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股市泡沫
    (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月票支持!)

    早上九点,一辆奥迪车开进了南江的市政府大院,将车停好,周铭从车上走下来,然后径直走进市政府大楼,直接来到了市长陈云飞的办公室。

    见到周铭进来,陈云飞连忙向他招手:“周铭你来了,你过来一下,这个南江证券报上说我们南江有股票的地下黑市,而且黑市上面流通的股票市值要比证券公司更高,这是不是真的?”

    这个画面对周铭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自从南江股疯热潮爆发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来接受陈市长关于股市方面的咨询,就算现在已经有了证券报纸,陈云飞还是更想听周铭的想法,让他不能不老老实实的履行自己发展顾问的职责。

    周铭点头说:“是的陈市长,不过我认为黑市这个东西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有很多交易是没有办法摆在台面上的,而且来说现在我们的证券市场建设还很不完善,大家对股票的认识也不够,很多人只知道股票可以赚钱,却不明白股票为什么赚钱,更不明白股票的机制原理是什么,这样一来,就很容易给一些不法分子可趁之机了。”

    周铭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很多人利用大家不懂股票,很多人买不到股票但又求财心切的心理,以高于证券公司的价格兜售股票,甚至还有人出售假股票,这就有了黑市。”

    “黑市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也会催生很多违法犯罪的事件,这个东西绝不能纵容。”陈云飞严肃道,“周铭你对这个黑市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没有?”

    周铭两手一摊:“陈市长,这个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只能是您老人家让市政府相关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再加强一下对普通群众关于证券方面的宣传和教育了。”

    周铭想了一下举例说:“陈市长可以让市政府出钱让南江证券报社印很多关于证券知识的报纸和传单,然后派人在街头派发。”

    陈云飞瞪了周铭一眼,没好气说:“你还真是个资本家,什么时候都不忘赚钱,连这种公益活动你都要从政府这里抠一笔钱走?”

    周铭呵呵笑了,陈云飞会骂他,就是因为周铭口中的南江证券报就是周铭办的。

    说起来这个南江证券报也就是周铭临时起意的东西,毕竟周铭是重生者却不是神,不能什么都想的面面俱到。当初周铭想到了南江股市的火爆,却忘记了证券媒体这一块,后来当看到每天那么多股民大清早就挤在证券公司门口看行情,他才猛然想起证券报纸这一点。

    于是,周铭就和杜鹏商量搞起了一个证券报社,尽管这是临时起意,但周铭也是本着做好的态度,报社里不管是排版还管理渠道,都是和南江报社共用的,记者也是找林慕晴帮忙从港岛财经挖来的。

    当然,记者的事情找沈欣是更方便的,但周铭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和这个和自己有过暧昧的女记者打交道,就只好让林慕晴代劳了。

    就这样,借着股疯热潮,南江证券报作为唯一专业的证券类报纸,一下子就打响了品牌,可以说几十万的南江股民,没有谁不知道南江证券报的。

    “周铭你在股市和你办证券报赚的钱都不少了,这个钱你就不要想了!”陈云飞说。

    “陈市长你不能这样啊!我的钱都是我辛辛苦苦合理合法赚来的,又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的,你不能这么剥削人呀!”

    周铭叫屈道,但陈云飞却根本不管,只是一副‘我不管你看着办’的耍赖表情,周铭没办法,只好说:“陈市长,那要不这样吧,证券公司那边通过交易佣金和开户费这一块也赚了不少钱了,并且证券公司作为南江唯一合法的证券交易机构,有义务对股民宣传。”

    陈云飞摆摆手说:“随便你怎么操作了,反正只要不让我掏钱就行了。”

    好嘛!市政府的事情,他这个市长却不愿意掏钱,周铭对此也是无奈了。

    陈云飞又想到了什么问周铭:“对了,我看这报纸上评论说证券公司里每一只股票的增长都太快了,并不是正常现象,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典型的泡沫经济。”周铭说,“简单来说就是在证券公司里挂牌交易的这些股票,他们的真实价值其实并没有这么高,只是由于目前的交易制度,再加上咱们证券市场刚刚起步,很多人完全不懂,都是跟风在买,因此导致股价被抬得很高。”

    作为南江这个特区的市长,陈云飞肯定不是对经济一无所知的,他听完周铭的解释以后立即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一旦这个泡沫被戳破,很容易造成恐慌的。”

    “陈市长,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解决办法。”周铭说。

    “你有了解决办法?”

