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准备开始炒股
    (鞠躬感谢“天命丶阻击”的捧场支持!感谢“天使芝吻”和“确拼科缀”的月票支持!)

    12月9日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南江乃至全国的金融圈来说,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南江证券公司成立的日子,南江证券公司的成立标志着南江资本市场的规范,也预示着国内的经济将要步入现代经济的行列了。

    南江证券公司就在南港大道上,距离南江市委市政府并不远,这一天在证券公司门前的广场上热闹非凡,南江市的各界名流都出席了成立仪式,在仪式上,南江市委书记陆雄和市长陈云飞分别做了讲话致辞,讲的内容很多,不过归纳起来就是希望证券公司的成立能为南江建设增砖添瓦,为全国的改革开放打开新局面云云。

    在陆雄和陈云飞都做了讲话以后,他们也一起为南江证券公司揭牌,同时现场放响礼炮,还有耍龙舞狮的队伍进场,在这一派如同过年一般的气氛当中,整个成立仪式结束。

    仪式结束以后,陆雄陈云飞他们就返回了市委市政府,送走了领导,周铭和杜鹏就对罗韩说:“恭喜罗经理成为证券公司第一副总,是咱们南江证券市场第一人了!”

    面对周铭和杜鹏的恭贺,罗韩很不好意思的说:“周顾问杜少你们就别取笑我了,在你们面前我哪能称得上什么南江证券市场第一人呀!要说第一人也绝对是周顾问才对,我这个位置也应该是由周顾问来坐的。”

    “我就算了,我只想低调的赚钱,安安静静的当我的资本家,这种活还是你们来干的好。”周铭说。

    周铭杜鹏跟着罗韩走进证券公司,公司内部的布局和银行差不多,虽然比真正的交易所还差很多,但对于现在这个刚开始的试点阶段,这却已经足够用了。

    在证券公司里转了一圈,罗韩有些犹豫的对周铭说:“周顾问,现在证券公司的各方面工作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政府那边也出台了很多相关规定,证券监察小组也挂在了政法办公室那边,只是证券公司这边才只有两支挂牌交易的股票,会不会有些太少了呀?”

    周铭知道罗韩的担心,目前在证券公司挂牌交易的就只有南江发展银行和金鹏实业两支股票,实际上这就是在场三人的杰作,南发展银行就不用说了,金鹏实业则就是周铭和杜鹏把他们的地产公司和南江夜总会整合在一起以后新搞出来的股份公司。因此就像华少说的那样,不论是证券公司还是挂牌交易的股票,都只是他们在唱独角戏,罗韩无疑担心没办法把证券市场带活,到时候没办法向市里交差。

    周铭拍拍罗韩的肩膀说:“放心吧,资本市场是一个很有魔力的东西,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罗韩不明所以的看着周铭,显然不明白周铭的意思,随后周铭又说:“罗副总,在证券公司成立前我找陈市长和张主任都谈过,先不引入涨停跌停的这个机制。”

    “我明白涨停跌停这个机制是为了抑制股票暴涨或者暴跌的的投机行为,但是现在咱们证券公司就只有我们两家,会有人来投机吗?”罗韩疑惑道。

    “所以我才说罗副总你这是小看了资本的魔力,还记得国外某位伟人说过的话吗?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周铭说,“我不是说我们南江人是资本家,但是人们对于利益的追逐心态始终是相同的。”

    对于周铭的话,罗韩将信将疑,周铭也并没有和他解释太多,因为不管他在这个年代多么先进,但相比后世来说,他的眼光还是太窄了一点。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等到证券公司五点下班结算,今天一天的交易额才只有很少的一百万,相比后世一天几百上千亿的交易额,这点交易量几乎和没有差不多。但实际就这还是由于今天是证券公司成立,很多人受到了陆雄和陈云飞的示意才来买的,要说真正自发来买股票的,几乎完全没有。

