恒肯定会啐那人一脸,但是说这话的人是周铭,他就感觉是有可能的,毕竟从港城到南江,他创造了无数奇迹,就像那个美国专家诺德里曼所说的那样‘在听周铭的事迹前先得吃药,否则很容易心脏病发作的’。

    周铭对张恒说:“张主任你这边证券公司的筹备工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可以照常成立,只不过有些事情就需要你帮帮忙了。”

    ……

    离开南湖酒店,周铭来到东门商业街的茶楼,杜鹏和唐然在这里等他,是周铭呼杜鹏去出入境管理处接唐然过来的。

    才一见面,唐然就问周铭:“铭哥哥怎么啦?你今天不是要和几个单位的董事长一起吃饭吗?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吗?还是你们事情谈得不好呀?”

    杜鹏看着周铭的脸色不由问道:“事情很麻烦吗?”

    周铭笑笑回答说:“麻烦倒不麻烦,只是很让人意外就是了,杜少你猜一下这一次那些股份公司不愿意去证券公司挂牌的原因是什么。”

    杜鹏仔细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不会是华少吧?”

    周铭拍手赞道:“真聪明!”

    “我靠还真是华少搞的鬼啊?他什么时候这么没品了?”杜鹏惊叫道,其实杜鹏也只是随便猜猜,他心里也不相信这个答案,却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因为在杜鹏看来华少好歹也是那边势力中很有分量的人物,还和他一样,都是燕京皇城根下长大的人,就算是报复也应该是很讲究的才对,怎么能这样做呢?而且发动关系让周铭吃这个亏,他的目的何在?

    周铭两手一摊:“他的想法我是真猜不透。”

    随后周铭把刚才在南湖酒店发生的事简略的讲了一遍,听完事情心直口快的唐然当即说道:“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也太恶心了,还有那些单位的董事长,我看他们才是鼠目寸光的坏蛋呢!那现在那些单位都不愿意在证券公司挂牌,铭哥哥你打算怎么办?”

    唐然虽然天然萌,但很多问题还是能问到点子上的,就比如说这个问题,也正是杜鹏想知道的。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叹息着说:“这个问题没什么好办法,既然他们不陪我们玩,那我们就只好自己玩了。”

    “周铭你的意思是我们自己成立一个股份公司然后去证券公司挂牌交易吗?”杜鹏问。

    周铭点头说:“是的,不过我们不需要重新成立,我们原来在地产还有夜总会那里不都分别有一个公司,可以整合起来搞一个大公司,好几百万的资产,足够在证券公司挂牌的资格了。”

    “没问题,这个我马上就可以办好。”杜鹏说。

    这时唐然却有一个疑问:“可是铭哥哥,你不是要搞一个证券市场吗?那证券公司开起来就只有南发展银行和铭哥哥你的公司两家,会不会有点太少了呀?”

    周铭笑着揉了揉唐然的小脑袋问:“然然相不相信我?”

    “我绝对相信铭哥哥的!”唐然坚定的回答道。

    “所以铭哥哥要告诉你,铭哥哥有一个办法能让那些拒绝来证券公司挂牌的公司他们后悔,会求着我来证券公司挂牌交易的。”周铭说。

    杜鹏眉头一挑:“周铭你是说你要用那个办法了吗?”

    “没错,我要开始炒股了!”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