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都想赚钱
    周铭开车来到东门酒店要了一个包厢,当周铭才点好菜包厢的门就被敲开了,是唐然带着她的父母进来了。

    唐然进门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周铭说:“铭哥哥,那个……我爸我妈也想买股票。”

    周铭笑了,他了解唐然,知道这个女孩脸皮薄,觉得和自己开这个口是很难为情的一个事情,周铭对她说:“当然没问题了,只是不知道叔叔阿姨想买什么股票?”

    唐然的父母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唐然的母亲林卫秀站出来对周铭说:“周老板,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应该买什么股票,我们只是听周围邻居和单位同事说现在买股票很赚钱,可我们又没那个时间去证券公司排队摇号,这就想着来找您了,因为您不就是那个股票公司的老板吗?”

    唐然的父母一直称呼周铭老板,周铭也让他们不要叫,可这二老就是改不过来,周铭也只好随他们了。

    “那个叫股份公司,销售股票的地方叫证券公司。”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一下,想起唐然的父母并不太懂证券,只是想赶个时髦赚点钱,就不解释那么多了:“如果你们想赚钱的话,我是建议你们买南发展银行的股票,那个买的人多,赚钱也快,如果你们想长久持有股票的话,我建议你们还是买金鹏实业,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公司再怎么样也亏待不了你们的。”

    “那我们一样买一点,保险一些。”林卫秀说着就从包里拿出钱来要给周铭。

    看着林卫秀手上那几百块钱,周铭把她的手推回去了:“阿姨你这点钱就留着吧,股票的钱我先帮你垫着,等你赚了钱再还我。”

    周铭这番话说的是很有技巧的,因为如果周铭直接拒绝林卫秀,会让她有一种被施舍的屈辱感,但周铭这么说却好很多,只会让她觉得是借钱,是正当的,相比被施舍,这种感觉就让她好受很多。

    “好的,那就谢谢周老板了,周老板您真是个好人,我们家然然能碰到您真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呀!”林卫秀说。

    周铭笑着说声谢谢,然后周铭要留唐然的父母在这里一起吃饭的,可他们说什么也不同意,就先走了,而等父母都离开了以后,唐然坐在了周铭的身旁抱歉道:“铭哥哥对不起,我不该带我爸妈来找你买股票的,肯定让你很麻烦很头疼了吧?”

    “这怎么会?没什么关系的呀!”

    周铭说,看着唐然这个样子,再联想后世那些傍上大款就要这个要那个的女孩,唐然真是太单纯太容易满足了一点。

    周铭和唐然说着话,包厢的大门被杜鹏敲开,杜鹏手上拿着好几份报纸兴冲冲的走进来。

    “还真让周铭你这个家伙给说中了,你之前就说会有股疯,现在这几份报纸的标题都是股疯,都是在说咱们南江市的股票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让人们发了疯的去抢。”

    杜鹏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份报纸给周铭看:“你看这份报纸,标题是股疯下的南江,里面就说咱们南江人都被股票搞疯魔了,他里面说有一个人第一次去证券公司摇号,结果在推挤的时候把腿伤了,结果第二天他还要去,还对记者说他宁愿断了这条腿也要买股票,这真是疯了。”

    “所以正应了史记里面那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不仅是商人,每一个人都是想要赚钱的嘛,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穷了这么多年,人们都穷怕了,现在猛然有一个这么大的赚钱机会摆在面前,大家当然是拼命想要抓住的。”

    周铭说,由于前世的记忆太过于久远,后面留下的记载也并没有那么丰富,或许也不让记载的那么详尽,因此周铭并不了解那时股疯的情形,不过周铭却知道那时人们为了炒股都有冲击党政机关的事情,可想而知股票这个东西让人疯魔到了什么程度。

    听周铭这么说,杜鹏也叹了口气说:“是呀!人们都拼了命的想要赚钱,还真应你以前评价过的那句话,这玩意就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就收不住了。”

    “行了,我们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周铭说,“咱们那个金鹏实业资产增长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让杜鹏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他兴高采烈的对周铭说:“周铭咱们公司那个资产增长的速度你都看不懂,就这一个礼拜的时间,我们公司的股价翻了四倍上去,一下子就赚了好几百万。”