    陈云飞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一脸的不可思议,因为就连市场经济很成熟的西方国家,他们都对泡沫经济束手无策,怎么周铭就有办法呢?但看周铭的表情,他似乎是真的很有信心。

    陈云飞不明白周铭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周铭也没有解释太多,随后陈云飞又问了周铭一些问题,周铭就离开了陈云飞的办公室。

    从市政府出来,周铭开车去出入境管理处接唐然一起吃午饭。

    周铭和唐然来到东门酒店,杜鹏已经在这里开好包厢了,走进包厢唐然就拿出一份南江证券报丢到杜鹏面前向他兴师问罪道:“杜少,你办的这个报纸真是越来越随便了,原来好歹还有点内容,你看现在,一整张报纸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面对唐然的指责,杜鹏当即叫屈道:“我说然然妹妹,你这说的就没道理啦!本来现在咱们南江的证券市场才刚刚起步,就连真正意义上的股份公司都没几个,哪来那么多的新闻可以报道啊,我这里都已经把很多黑市上的事情给写进去了的。”

    杜鹏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周铭这家伙只是幕后大老板,他也不愿意曝光,肯定不会有很多关于他的新闻啊!”

    唐然却小琼鼻一皱:“我不管,反正杜少你这个报社老板就是不尽职!”

    南江证券报是周铭和杜鹏搞起来的,也和金鹏实业股份公司的形式一样,这个报社的法人是杜鹏,周铭只是隐藏在幕后的股东。

    “杜少,这你可得听然然的话了,毕竟她也是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来评价的嘛,”周铭对杜鹏说,“我们的报社是要长期做下去的,现在我们的报纸卖得火那是因为只有我们一家,没有人和我们竞争,我们绝不能因此骄傲自满,毕竟以后总会有竞争的,所以一定要努力改进,在此基础上做出证券方面的龙头报纸!”

    杜鹏点头说:“周铭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不过现在咱们南江证券市场的确事情太少了,不可能有太多东西写的。”

    杜鹏对周铭是很服气的,居然能想出证券报这么个赚钱的点子,并且最让杜鹏服的是周铭给证券报开出的价格,是一块钱一份,这在杜鹏看来是非常离谱的价格,可后来的情况却让人大跌眼镜:每天早上几乎是报纸才送到报亭就被守候在这里的人一抢而光,完全是供不应求了。

    “不过周铭,咱们的证券报既然销量这么好,我们要不要增加印刷量呢?”杜鹏问。

    周铭摇头说:“不用,我们卖的专业,不是销量,我们打响的是品牌,要让读者感觉他们花一块钱买一份报纸是很值的,以后就算出现了竞争,也撼动不了我们在南江证券类报纸当中的地位。”

    “就听你的,反正现在报社每天都有很大的盈利,没关系的。”杜鹏随后想到了什么对周铭说,“不过周铭,我今天上午去报社的时候听一个从港城来的记者说咱们这股市都是泡沫,很快就要崩盘了?”

    “是的,上午我去陈市长那里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周铭说,“现在的股价有点高得过分了,完全超出了股票本身的价值,只不过是大多数股民刚开始接触股票,根本不懂,股价才会一路高歌猛进,只要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咱们的股价就要崩盘。”

    这一个月杜鹏跟着周铭也学习了不少证券知识,现在听周铭这么说,他也紧张起来了:“那怎么办?我们得赶快把资金抽出来才是。”

    周铭摇头说:“不能这么做,这阵股疯原本就是我们炒起来的,我们现在在股市里的钱足有将近一千万,这一笔钱是支撑现在泡沫的重要筹码,一旦抽走,那整个股市会马上崩盘的,那个时候要是亏钱的股民闹出什么事情,你和我肯定要被抓出来问罪的。”

    “那该怎么办?”杜鹏问。

    “找个白痴,让他拿一千万出来帮我们填上就好了。”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杜鹏当时就愣住了,他曾想过周铭会出什么样的答案,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找人拿一千万帮他们填上?这是什么答案?哪里会有这种白痴?

    杜鹏正准备说什么,这个时候他腰间的呼机响了起来,周铭听到声音对他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白痴找上门来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