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那一年股疯
    (我有特殊的恶搞技巧,不喜请轻喷~~~~~~~~~~~~~)

    位于燕京五棵松的军医院是国内医疗团队最雄厚和医疗设施最好的医院,据说很多国家领导人都曾在这里就医,2017年12月15日这一天,一辆央视的采访车开到了这里,著名的央视主持人带着她的采访团队走下车。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主持人,今天我们来到了首都著名的军医院,今天我们要采访的人就是罗韩老先生,提起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因为他是南江发展银行的领头人,更是南江证券市场乃至全国资本市场的建设者和开拓者,就请大家跟随我们的镜头一起走进这位伟大人物的世界吧。”

    一番开场白以后,央视主持人和她的采访团队走进医院,在经过了身份验证以后来到了特护病房,见到了罗韩。

    罗韩这个时候已经生病躺在床上,面对镜头,他陷入了回忆:“我已经老了,老到记不清很多事情,但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在三十前年,那一阵不可思议的股疯,还有那一个开创了国内金融新天地,真正带着我们了解了资本市场的伟大人物,他的名字叫周铭!”

    罗韩的话让所有人面面相觑,最后主持人问出了大家都很想知道的问题:“罗老先生,那三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请您具体和我们说说吗?”

    ……

    87年12月中,东门区是南江市委市政府的所在地,也是南江市经济发展最快的一个地方,这里的人们每天忙忙碌碌早出晚归,他们会比其他地方的人们更懂得时间的宝贵。

    老王全名郑吴周,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王,每天早晨他都要早起烧一锅热水,然后把提前做好的叉烧包放在用竹子编制的蒸笼上蒸,这是南江人最常吃的早餐,所以老王每天很早就会打开店门,因为他知道每天都会有来来往往上班赶时间的人会在这里买他的叉烧包。我们这期舌尖上的南江,就将带领……

    旁白还没有说完,老王就不乐意了:“行了你别说了,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录股疯下的南江吗?怎么又成了舌尖上的南江了?你丫是走错摄影棚了还是带错剧本了?还有我的名字明明是叫郑吴周,里面一个王字都没有,怎么最后就成老王了?”

    老王说完就愣住了:“诶不对呀,我明明是87年的人,为什么会吐槽这个东西?而且这个年代也不会有舌尖上的南江吧?”

    旁白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让我们继续荡起双桨,你待会是不是还要去证券公司。

    “那当然是要去证券公司的,现在股票这个东西在我们南江可疯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买了股票发了大财的,谁要是来了南江不知道股票和证券的,那他等于没来过南江。”

    老王说到这里停了一会,看了一眼时间又说:“每天证券公司都是上午九点钟开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市那么晚,反正到了这个时间证券公司才会开门营业,我们这些股民才能可以开始买卖股票,再过一会我也要过去了,如果去晚了搞不好连门都挤不进去了,证券公司中午十二点到一点还有休市制度的,反正去晚了就麻烦得很。”

    老王说着揭开蒸笼看了一眼,顺手就从里面拿出几个热乎乎的叉烧包放进自己的布口袋里,老王心满意足的拍拍口袋:“这就是我的午饭了,走,我带你去证券公司。”

    说完老王拔腿就走,当老王前脚刚走,后面就传来了一声怒吼:“抓小偷啊!有人偷了我店里的叉烧包!”

    听到这个声音老王走得更快,几乎都要跑起来了,到了证券公司已经气喘吁吁。

    喘匀了气,老王抬起头,证券公司门口的景象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尽管现在还不到八点,但门口已经聚满了人,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大家或坐或站着,但眼睛都是在死死盯着证券公司紧闭着的大门,就好像那里随时会有神仙出来一样,只因为在门上面有一块巨大的led显示屏,上面标着昨天闭市时的股价,分别是‘南江发展银行40元每股’和‘金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9元每股’。

    老王也走进了证券公司前的广场,找到了几个认识的股民,这些股民都在讨论着股价。

    “我记得昨天开市的时候南发展还只有32块钱每股,没想到昨天一天就涨了八块钱每股,这昨天我要是能买一百股,我昨天一天就能赚八百块钱,都能顶我两年多的工资啦!”

    “你也就只能想想了,这里的人全都是要买南发展银行股票的,只要有股票被放出来,立马就被人给抢走了,哪里还有你买的份?”

    “就算买不到银行的股票,买那个金鹏实业也行呀!我记得昨天开市的时候他才是五块多每股,结果到了闭市的时候一下子就涨到了九块钱每股,这几乎都是要翻了一倍呀!”