    “这个钱可不是你赚的,是股民们投资到我们公司的,我们公司是拿这笔钱要来发展,要给所有股东发红利帮他们赚钱的,你可要搞懂这个股票的实质。”周铭纠正杜鹏道。

    不过周铭很清楚,不光是在现在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在后世,也同样有人拿证券市场当成是圈钱的好地方,记得周铭曾看过一篇报道,说是一位上市公司老总曾说过:让公司上市是最好最快赚钱的方法,比找银行要好多了,银行贷款要还,股市融资根本就不用考虑还的问题。

    看来自己重生回来帮南江更早的打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却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周铭想着这些的时候,包厢的门再一次被敲开,这一次进来的是罗韩。

    见到罗韩进来,杜鹏故作不满的对他说:“罗副总你这可要不得呀,你都迟到这么久了,不是证券公司搞起来了,你这第一副总的架子就端起来啦?”

    罗韩老脸一红说:“杜少说笑了,我哪敢在周顾问和杜少您二位面前端架子呀!实在是要绕路没办法呀!”

    周铭和杜鹏哈哈笑了起来,他们当然知道罗韩这边的情况,自从南江的股疯热潮起来以后,罗韩这位身兼南江发展银行和南江证券公司两边第一副总的人,就要躲着人走了,因为只要他被认出来,马上就会有几十上百的人围过来要找他买股票了。

    “周顾问您真是有点石成金的神仙本事,如果不是您搞出来的这个证券市场,我也不会有今天呀!”罗韩说。

    罗韩这也真是有感而发的,他还深深的记得就在证券公司成立前几天,还有人来银行闹事要求退股的,但是现在,才不过两个礼拜的时间,一切就都翻转过来了,不仅再没人要来退股,甚至还有很多人求着来买股票了;而除了股票这一边,南发展银行业务本身也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增长。

    起初周铭提出要指定南发展银行的账户作为关联证券账户的唯一银行,罗韩还并没有感觉什么,甚至罗韩担心过会不会影响股票市场,不过仅仅一天以后,罗韩就不这样想了。

    因为就在这个规定公布以后的第一天,南发展银行的各个营业厅就一下爆满,都是来这里开户的股民,而也是第一天,银行的存款就一下子增加了两千万。

    要知道,南发展银行最初发行的股票,也才只有一千万,现在一下子存款就到了两千万,这样天差地别的改变,罗韩想不诧异都不可能。

    周铭则笑道:“罗副总你可别给我戴这么多高帽子,其实这和我的关系还真不大,就算是你罗副总自己搞出证券公司也是一样的。”

    周铭这话说的是真的,他前世的记忆就摆在那里,只要证券市场一搞起来,那就是一阵股疯,只不过这一世有了自己的存在,在自己的引导下让这股风潮提前到来了罢。至于银行,怎么说自己也是南发展的大股东,要不以权谋私就太说不过去了,周铭甚至可以断定,只要国家允许让南发展银行成为关联股市的唯一银行,那么凭着这点,南发展银行未来甚至都可能成为全国第一银行。

    罗韩还想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罗副总,多余的话就不用再说了,现在炒股的风潮已经被带起来了,但却是在这种时候我们却是要保持冷静,罗副总你一定不能把这当成是试点,而一定要把证券公司当成是正式的交易所那样搞,尤其是摇号开户那些,一定不能搞内部交易,一定要杜绝**,否则会酿成大祸的。”

    不知为何,罗韩在听到周铭这句话时,突然不自觉的浑身颤了一下,罗韩并不知道周铭的这个警告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他只能忙不迭的答应周铭。

    随后周铭让酒店上菜,周铭和罗韩一边吃着一边聊着证券市场的情况,罗韩说由于股疯热潮,南江市委市政府已经把股市建设列为最重要的项目了,关注度前所未有的高。

    周铭对罗韩说:“既然现在政府那么重视,那个计算机网络的建设就更不能落下了,一定要快点抓起来!”

    周铭这么对罗韩强调这个的原因,一方面是未来电脑炒股是趋势,是必须要实行的,另一方面也是周铭实在受不了现在这种原始的股市交易模式了。

    当周铭和罗韩在包厢里边吃边聊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再一次被敲响了,周铭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很奇怪,因为他们并没有请谁来,可当他们打开门以后却发现,是几个熟悉的脸孔不请自来。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