    到了第二天,没了那些政府摊派的任务,证券公司的交易额直接跌到了谷底,尽管今天罗韩特意延长了交易时间,但一天下来,交易量也不过就只有可怜的八万块钱。

    第三天上午,当周铭和杜鹏照例来到证券公司看情况的时候,华少带着上次吃饭那几位公司董事长也来了这里。

    “杜少周顾问上午好,怎么听说你们昨天一整天的交易量很不理想?那要不要我来帮帮你们呀?我可以买你们一块钱的股票,也算是聊表心意了嘛!”华少很嚣张挑衅的说。

    周铭懒得理这个神经病,华少随后又对那几位公司董事长说:“看到没有?这就是这个狗屁的证券公司,一天下来都卖不了多少股份,就那些还都是他们自己想办法的,根本没有任何价值,还不如你们自己想办法要靠谱,就让他们唱这个独角戏好了。”

    叶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郑毅附和华少道:“华少所言极是,本来嘛,咱们这里就没人懂什么股票,以为自己去港城那边转了一圈回来就都是证券宗师了,非要学国外搞什么证券市场,这种好高骛远自以为是的态度,不把事情搞砸那才奇怪了。”

    另一位远达股份公司的董事长王连则说:“是呀!还好我们没有在这里挂牌交易,要不然就是上了贼船咯!”

    听着这些讥讽的话,杜鹏这个暴脾气怎么都忍不了了,他站出来大骂道:“你们他娘的会说人话不会?我们辛辛苦苦的在这里为了建设我们自己的证券市场奋斗,你们一点忙不帮就算了,还在这里冷嘲热讽的,一帮鼠目寸光的猥琐小人,你们他娘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华少这个时候站出来说:“杜少不要这么生气嘛,他们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看看你们这个什么证券公司,确实搞得很烂不是?”

    华少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接着对杜鹏说:“杜少,虽然我和你不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但咱们同为燕京红墙根下长大的同志,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不要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有些人他们就是无赖,他们跟在你身边不过就是为了利用你的关系而已,你千万别信这些人的。”

    周铭对华少说:“华少你要怎么针对都是你的事,但你这么挑拨离间就没意思了。”

    “挑拨离间?”华少不屑的对周铭说,“周顾问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对你这样的人我还犯不着用这样的手段。”

    杜鹏说:“华少,我教什么样的朋友是我的事情,从年龄上来说我也并不比你小多少,我也是有分辨能力的,请你自重。”

    华少哦了一声说:“是这样吗?那我就要看看杜少你的分辨能力究竟有多优秀了。别到时候你们这个证券公司搞垮了,这个家伙灰溜溜的跑路了,把锅全丢给你一个人背了。”

    “不用到时候了,过不了几天咱们就能见分晓了。”周铭说。

    “看来周顾问对自己很有信心嘛!”华少一副故作怜悯的嚣张表情对周铭说,“只是我不明白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信心?”

    “华少,如果你能多读点书,多了解一下国外的资本市场,你就能明白我的信心从何而来了。”周铭说。

    华少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铭:“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嚣张到几时,顺便告诉你们一声,南江的证券公司中央一直在关注的,现在你们的惨状中央已经知道了,正在讨论何时取消证券公司的事情,我很想看看等证券公司被中央勒令关门歇业的时候,你周铭脸上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恐怕你看不到了。”周铭说。

    华少冷哼一声带着那四个公司董事长离开了证券公司,看着华少他们离开的背影,杜鹏愤愤道:“这个家伙太嚣张了!”

    另一边罗韩则是很担心的问:“周顾问,如果华少他真的这样和我们作对,绑住其他公司不让他们参与进来的话,单靠我们确实很难运作呀!”

    周铭说:“罗副总你不用担心,忘了我和你说过的吗?炒股这个东西开始就是庄家一个人在运作唱独角戏的,但只要能把这个股票给炒热起来,那就看不懂了,到时候会有一大批跟风要买的人过来,只怕咱们证券公司的这个小营业厅都根本装不下了。”

    周铭说完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而且我倒认为现在没人过来买股票也是好事,这样压抑得越久,到时候爆发出来的能量就会越恐怖。”

    最后周铭不管罗韩,转身问杜鹏道:“咱们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资金已经全部到位了,包括周铭你从港城那边调来的五百万港币,咱们的计划随时都可以开始了。”杜鹏说。

    “ok!那我们就可以准备开始炒股了!”周铭说,“接下来的一周就将会是极度疯狂的一周!”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