    相比他的朋友,老王倒是更实在一些:“你们就拉几把倒吧!你以为股票是你说能买就能买的?现在出了新规矩,要买股票都是得分别在证券公司和南发展银行分别开个账户,把两个账户关联了以后才能购买股票的,而且就是这个开户,你就等着摇号吧。”

    这时旁边一个人好奇的问:“这位兄弟,什么是摇号?”

    老王几人很不屑道:“摇号都不知道你新来的吧?摇号就是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在证券公司开户的,都必须拿身份证在证券公司登记,每一个小时现场抽取一批人发放开户表,一天只发两百张开户表。”

    “两百张不少啦!”那人说。

    “不少?你以为就只有咱们这几个人吗?我告诉你,每天来这里排队摇号的人少说有几万人,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摇到一张开户表,直接现场开卖,三百块钱都有人要。”老王说。

    听到这个那人立即瞪大了眼睛:“什么?还没开始炒股就先花三百块钱开户?”

    “三百块你以为很多吗?”老王说,“我告诉你就是三百块钱你还不一定能买得到一张开户表,并在证券公司开户的时候你还要交两百块钱的保证金和五十块钱的开户费,也就是说你至少要五百五十块钱才能开到一个可以开始炒股的证券户头。”

    “你也别急着惊讶,你想想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要炒股?”老王问。

    那人回答:“我是听说我隔壁的邻居说他买的南发展银行股票涨价了,他昨天拿去卖了赚了一千多块钱,所以我也要来买这个股票。”

    “什么?你邻居昨天就卖了?”老王惊讶道,“你邻居真是个白痴!他怎么能卖了呢?他肯定是卖的40块钱每股吧?我告诉你他亏大了,这要是我,80块钱每股我都不愿意卖。”

    那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说:“你的意思是这银行的股票价格还会再往上涨?”

    “你这不是废话嘛!如果不会涨我大清早跑这里来排队摇号我有病啊我?我告诉你,据我的分析,这银行的股票至少能涨到一百块钱以上!”老王说。

    那人惊讶得一下子跳起来了:“一百块钱每股吗?那不是一下子翻了五倍吗?”

    “五倍?这个股票可不是你这么计算的。”老王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教导眼前的菜鸟道,“我告诉你,根据南发展银行里的股票制度,当股票的价格不断攀升以后,银行的资金多了,他的股份也会增多,就是我们这些买了股票的人,他还会送好多的股票出来,反正据我估计,不出两个月,就至少能涨十倍上去。”

    “十倍?”那人震惊得嘴巴大张的足够塞下两个鸡蛋了,“那如果我邻居不卖掉的话,那他岂不是可以赚一万多块钱了吗?”

    老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就是这样啊,要不然我怎么说你邻居就是一个白痴啊!”

    那人吐出一口气说:“还真是呀!不过这南发展银行的老总还真是有本事呀,南发展银行的老总是叫什么罗韩的吧?他好像就是这证券公司的老总,他居然能想到用这个办法来帮自己的银行发展,真了不起。”

    老王鄙夷的看着他:“说你不懂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那罗韩算什么?我告诉那个罗韩不过就被别人丢出来做给我们看的烟幕弹,这个证券公司真正的老总我听说是一个从港城来的姓周的大老板,他的身家好几亿,不仅证券公司的制度是他搞出来的,听说他都把整个南发展银行给买下来了。”

    “这不是真的吧?怎么能有人买下银行呢?那姓周的老板也太恐怖了!”

    老王还想说什么,这时他的朋友却提醒他说:“老王别说了注意点,证券公司要开门了,我们今天一定要摇到号,一定要买到股票!”

    那人突然发现了什么,对老王的朋友说:“这位大哥,你的腿脚好像有些不便,也要挤进去吗?”

    老王那朋友却无所谓的说:“你说我的腿啊?那是昨天摇号的时候不小心给挤的,没什么大碍,比起我的腿,能不能买到股票才是真正的大事!只要能买到股票,我的腿给人踩断了都行!”

    看着老王朋友说起股票时那一脸狂热的表情,他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心里说:疯了,他疯了!

    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边证券公司的大门就被打开了,而随着证券公司的门被打开,所有人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一个一个拼命朝证券公司的交易大厅里冲去,在人群里,不论是老王和他的朋友,还是这位新人,都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被这些陷入疯狂的人群推着往前走。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